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193、海啸

云芨 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海浪呼啸声的靠近,脚下摇动得越来越厉害,好像整个小岛被人连根拔起,成为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波逐流。

    潮水涌了上来,“哗啦哗啦”地冲进小岛,将碎石什么的全都卷走,海浪劈头盖脸地砸下,掀起的巨浪高达十丈!

    “怎么回事?”灵玉睁大双眼,抬头望着像座小山峰似的高高掀起的海浪,心下骇然。

    她不怕刀光剑影,也不怕血流成河,可这巨涛之间显露出来的天地之威,却令人敬畏。若是被这巨涛卷走,恐怕会立刻消失于茫茫大海吧?

    “海啸?”徐逆眉头一拧,眼睁睁地看着巨大的海浪拍下,转瞬间,缘修布置的防御阵法,有一个角落被拍得粉碎。

    这变化如此之快,他们根本反应不及,力量又是如此凶猛,这套为他们的安全立下汗马功劳的阵法毫无抵挡之力。

    两人拔腿就跑,往山洞入口遁去。

    段飞羽钻出头来,看到他们,急切地喊道:“快进来!”

    小岛外围的阵法,怎么也比不上他们休息之处的精心布置,这海啸来得突然,以他们的修为,无法抵挡,想要活下来,能依赖的只有阵法。

    呼啸声不绝,刚才还只是微微拂动的清风,转眼间变成了狂风,夹杂着猛烈扑来的海浪,仿佛暴雨一般,浇得人从头到尾的透心凉。

    “哗啦哗啦”海浪再一次砸下,灵玉感到皮肤被砸得生疼,哪怕使出护体剑光。都只是略挡了挡。扭头一看。海浪更加汹涌。已经将小岛淹了大半。

    这座小岛,占地只有十亩左右,若不是如此,早就被海兽占了。大海中这样的小岛,消失只需要一瞬间,海水涌上来,就会被淹没。看这海啸的声势,灵玉甚至不敢肯定。过后这小岛还存不存在,也许整座小岛都会被打散,岛上生物无一幸存。

    “徐师兄!”段飞羽一掐剑诀,飞剑掠出,将向徐逆拍下的海浪横截而断,使他避开了一次海浪拍击。

    这么一阻,徐逆成功抵达,扒住了山洞入口。

    而灵玉,她没有人接应,被海浪拍得身影一晃。慢了一步,眼看着海风大作。又一道海浪掀起,向她拍下。

    “程道友!”徐逆安全之后,段飞羽才腾出空救援于她,但这一次,两次海浪相叠,不但没能截断,反而飞剑都险些失控。

    眼看着灵玉要被卷走,徐逆脸色一白,探入乾坤袋,将一根绳索抛了出去。

    他没忘记,他们之间立了同心契,如果灵玉死于海啸,他就要付出重伤的代价!他们已经深入大海,危险无比,一旦重伤,还有命活下来吗?

    灵玉抓住绳索,在腕上缠了好几圈,心情略微放松,骈指打出一道剑气,借着反击之力,向山洞扑去。

    又一道海浪扑下来,一道极大的力量拖着她,往大海卷去。

    这力量如此之大,甚至连徐逆也被拖了出来。

    就在此时,狂风卷起一根巨木,向洞口砸下。

    段飞羽锲而不舍地发出剑气,欲将海浪阻下,眼见巨木撞来,大叫一声:“徐师兄!”

    徐逆大半个身子已经被拖出了洞口,一只手卷着绳索,一只手攀着洞口,听到声音,情急之下放开攀着洞口的手,发出一道剑气。

    巨木在空中被击个粉碎,然而,他也被海浪之力拖了出去。

    “徐师兄!”眼见海浪将灵玉卷了出去,拖着徐逆瞬间远离,段飞羽肝胆俱裂地喊。

    呼应他的只有狂风巨浪的声音,那两人转眼就不见了。

    段飞羽呆呆地站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带着其他人重新固定了一遍阵法的缘修跑来,看到洞口只剩下段飞羽一个人,不禁急喊:“人呢?”

    段飞羽还没回答,巨浪向洞口拍下,海水涌了进来。

    “来不及了!”缘修立刻决定,“马上关闭阵法,不然我们们也得完蛋!”

    “徐……徐师兄……”随后赶来的许寄波呆呆地看着洞口,“程师姐……”

    阵法合拢,终于将海浪阻隔在外,缘修紧张地在洞口布下重重禁制,被海浪拍碎一重,就再布一重,额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滴下。

    好一会儿,许寄波终于反应过来,叫了起来:“怎么会这样,这么短的时间……”

    从地动到他们被卷走,其实只有数息。他们反应过来,立刻往洞口飞遁。可就这么数息时间,他们就消失在茫茫大海了。

    段飞羽坐下来,手中剑掉落地面,抱头不语。都怪他,要是他再小心一点,提前一步发现狂风卷来的巨木,徐师兄怎么会被卷走?这里是大海深处啊!狂风暴雨、天地之威,这才是最可怕的东西,他们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怎么就这么疏忽?!

