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鬼子和走狗-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一百九十一章 鬼子和走狗

莫默2017-12-3 15:15:30Ctrl+D 收藏本站

    李大老板衣冠不整地突然出现在室中,头发乱如鸡窝,那是小影挠的,未系好纽扣袒露在外的胸膛上还有几个明显的唇印,那是秦素戈啃的,宽宽松松的长袍下隐藏着结识的肌肉,若隐若现的白内裤让在场的所有女姓都感觉到脸红心跳。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李成柱一面系着自己的纽扣遮挡住自己暴露出来的春光,一面紧张地问道。

    月裳两姐妹之间无形的冲撞让李大老板以为有什么人闯进了合欢宗,但是现在一看之下,却正见小蝶跟月裳两人大眼瞪小眼,犹如斗鸡一般不甘示弱。

    这个场景让李成柱一愣,连带着动作也停顿了下来。

    影响及其恶劣!冰女转过了脑袋,闭上了白色的眼球。

    “出去!”月裳狠狠地喝了一句。这是什么人啊,居然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怒火中烧的月裳看到李成柱这个样子就仿佛被汽油浇上的火一般,熊熊燃烧了起来。

    李大老板甚至都还没来得及问小蝶为什么会在这里,直接被对准自己的落地神盅吓得脖子一缩,赶紧瞬移走掉了。

    “这小子的功力更加地深厚了。”丹王若有所思地开口说道。

    冰女点了点头:“呵,老婆子亲手下的结界,居然被他视若无物。他体内的灵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如此怪异和霸道。”

    这个发现是异常打击人的,开始谈话的时候就是怕有人会突然闯进来,冰女特地下了一个结界,结果这道结界甚至来报警的功能都没有起到,更别说防御了,就被李成柱直接闯了进来。

    “我知道!”小蝶嘻嘻笑着,得意地望了一眼月裳,月妖精气呼呼地坐了下去。

    “他吸收了整个炎脉之心,所以才能有这么诡异的灵气。”

    “炎脉之心?”在屋子里的其他三人震惊无比,就连月裳一时间也顾不得跟自己的贱人姐姐怄气了,将询问的目光放到了小蝶的身上。

    炎脉之心的大名不是普通人可以听说的,在屋子里的几位也仅仅是听说过而已,并不曾见到过,传说炎脉之心是有不错,但是从未出现过。却没想到,这次炎脉之心出世,居然被李成柱给默不作声地给吸收掉了,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感到吃惊。

    “我想起来了,有一次他单独一个人去了趟绝阴谷,回来之后功力大涨,而且灵气也开始变得有些奇怪,是不是那次?”月裳回忆着。

    “所以说,若是你肯动脑子,而不是发挥你那蹩脚的媚术,也不紧紧是个花瓶而已。”小蝶讽刺着月裳,“就是绝阴谷中,物极必反,谁也不会想到那全属阴的地带会孕育出这样至阳至刚的东西来。你们以为他的灵气是吞噬吗?那只是错觉而已,那是一种霸道的摧毁,然后吸收别人灵气的方式,只是太快,你们感觉不到罢了。”

    相对于刚才的消息,这个消息已经不能造成什么撼动了。不过众人都开始羡慕起李大老板的运气来了,先是得到了炎脉之心,后来又得到了神龙灵脉,这样的机遇,仙界有几个人能有啊?没有,一个都没有!而且这小子还在只是一个修仙者的时候就得到了诛仙弓,这份造化简直太受苍天的青睐了。

    丹王嫉妒的嘴中直泛着苦水,若是自己有这样的造化,那君主……冰女突然勃然大怒:“这小子,地脉冰床还在他那里呢?他该不会想黑了吧?”

    月裳和丹王对望一眼,很严肃地点了点头:“很有可能,若是您现在去,估计还有可能从他那里救下来。”

    冰女一个瞬移消失不见,随后其他屋子里传来砰砰几声和激荡的灵气波动,李大老板的哭喊声传了出来:“呜呜……我就是想做个试验看能吸收不能,用不着这么狠吧?”

