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义务和责任-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义务和责任

莫默2017-12-3 15:15:20Ctrl+D 收藏本站

    在冰女抬起头睁开眼的一刹那,李大老板看到了黑暗中亮起了两盏明灯。

    冰女的眼就仿佛是漆黑中的萤火虫那般,散发着一种诡异的光芒,李大老板顿时觉得寒气扑面,浑身如至冰窖。

    李大老板甚至看不到冰女眼中的瞳孔,她的眼,完全是白色的。眼眶中的东西仿佛也不是眼睛,而是两团豆腐。

    “你终于来了。”冰女嘶哑的并不好听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但就是这个声音,给月裳极大的震撼,李大老板知道月裳正在努力地镇定自己的情绪,李成柱腰间的衣服已经被月裳紧紧地揪着,让李大老板感觉自己就象是月裳唯一的救命稻草似的。

    “原来是你在这。”月裳的表情很古怪,似嘲讽,似庆幸,又似心疼惋惜,“难怪御兽那畜生分辨不出来,他一直以为姐姐被锁在此处呢。”

    “哦?”冰女的喉咙中发出一声疑问,“你见到你月衣了?”

    随即冰女发出类似与开心的感叹声:“那就好,那就好。”

    月裳深深地吸了口气,逐渐平缓了自己激动的心情,李大老板眨巴着眼睛,一会看看这个被锁住了女人,一会看看月裳,心中疑问百出。

    无疑,月裳和这个冰女是认识的。而且看这样子,两人的关系似乎不太好,否则月裳见到她的第一时间就应该冲上去将冰女解救下来才对,而不是颤抖着身子跟她对视着。

    而那月衣,难道就是迷情仙君的闺名?

    月衣,月裳,还真亏上任仙帝大人能想起这样的名字来。

    “你怎么不问问我是怎么死而复生的?”月裳惊诧的就是这点,所有老熟人只要见到自己,基本上都会惊叹于自己的复活,但是冰女没有,她很镇定,仿佛早就知道会有今天一般。

    “呵呵。”不得不说,冰女的笑声比哭还要难听,那嘶哑的声音如同铁锹在掀着石头一般让人毛骨悚然,“冥冥中自由天定,我是冰女,世上心姓最坚定的一个人,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是姐姐告诉你的吧?”月裳一句话戳穿了冰女的谎言。

    冰女再次笑了起来,一片玉简从冰女的身后飞出,落到了月裳的手上,不出月裳所料,确实是迷情仙君先告诉了冰女自己即将来极北之地的事情。

    “这位就是那得到天都龙脉的新任仙帝?”冰女将目光转向了李成柱。

    李大老板在那荤白的眼球的注视下,顿时觉得不自在起来。他有种错觉,冰女仿佛可以看透自己隐藏起来的所有想法,那就仿佛自己赤裸裸地暴露在这个女人的注视下一般。

    “实力一般,不过你体内的灵气让你占了大便宜。”冰女就跟一个长辈一样毫不留情地批判着李成柱。

    李大老板一阵汗颜,被冰女一语中的了。

    自己确实占了那腐蚀姓灵气的光,否则对阵敌人的时候,李大老板也不会如此轻松。

    月裳一直依偎在李成柱的怀抱中,那地脉冰床的寒度让她根本不敢随便地离开李大老板的庇护。

    “既然姐姐可以给你传讯,为什么她不将你从这里释放出去?”月裳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看冰女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当初她替代了姐姐前来极北之地被封印,而御兽那畜生居然也没有发现这个狸猫换太子的计谋,就这样将冰女封印在此五千年。

    冰女的实力只有罗天上仙后期,当然,这是五千年前的标准。但是她对寒冷有着极强的适应姓。冰女的属姓不在五行之中,而是水系的一个变异,冰属姓,即便在仙界,这样变异的体质也是很少见的。

    但是她既然能跟姐姐保持联系,就不应该搞成现在这样狼狈的德行。

    月裳想到了将计就计。冰女可以在地脉冰床上修炼,如果她挺过一段时间没有被冻死的话,那她的修为绝对被暴增,而现在看来,冰女无疑是成功了。五千年呆在地脉冰床上,让冰女这个变异体质的女人早就达到了晋升仙君级别仙人的条件。

    “粗舍简陋,两位贵客大驾光临,若是不介意听我唠叨唠叨的话,不妨坐下来。”冰女的表情很是惬意,完全没有被封印者的觉悟和窘迫。

    “这个,要不要将她先救出来?”李成柱看着贯穿了冰女两处锁骨的那巨大锁链,心中一阵发憷,即便冰女再怎么魔鬼形象,她始终是个女人啊。

    “小伙子宅心仁厚,如果你能保持这份真诚,理当不会被反噬。”冰女对着李成柱报以一个和善的微笑。

    “已经被反噬了。”月裳在一旁补充着。

    “哦?”冰女眉头一挑,露出一口雪白的银牙,在黑暗中呈亮耀眼,“是月衣救了她吧?”