    “你们别发呆了行吗?我一个人撑不住!”缘修终于忍耐不住,大吼。

    可是,段飞羽和许寄波都没有动,直到定无过来,总算把其他人动员起来,合力维持住阵法。

    这场风暴,来得快,去得也快,大概半个时辰,就慢慢地停歇了。

    可是,被卷走的两个人,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

    被海浪卷走的时候,灵玉心中“咯噔”一下,冒出一个念头:完了,小命交代了。被关在战场的这二十多年,她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无力,空有一身修为,却无法施展。

    没有办法,面对天地之威,没有任何办法。海浪裹着她,把她往海里拖,一开始,还能感觉到绳索的另一头,有人用力拉着她。可是,很快地,那道力量消失了,全身被水流包围,裹进黑暗,陷入无法挣扎的窘境。全身没有着力点,随着漂浮,时不时地撞上硬物,虽有剑气护体,仍然被撞得生疼。

    她紧紧抓着剑,始终想要控制身体,但最终没能做到。终于,胸口被一块巨石撞得发麻,慢慢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到脸上温暖的力量,慢慢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碧如洗的蓝天,而后,她侧了侧头,避开刺目的阳光。

    全身僵硬、酸疼,估计伤得不轻。不过,没有死,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灵玉深吸一口气,慢慢坐了起来。

    她躺的地方,是一片白沙,抬眼望去,远处山峦叠翠,耳边海浪与海鸟鸣声不绝,几乎以为回到了大陆海边。不过,仔细看一圈就会发现,这只是海上相对较大的一座岛,并非大陆。

    胸口闷闷地疼,灵玉伸手按了按,缓缓吐出一口气。

    被海浪卷走,真是糟糕至极的经验,这种有力没处出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有生之年,她绝对不想再体验一遍。

    这般想着,她低头看到了手腕间缠着的绳索,怔了一下,回想起之前的事。

    她被海浪所阻,徐逆抛出绳索,想把她拉回来,接着巨木砸下,他也被拉了出来……她看着绳索的另一头,光光的什么也没有。那家伙,该不会被海浪卷走了吧?

    灵玉抓着绳索,抬眼看向大海。

    三年前两人拔剑相向,她就一直对徐逆不冷不热,倒不是多讨厌他,而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还是保持距离的好。徐逆救助她,她觉得理所当然,既是同半,就应该互相救援,换她也是如此。可如果为了救她,丧命于茫茫大海……这感觉怎么就这么不爽呢?

    她宁愿跟徐逆生死相搏,也不想欠他情分!

    这股不爽堆积在胸口,憋得难受,灵玉干脆冲着大海喊:“徐逆,你死了没有?”

    回应她的,是海鸟被惊起的声音。

    喊了这一嗓子,爽快多了。灵玉坐了下来,抓着剑茫然地看着海面。这到底是哪里?她要一个人在大海中生存吗?

    想着想着,脑中不由地冒出一幅画面。

    多年后,一艘海船看到大海中的一座小岛,停了下来。岛中走出一个全身围着兽皮的野人,惊喜无比地冲上前:“一百年了,我终于等到人来了!”

    感觉鸡皮疙瘩要掉满地了,灵玉不禁抖了抖。不可能这么惨吧?就算迷失了方向,她好歹也是个筑基修士,能够飞行,难道找不到回去的路?

    可也说不准啊,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难道看着太阳和星星判断方向,飞回去吗?万一路上遇到一群妖修怎么办?

    正胡思乱想着,耳边传来沙沙的脚步声,神识也感觉到有人靠近,灵玉抬头,就见徐逆踩着白沙,向她走来。

    她猛然站起,面露惊喜:“你没死?”

    徐逆走到她面前,皮笑肉不笑地扬了扬嘴角:“你叫得那么大声,我只好出来让你看看了。”看到灵玉收起笑容,狠狠瞪着自己,他道,“你也不用用脑子,我要死了,你还能好好的?”

    灵玉一怔,恍然:“对哦,你要死了,我会重伤的。”同心契这种东西,她还是不适应它的存在啊!

    徐逆懒得再说什么,道:“赶紧收拾收拾,出去探路,我们们可能遇到了一件大事!”

    “什么?”

    徐逆不再回答,转头就走:“我在那边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