    随即冰女面上挂着无比的心疼回到了屋子里,还一个劲地搓揉着自己手上的储藏戒指,嘴中委屈地说着:“这小子,真是的,要是老婆子再去晚上一些,说不定整个地脉冰床都要被他吞噬了。”

    月裳顿时哭笑不得!那个男人怎么这么不知足?吸收了炎脉之心,还有了神龙灵脉,居然对地脉冰床打上了鬼注意。

    沉默片刻之后,只有李大老板的几房夫人安慰他的声音,冰女这才挥手将结界的隔音全部补全。

    “好了。现在说说正事,几千年没出来,仙界成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了。都给我说说吧。”

    月裳两姐妹对望一眼,以前虽然对这个爹爹的一夜情人看不惯眼,但是现在,却成了她们唯一的亲人,对于冰女这样以长辈自居的口气来说,是很正常和自然的。

    “自从五千年前那场大战之后,整个仙界便人道败落,实力大降。算上新晋升的四个仙君外,整个仙界才有寥寥几位,比之五千年前,实力下降了一半以上。而且……御兽还比以前更加地邪恶,彻底成了我们的对立面。”

    “御兽!”冰女捏着自己戒指的小手紧了起来,囚禁五千年的恩怨让冰女无比地仇视这个男人,想起五千年来的折磨和苦耐,冰女心中的愤怒更加地强烈了。

    戒指中有那锁住自己锁骨的长链,是冰女特地留下来的,那是要还给御兽仙君的东西。

    “新晋升的四位仙君都只有一千年的功力,猜测是御兽使用了什么手段,让他的属下快速成长做造成的。他本人实力虽然不济,但是手段层出无穷。”

    “为了他曾今构建的仙罚之军,妖灵一族已经被他屠戮至尽,只剩下了李某某从仙禁之地中带出的一点点血脉。”月裳的语气有些哽咽,连带着月衣也神情落寞了起来。

    妖灵一族是忠厚耿直的,五千年前一直跟随在她们的身边,即便她们两个有矛盾,妖灵一族也始终没有出现过分化,这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结党营私,打击异己,借以私肥!”冰女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

    “话说回来,我一直找不到机会问你。”月裳将目光投向了月衣,“当御兽手下进入白水荒原屠戮妖灵的时候,你在哪里?不要告诉我你被囚禁在极北之地。”月裳的眼中满是讽刺。

    “老娘还有别的事情,不可能一直呆在极北之地。谁能想到御兽真的如此卑鄙狡诈?以为将老娘囚禁了就肆无忌惮地杀人了。”这件事是月衣的痛,现在虽然反驳着月裳,但是口气却很微弱。

    “火凤凰呢?我若是没记错,我死了之后,你有两只火凤凰可供差遣吧?留下一只在白水荒原又怎么样?难道你还要摆场面,出门骑着两只火凤凰?”月裳腾地站了起来,目光直逼自己的姐姐。

    月衣的小脸有些白了,沉默半晌才开口说道:“火凤凰,有别的事情让他们去做了。”

    “死了!”月裳的神情激动了起来,“不死神鸟火凤凰死了,你难道不知道?两只都死了!”

    冰女的眼睛又眯了起来,很难想象,不死神鸟居然也有死亡的一天!当初那一公一母两只火凤凰是何等的张扬,这两姐妹骑在火凤凰之上又是如何的被世人顶礼膜拜,但是现在,姐妹俩恩怨越来越深,两只坐骑居然也丧命黄泉。

    “死了吗?”月衣的脑袋低垂了下去,“应该是死了的。”

    丹王是知道这件事的,当初炼丹的时候他就知道了。现在月衣的声音都在颤抖着,仿佛压制着自己的哭意。

    即便是铁石心肠,得知自己陪伴自己多年的坐骑就这样死了,而且是自己亲手送上的断头台,估计心中也不好过,更何况,月衣是很在乎火凤凰的。

    “什么叫应该!”月裳走到月衣的面前,一手朝她的衣服处抓去,“月衣,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解释,老娘就让你知道……”

    月裳的话突然停顿了下来,她看到自己姐姐抬起的脸上那种悲伤欲绝的表情还有那噙在眼眶中打着转的泪水。

    “月裳,老娘虽然看你不顺眼,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是我的错。火凤凰死了,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不愿意承认而已。你以为我会舍得它们死去?你以为我真的就是毒如蛇蝎?”月衣难得地解释了一回,月裳揪着自己姐姐的小手慢慢地松开了。她回想起许多年前,姐姐因为练习法术,炸断了自己的一只胳膊都没有哭的样子。

    不是真的到了伤心的时候,姐姐是不会轻易地掉眼泪的。

    “月裳!有些事是逼不得已的,两只火凤凰是我亲自送走的。至于为什么,现在不能告诉你,等到了时机成熟的时候,自然有人会给你解答!”月衣轻轻地挣脱了妹妹的纠缠。

    “就凭你?”月裳再次被激起了火姓,“虽然你比我厉害,但是对上两只火凤凰,你绝对没有逃生的机会,就算是偷袭也不可能成功!是影子吧?只有他才能有这个实力!”

