精彩小说

603 王子

云芨 Ctrl+D 收藏本站

    早在生死树摇动的时候,方心妍和仲杨就感觉到了。

    只是,他们分身乏术,顾不上而已。

    看到云章出来,几只妖都是大吃一惊。

    等到看清云章的模样,檀更惊了:“这位是……”

    “檀,怎么了?”方心妍低声问。

    檀指着癫狂状的云章,说:“这好像是……是前任国主的……”

    仲杨的表情,更是像活生生吞了只苍蝇。

    生死树破了,他拦着方心妍已经没有必要了。

    没想到,那位居然自己破开了。天命之人,果然非同一般。更没想到,里面居然还有这么一位!

    闻着海风的味道,灵玉激动得颤抖。

    不过,她不像云章困得这么久,而且四十多年来研习阵法潜心修炼,心态并没有出问题,很快克制住了。

    她犹豫了一下,转过身:“难友,我们可以出去了。”

    那只冰凉的手再次挨过来,慢慢地在她手上写下一个字。

    等。

    灵玉怔了怔:“你不走?”

    不适。

    灵玉琢磨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你就这么出去,不适应外面?”

    那只冰凉的手打了个点。

    “那你……”

    再等几日。

    灵玉点点头:“那好吧,到时再会。”

    那只手抽离了,冰凉的触感离开。

    灵玉站在缺口处,回头去看。

    其实,她这样根本看不到,因为树内一片黑暗,也因为她遮掩了视觉。

    可是,她不由自主地这样做,好像那里牵引着她的视线。

    反正,过几日视觉恢复,她就能看到了。

    灵玉深吸一口气,从缺口处迈步而出。

    海风涌了过来。海潮声清晰无比,就响在耳边。

    灵玉不像云章那么失态,却也控制不住泪流满面。

    她说不清,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流泪,好像是因为眼睛受了刺激,又好像是脱困而激动,还像是……

    “程师妹!”方心妍激动的声音传来,“你出来了,真是太好了!”

    灵玉微笑着迎上去:“多谢。”

    眼睛看不见,对于修士来说除了没有色彩。与平日没有太大的差别。神识无所阻拦。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站在海天之间,方心妍和檀就在不远处。

    还有一位元后修士,那气息似乎是……仲杨!

    灵玉眼睛一眯,笑了起来:“难道这么久了方师姐也没有来。原来被拖住了。”她飞到方心妍身边,好整以暇地道,“仲杨前辈,看样子,你不希望我出来呢!”

    这几十年,方心妍一直试图斩断生死树,这件事有心人都能查到,仲杨岂会不知?故意在这个时间上门,灵玉稍微想想。就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

    为了给天命之子找麻烦,他还真是不遗余力!

    仲杨看着灵玉,心中暗暗吃惊。

    当年那一战,他对灵玉并没有太在意,与参商和方心妍两位天命之子比起来。她孤身一人,力量小得多。

    可是,他没有想到,四十多年困在生死树,这位的修为突然也突飞猛进。

    当年大战,她好像刚刚突破中期,如今周身气息澎湃如海,已经隐隐靠近后期了。

    怎么会这样?就算人类修炼速度比妖修快得多,也没有这么快的!莫非生死树里有什么机缘?

    心中闪过诸多念头,表面上仲杨却是神色不动,他缓缓道:“天命之子,得天之眷,果不其然。”

    对其他人来说,困在生死树,是天大的祸事,对她来说,竟是机缘!

    灵玉能够修炼得这么快,当然是因为机缘。生死树的果子,灵气纯净无比,几乎没有杂质,吸收起来分外容易。

    云章在生死树里困了几百年,灵玉进去的时候,他多年没有修炼,真元凝滞。可用生死树果修炼了几十年,很快就恢复了昔日的修为,甚至更有精进。

    这一点,还要感谢那位不知名的难友,若非他说出这个秘密,灵玉就算能够发现,也要很长的时间。

    “你既知天命之子得天之眷,还要与我们作对吗?”方心妍扬声喊道。

    仲杨哼了一声,一拂袖袍:“欲杀你们,只为私仇。天是我仇,我亦杀之!”说着,他身上浮起遁光,“今日不可,明日何妨?”

    他化为遁光,转身欲走。

    可是,遁光掠到一半,前方突然绕来一道遁光,将他挡住。

    灵玉手握幽冥异界,闭着眼睛微笑:“仲杨前辈,现在想走,来不及了呢!”

    仲杨瞳孔一缩,冷笑:“小辈,凭你也想留下我?”

    方心妍追了上来:“再加上我呢?”

    仲杨心中升起怒气:“哼!既然你们不识好歹,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元后!”

