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191、去向

云芨 Ctrl+D 收藏本站

    灵玉将铁片上的功法默写了下来。

    这部功法,叫,听起来就跟紫霄剑派是一个道统的。她通读几遍后,确认了这一点。

    何止是一个道统,简直一脉相承!而且,更高。

    徐逆给她看过,第一步是吸收紫气。却不然,它说的是,以先天炼紫气,所修炼的紫气更纯。

    可惜,看完之后,灵玉发现自己没法练。

    讲究的是纯,就如同那把紫郢剑,由至清至纯的紫气凝练而成,别无杂质。她一开始修炼的是,前者讲究的是合,后者讲究的是全,也就是说,她的功法跟是完全相反的。练倒是可以练,但只能练着玩,别指望当主要功法练,那样两种功法冲突起来,她就倒霉了。

    灵玉叹了口气,把玉简扔回乾坤袋。这部一看就是绝顶功法,可惜没办法练啊。

    她不禁思索起这件事来。紫郢剑,,玄冰岛……这三者有什么联系吗?想来,文芳在玄冰岛失踪,应该是落到昭明剑君手上,腹中的孩子不知道被做了什么手脚,出生后成了徐逆,跟徐正长得一模一样。

    紫郢……难道真的跟紫郢天君的传承有关?沧溟已经封闭上万年了,那些大能修士的记载,早就佚失了。只能在典籍中找到只言片语。而且大部分似是而非。只能当成传说。

    说起来,她曾经做过一个梦……

    “毁我仙书,紫郢,我跟你没完!!”

    想起这句话,灵玉忍不住皱眉。她梦里的紫衣人,莫非就是紫郢天君?仔细回想,那人手中的剑,确实与徐逆后来的紫郢剑十分相似。还有……

    她从乾坤袋里摸出那本仙书。救了她一命的仙书。气息已经完全不同了,如果说,一开始只是件奇物,现在却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件法宝,而且是看不出品阶的法宝。

    法宝,要到结丹才能用于战斗,这本仙书却在她受到生命威胁时自动护主,可见非同一般。

    梦里,仙书的主人和“紫郢”大打出手。仙书便是她手中这本,“紫郢”所持紫郢剑与徐逆手上的一致。这是不是代表着,他们曾经的主人是敌人?而她和徐逆,正好得到了前人留下的法宝?那么,书和剑同时大变样,是否是受到了对方气息的影响?

    灵玉吐出一口气。法宝达到这样智能的程度,岂不是传说中的通灵法宝?据她所知,太白宗内,只有显化真人有一件衍化出器灵的法宝,就这样,还不够资格称通灵法宝呢!

    对了,不是说本命法宝与主人共生共死么?她的仙书和徐逆的剑又是怎么回事?仙书完好,是否代表着,它的主人还活着?应该不可能吧?如果真是传说中的大修士,丢失了本命法宝,早就应该找过来了,他们也没办法用。她得到此书,可有些年头了。还是说,这些并非他们的本命法宝,所以才能保存至今?

    胡思乱想一通,灵玉把这件事扔脑后去了。得不到答案,想再多也没有用,且先看着吧,也许结丹之后,可以使用法宝,就能得到答案了。

    这日之后,灵玉每天规规矩矩地按照轮值表或留守或猎妖或巡防。徐逆的时间与她不一致,偶尔碰上一两次,也没多说什么。

    她暗暗松了口气,如果可以,真不想掺和进他们的事,怕就怕徐逆借着同心契,要她帮忙,他肯遵守约定就好。

    转眼两三个月过去,段飞羽召集众人,表示要转移据点。

    灵玉感到很奇怪,便问:“为什么要转移?这附近的妖修都清理得差不多了,不是很安全吗?”

    “程道友莫非觉得安全就好了?”

    这个问题,让她怔了一下:“段道友什么意思?”

    段飞羽道:“既然没有人来救我们们,那我们们只有自救了。陆上找不到线索,说不定海上会有。”

    “自救?”灵玉的神情有些不快,“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提前跟我们们说?”

    她不是反对自救,只是,离开安全的据点,去未知的地方,是生存的大忌,这二十年来,她混迹战场,见多了被整队杀灭的小队。自救首先要保障生存,贸然行事,只会引来祸患。

    段飞羽一顿,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抱歉,程道友,这件事,我们们或多或少地通过气,忘了你来了还不久,没有提前说一声。”

    他态度这么客气,灵玉也不好说什么,又见定无向她微微点头,就不再多言了。

    许寄波道:“这些年来,我们们去过的地方不少,jiē触的同道更多,从皇风书院到归安林,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也许,这个线索会在海上也说不定。”

    段飞羽轻轻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他面带微笑看着缘修和灵玉,“两位道友有什么意见可以提,你们也是团队的一员。”

    缘修笑眯眯道:“段道友这么说,那贫僧就多说几句了。”

    “缘修道友有话请说,不必客气。”

    说不客气,缘修就真不客气了,他甩出一本兽皮地图,指着上面的点:“敢问几位,你们去过哪些地方?可否详细一述?”