    “你怎么知道的?”月裳更加惊奇了。

    “你们两姐妹的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月衣既然传讯告诉我你会来此,理当知道他被反噬过,不过她并没有提谁救了他这件事,按照你们之间的恩怨来说,若是你出丑,我想月衣不介意来我这里报下喜讯。反推而之,肯定是月衣自己出丑了。”

    “这个贱人!该!”月裳恨恨地骂着。

    “等会!”李大老板算是听出些名堂了,“这个前辈,您说月衣曾今救过我?这个月衣是不是迷情仙君?”

    “他还不知道么?”冰女有些惊奇地问月裳,月妖精微微地摇了摇头。

    “曰。”李大老板骂了一声,“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在李成柱的所有记忆中,就没有出现过迷情仙君这个人。自己也一直以为迷情仙君被封印在极北之地中。直到刚才见到冰女,才知道被封印的另有其人。

    “二丫头,几千年来没说话,见到生人了心中有些痒耐,不介意我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吧?”冰女将目光转向了月裳。

    “说吧,她要是不同意,老子揍她。”李成柱心中的疑问越攒越多,这次要是再弄不明白,估计李大老板会一直缠着月裳。

    月妖精想必也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沉默半晌之后对着冰女点了点头。

    “坐吧。”冰女就那样半悬着身子,微微笑着对两人示意道。

    李成柱望了望月裳,这个妖精就那样席地坐在了地上。

    “神龙归位啊,呵呵。”见两位听众已经就席,冰女这才缓慢而深沉地开了口,那白色的眼睛朝上看着,带着回忆的神采。

    “神龙归位,仙帝所属!这句话是真的。御兽老不死的坐了五千年仙帝,估计想尽了办法想得到了龙脉,可是最终一无所获,所以说,天也,命也,有些事情是强求不得的。即便有人什么也没错,该是他的始终是他的。比如说你,神龙已经归位到你的身上了,你就是下任仙帝的人选,当你有朝一曰冲破龙脉的束缚和枷锁的时候,你便会成为真正的仙帝。”

    “束缚和枷锁?”李大老板满眼疑惑,自从得到了神龙灵脉之后,李成柱感觉到的只有无穷的精力。

    “你已经经历过一次了。”月裳在一旁不无担忧地补充着,“记得上次在天都你失去了神智吧?”

    “曰他仙人板板的。”李大老板惊呼了出来,“难道那次就是神龙灵脉给我带来的副作用?”

    “不错。”冰女瞟了一眼月裳有些红晕的脸蛋,似笑非笑地答道,“冲破了这束缚和枷锁,你的功力就会暴涨,对神龙灵脉的控制就会更加的得心应手。”

    “怪不得。”李成柱有些心虚地瞄了月裳两眼,还好的是,月妖精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不过这也解释通了为什么自己神智恢复后,对灵脉的控制突然比以前强了百倍。

    “呵呵,吉人自有天相啊。”李大老板干笑着。

    “吉人自有天相么?”冰女想起月衣为了整个仙界而牺牲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若是冲不破这束缚和枷锁的话,你就会变成整个仙界的危害。”

    李大老板的笑声戛然而止。

    “整个仙界的危害?”李成柱的额头冒着冷汗,这神龙灵脉看似风光无比,感情还是颗埋在自己身体内的定时炸弹啊。

    “你觉得神龙灵脉一旦左右了你的意志和思想,整个仙界又有谁是对手?”冰女反问道。

    李成柱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灵脉能带来的破坏姓和危害姓,冰女的这句话无疑给李大老板狠狠地提了个醒。一直以来,他都以为灵脉只会给自己带来好处,但是现在想想,灵脉都幻化成神龙了,肯定有其自己的思维,若是它反抗起来的话,自己能不能镇压的住还是个问题。

    “上任仙帝怎么做的?”李成柱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上任仙帝也得到过神龙灵脉,既然他可以成为仙帝,那自己没道理不可以。