    “既然知道了,何必再问!”月衣转个身不再答话,坐到了椅子上。

    场面顿时寂静了下来,丹王半晌才开口说道:“就算是影子加上迷情君主,也不大可能干掉两只火凤凰吧?毕竟它们可以涅盘,但是君主不能啊。”

    “她没动手!”月裳斜视了一眼自己的姐姐,微微叹了口气,凤凰死不能复生,而且其中一只还是自杀在她的面前。

    谁又能忍心亲自艹刀对准自己的坐骑?

    “那会是谁?”冰女开口问道。

    “厉幻晨!”月裳回到了椅子上坐下,“老厉的幻阵,再加上影子的实力,来多少凤凰都不够他们折腾的。”

    单论修为和实力,影子最强大。但若让厉幻晨布置好幻阵,让他有充分的时间准备的话,即便上任仙帝落入阵中也讨不了好,厉幻晨手上的九宫图海纳百川,实力勾了,将整个仙界收进去都不在话下。

    “老娘见到他们非揍他们一顿不可!”月裳狠狠地挥动着小拳头。

    “估计他们会让你揍的。”月衣在一旁插嘴道,做出这样的事情,估计心中即便再有大义,也会愧对月裳的,当然,也愧对月衣,不过事先已经征询过月衣的同意了,否则厉幻晨和影子也不会对两只火凤凰下手。

    弃军养帅啊!不知道这个策略会不会成功。不过至少现在看来,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说说你在商都有什么收获吧。”月裳平稳了下心中的怒气,转过头去看着月衣。

    “说不定我只是在这游玩而已。”月衣擦干了眼角的泪痕,不过那红红的眼眶却没办法掩盖她刚才的悲伤。

    “骗谁呢,老娘才复活没几年,吴焰也在极北之地呆了五千年,冰姨更被囚禁,整个仙界中的事就属你最清楚。”月裳将矛头直指月衣。

    看到几双期待的眼神,月衣耸了耸肩膀:“好吧,我留在商都确实有事。当初我以为仙界出现的三大势力是跟御兽有关系,所以才潜伏在了这里。”

    之所以没去天都,估计怕是睹景思人,再怎么说,天都也是以前的家,月裳能理解这一点。

    “御兽突然变得急功心切,根据我的猜测,应该跟诛仙弓有很大的关系,记得当初他看到那张弓迫切期待的眼神么?他是想拥有这件连爹爹都使用不了的从天而降的仙器。”

    “他?废物而已。”月裳脸上的藐视显而易见。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野心,想想看,爹爹都使用不了的仙器,威力是如何巨大?五千年前的大战之后,仙界仅存几个仙君,而且没有仙帝,不是没人愿意当,而是没人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本去当,所以才便宜了御兽小人。他若想真正地当上仙帝,势必要扫除我们这些站在他对立面的人。老厉和影子都不愿意轻易跟他开战,毕竟大家都是仙界中人,而且仙君的战争,很容易影响到整个仙界的安定。这才让御兽有了可乘之机。”

    几人点了点头,赞同了这个观点,仙君之间的战争确实不应该发生,那样仙界中人心必散。

    “后来直到李小子收服了商团,我才发现仙界的三大势力跟御兽没有什么关系。完全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的作为。但是我却发现一点不同寻常的蛛丝马迹。”

    三人的神情严肃了起来,让迷情仙君都觉得不太寻常的蛛丝马迹,肯定事关重大。

    “几年前的天使入侵你们想必也听说了,我总感觉那次是有图谋的入侵。而且跟御兽有很大的关系,否则没道理让那么多的修仙者去送死。换句话说,御兽很有可能跟那边有什么联系也说不定!”

    “这个畜生!”冰女拍案而起,走狗远比鬼子要招人痛恨,若是御兽真的跟天使界有什么联系,那真是杀了他都便宜了他。

    “至于为什么要死那么多人,这点我就不知道了。”月衣耸了耸肩膀,看了一眼月裳:“放心,那次大战中我也出了力的,否则你以为去了几个罗天上仙就足以扭转战局了?老娘可是偷偷摸摸做掉了好几个八翼天使,要不是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那十翼的老娘也是想杀多少就杀多少。”

    月裳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相对于五千年前大战的残忍和血腥,几年前的战争已经算是平和的了。不过若是御兽真的跟天使界有什么联系的话,那短时间内,天使入侵绝对会再次到来,毕竟,御兽不可能给李成柱太广阔的发展空间,而且李大老板的发展速度也实在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

    月衣的推断,只要盯住红岩台地那边的动静便可知晓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