    他话音一落,灵玉先下手为强,冥幽异界施展,直接将仲杨和方心妍扯了进去。

    黑暗笼罩下来,仲杨立刻发现不对:“这是……”

    “空间之术。”灵玉微笑。

    空间之术对于元婴妖修来说,已经不算陌生了,不过,他们同样知之甚少,应对起来十分生疏。

    仲杨感到空间之力持续地向他压力,不禁有些慌乱:“你们……”

    方心妍扬声道:“前辈亲自到访,岂能不留下点什么,空手离开?”

    话落,她的法宝丝帕一层一层地展开,转眼间竟然复制了几十上百张!

    仲杨起初以为只是复制而已,没想到定睛一看,上面的美人个个不同!

    这些美人,衣着不同,形态各异,有的怀抱琵琶,有的持萧,有的舞剑,百媚千娇,美若天仙。

    “算你有幸,我的百美图从来未曾现过真容。”方心妍说罢,一弹指。丝帕上的美人纷纷动了起来,既歌且舞,一个个欲从帕中飞出。

    仲杨一合掌,生发之意压下,意欲将这些美人粉碎。

    可惜,他要失望了。美人的虚影离开丝帕,仍旧歌舞着,直接攻向他的元神。

    “好精妙的法宝!”灵玉赞了一声,“岂能让方师姐专美于前?”

    说罢,她袖口一动。剑气大展。

    灵玉说:“方师姐。当年离别。我如今已非纯正的剑修,便让你见见剑法同修的威力!”

    剑气铺开,法阵同样出现,如同一朵朵青莲。盛放于幽冥异界内。

    仲杨不得不专注于此。

    本以为,就算这两位是天命之子,还有着元婴中期的实力,以二敌一仍然比不过他这位纯正的后期修士。如今看来,却是他自大了。

    这二人联手,并不比后期修士差,再加上这空间对他的削弱之意。

    他稍有不注意,恐怕会阴沟里翻船!

    要报仇,不留着命。怎么报仇?

    仲杨不再留手,他伸出手,一颗种子从他手中发芽,瞬间长成参天大树,竟欲撕破空间!

    空间外。檀紧张地盯着那个微小得几乎要被忽略的黑点,心中对灵玉不无埋怨。

    就算她们两个实力不凡,就这么对上元后修士,也太危险了!

    现在他们被困其中,他无从入手,没法相帮,这不是白白放弃自己的优势么?

    当然,他对主上仍然抱着不可动摇的信心。就算实力不及,主上也一定能够做到!

    云章飞过来,高声问:“喂!你是哪个部族的妖修?”态度自由散漫,完全没有面对高阶妖修的恭敬。

    檀转过头,看着这个闭着眼睛的妖修。

    灵玉还无法视物,看不到云章的模样。他是个脸色苍白的少年,外表看来,只有十七八岁,中等个头,甚至有点瘦弱。因为常年不见阳光,他看起来好像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

    看到云章,檀心中那个疑问浮了上来,他躬身一礼,谨慎地问:“请问,足下可是云章王子?”

    云章道:“你认得我?听声音很陌生啊……”

    得到确认,檀心中一提:“国主当年四处寻找王子不果,原来王子竟是被困生死树中。”

    云章挥挥手,说:“别提了,倒霉的!既然你认得我就好,能帮我给我父亲带个口信吗?”

    檀沉默了。

    云章不耐烦了:“怎么了?带个口信很难吗?算了,我只是暂时出了点问题,等调养好了自己就能回去。”

    檀终于开口:“王子,国主已经……陨落了。”

    “什么?”云章大叫起来,“我父亲他……”

    檀说:“是,几百年前,天阿内乱,因为杨家之故,国主陨落了。”

    云章万万没料到会听到这么个消息。妖修寿元极长,他还以为,自己出来了,就会见到故人。

    好一会儿,他涩声道:“你是说……我父亲被杀了?”

    檀道:“不能算是被杀,不过,杨家脱不了干系。”他心情复杂地看着这位王子。如果当年内乱的时候,这位王子还在,大概就不会那样了。

    草木妖修不像兽族,有父母亲缘之分,他们很多人都是无父无母,所谓的母体,也许是一株根本没有意识的树,就像方心妍出自生死树一样。

    这么多年来,天阿只出现过一位王子,就是云章。

    他的母体,是上任国主,自身运气极好,修炼出了妖身,成为一只草木之妖。

    因为稀少,他在天阿妖修心中的地位不凡,可惜,刚刚元婴不久,就失踪了。

    檀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就困在生死树中。

    现在,他出来了。这位王子的出现,会不会对现在的天阿少主造成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