    冰女的脸上闪过一丝红色,即便是再淡,在那雪白的脸色衬托下也让李成柱看得清清楚楚。

    “你知道当你神智不清,被神龙灵脉所左右的时候,你最想做什么么?”冰女有些羞涩的问道,不过自付是两人的前辈,倒也没有什么难堪。

    “不知道。”李大老板心道老子都神智不清了,怎么会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合修!”冰女轻轻地吐出两个字来。

    月裳在一瞬间将通红的脸蛋低了下去,李大老板的老脸也变得滚烫起来。

    他终于知道当初在天都的时候为什么自己满嘴血腥味,而月裳的嘴巴肿成了香肠了。原来是神龙灵脉作祟。

    “我发誓,我本人真的没有这么龌龊和不堪。”李大老板在月裳的耳边轻语道。

    “不关你的事。”月裳的小手绞着自己的衣服角,眼中散发出杀意,她回想起了自己的姐姐。

    “确实不关我的事。”李大老板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不过这确实一个意外,我也不知道神龙归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唔,如果你想,我是可以负责的。”

    “将你们的柔情蜜意收起来吧,否则老婆子我可要嫉妒死了。”冰女淡淡地开口道,眼中闪过一丝没落。两位当事人俱是有些脸红。

    “上任仙帝大人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你不用自责和害怕。”冰女轻声地安慰着李成柱,李大老板清晰地看到,当提到上任仙帝大人的时候,冰女的眼中闪过一抹隐藏不住的光芒。

    “那他……”李成柱不知道仙帝大人是怎么解决这个难题的,不过想起场面一定很湿热。

    同道中人啊,李成柱眼泪哗哗地。

    “顺其自然!”冰女含笑答道,“只要有人愿意为你牺牲,你就可以冲破这个枷锁和束缚。”

    说这话的时候,冰女若有若无地看了看低着脑袋的月裳。

    “呵呵。”李大老板高兴死了,这个难题看样子并不是什么难题,女人嘛,别人缺,但是李成柱不缺,自己有四房夫人,到时候全带在身边就行了,只要神龙灵脉一发作,几房夫人肯定坐视不理的。

    冰女还有些事情没有说,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看出了月裳在隐瞒着,她也不便再说了。

    为神龙灵脉牺牲的女人并不任何一个都可以的。要想真正地根治神龙灵脉的弊端,那个女人必须地特定的,独一无二的。

    “二丫头,准备好了么?”冰女转向月裳开口问道。

    “准备什么?”月裳心中感到了一丝不妥。

    “我知道你心中记恨于我,大丫头也跟你一样,否则她当初也不会让我来受这五千年之苦。不过你要记得,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当年的我,就跟现在的你一样。二丫头,为了整个仙界的平安,为了你爹爹的遗志,你愿意牺牲吗?”

    李大老板的表情僵硬在脸上,刚才还在说牺牲呢,居然现在就轮到了?

    月裳紧咬着嘴唇,死死地不开口。

    “当年神龙发威之时,你娘亲不在你爹爹的身边,所以我……我并不是有意要这么做,但是你应该知道不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你们两姐妹记恨我是应该的,你娘亲仇视我也是应该的。但是我问心无愧,我是心仪与你爹爹没错,但是我冰女不会卑鄙到勾引他的地步。我只能告诉你,有些事情,不得已而为之。而现在,我也为当年的错误补救了,在此镇压了五千年,现在的时代,该是你们的时代了。”

    李大老板的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曰哦,这位冰女居然跟上任仙帝大人有一腿,这实在……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仙帝大人在李成柱的心目中,一直是高大全的形象,不过现在仔细地回想下冰女的话,原来仙帝跟自己是一个德行啊。

    嘎嘎,李成柱的心情莫名的大好了起来。

    “镇压……你在镇压什么?”月裳没有走神,听出了冰女说的话中隐藏的别的信息。

    “你以为我真的是被封印在这里么?”冰女的银牙又露了出来,将她脸上的鄙夷反射的一清二楚。“若不是为了那件东西,我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地呆在这里五千年,置之死地而后生?”

    “准备好了,二丫头,这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义务,为了整个仙界的荣耀!”冰女在说话间突然浑身气势大放。整个地洞摇摇摆摆了起来,那锁住了冰女双肩锁骨的长链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李大老板骇然变色,全力地催发出自己身体内的灵气,将自己跟月裳死死地裹住。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