    这没什么可隐瞒的,段飞羽就在地图上一一指了出来。

    缘修一边听一边做记号,做完了,眯着眼睛看一会儿,笑了起来:“几位去的地方确实不少,不过,依贫僧所见。你们的漏洞也很大。”

    “哦?”

    缘修慢条斯理地将他们去过的地方画了一条线:“表面看来。你们从北到南都走了一遍。可最关键的点,却没有探清楚。”他点着四个营地,“你们真正去过的,只有丹心阁而已,按理说,四大营地是战场关闭之前,出口所在地,战场关闭后。也是最容易突破的点。”

    段飞羽一怔:“可是,潜入四大营地不简单,回丹心阁那次,在下损失了两名师弟,若是按道友所言,其他三大营地探一遍,还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能活下来。”

    “话是这么说没错……”

    “当然,缘修道友说的也有道理,如果我们们实力够,肯定会这么做的。”

    段飞羽说得诚恳。缘修也没继续坚持,他提这一点。本来就不是为了反对段飞羽的提议,而是找出不合适的地方,给自己争取话语权。所以,他一脸歉意地说:“抱歉,段道友,贫僧只是有什么说什么……”

    “哪里,道友说的本来就有理……”

    两人一番客气,段飞羽再一次请缘修发表意见,缘修才继续说:“嗯,贫僧以为,段道友这个决定,已经是最恰当的选择了,不过,海上这么大,我们们该去哪里?”

    段飞羽把药王遗府附近的小岛指了出来:“这里有一个水下洞窟,如果没有被妖修占领,正好可以栖身。”

    缘修点点头:“段道友果然准备充分,只是海上妖修更多,也更危险,几位都准备好了吗?”

    除了他和灵玉,团队里算得上外人的也就是定无、许寄波、夏连冬。夏连冬是个不擅言辞的,平日里只会跟出去采药,回来炼丹,定无是不爱得罪人的性子,很少发表意见,许寄波已经赞同了。

    见众人点头,得到意料中的答案的缘修眼中闪过微光,略一思索,说道:“诸位果然胆识过人,既然如此,在下有个提议,不知道……”

    段飞羽忙道:“缘修道友尽管直言,合不合适大家再看。”

    “那我就直说了。”缘修的手指划过大片的海域,最后停留在溟渊之侧,“既然要去海上,为什么我们们不干脆冒险一点,看看源头是什么呢?”

    “源头?”看到他手指的落点,段飞羽心口一跳。

    “不错。”缘修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一脸憨厚,“这些年来,许多人心怀疑虑,溟渊之上,明明有大衍城坐镇,怎么会让妖修入侵呢?而前几日,段道友与贫僧闲谈,也说到了这个问题……”

    段飞羽突然意识到他想说什么,震惊地看着缘修:“道友是说,我们们去看看大衍城发生了什么事?”

    此话一出,众人尽数面露骇然。不错,这些年来,时常有人提起,大衍城的化神修士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妖修侵入西溟,却不出手阻止?但是,化神修士离他们太远,没人敢这么想,就连海上,一般人也不敢去。

    缘修不好意思地笑笑:“贫僧也知道,这个提议很危险,只是,我们们去海上同样冒着很大的风险……”

    “只是去海上,以我们们的实力,有一个安全的藏身之所,活下来不难,而如果去溟渊,那就不好说了。”首先提出反对意见的,是那个叫花有溪的紫霄剑派弟子。

    莫沉没有说话,但他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夏连冬、定无二人也微微点头。

    在场八个人,已经有四个不赞同了。

    段飞羽没有立刻表态,而是看着灵玉:“程道友,你也这样想吗?”

    灵玉没想到缘修会借机提出这件事,不过,她并不是很反对。危险固然很危险,可他们也不是一天就能达溟渊之侧。略一思索,她这样答:“我以为,缘修道友说的有道理,我们们既然往海上去,不如就往大衍城的方向走,至于能不能走到,到时候再说。”她保留了一点余地,如果真的太危险,大可以选择回头。

    “那……许师妹呢?”

    许寄波一脸震惊,听到段飞羽的声音,才回过神。她轻轻点头:“可以试试,越靠近溟渊越危险,这是我们们的猜测,说不定去了情况不一样呢?”

    有三个人同意,段飞羽反而不好抉择了。正想着,忽然听到徐逆的声音:“我也同意,就去大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