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面见叶知秋-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一百二十九章 面见叶知秋

莫默2017-12-3 15:13:34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整整休息了一个白天的时间。

    “一定要活着。”月裳淡然却隐藏着紧张的话语在李大老板的耳边响起。

    小东西仿佛也能感受到气氛的沉重,跳到李大老板的肩膀上,伸出粉红色的舌头不断地舔着他的老脸。

    “只要这边一引起混乱,你就闯进仙帝府去,其他的由我来应付。”李成柱拎起小东西,将它抛向了月裳,幻化出一个有着金仙实力的仙人模样,然后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去。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仙界中没有灯,但是却有采光石制作而成的照明用具,其明亮的程度丝毫不弱于凡界的路灯,李大老板犹如一条潜入水中的大鱼,穿梭在逐渐稀少的人群中。

    直直地来到了叶知秋的大帅府,四周一里之内,根本就没有一个闲杂人等,仿佛大帅府边有一个无形的结界一样。李大老板看了一眼门口的两个守卫。整理了下衣衫,气定神闲地走了上去。

    “什么人?”没等李成柱靠近,那两个守卫已经发出了警告声,“停在那里,等待查实身份,否则格杀勿论。”

    禁卫军这边的警戒程度丝毫不弱与仙机营那边。两边的对抗让所有的成员都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李成柱微微一笑,随手一翻,将那六品战将的图徽挂在了肩膀上,同时抱拳道:“在下有事要面见叶大帅,还请两位行个方便,通报一声。”

    看了一眼李成柱肩膀上的战将图徽,两人才点了点头,一人手中掏出一片玉简来开口说道:“报上你的名字。”另一人则是满脸警惕地看着李成柱。

    只要是拥有图徽的人,都是登记在册,有花名册可以查询的,只要往玉简中微微一扫,便可以知道对方的底细到底如何了。

    李大老板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他也没想到现在天都的防卫居然做到了如此精细的地步。

    眼珠子一转,李成柱顿时盛气凌人起来,鼻子中喷出一个响亮的鼻响,倒将门口的两个守卫吓了一跳,正准备拔刀相向的时候,李大老板阴阴地开口说道:“奉特使大人之命,前来稽查叶知秋所犯之事,尔等还敢阻拦?巧烟罗反抗不力已经被废去修为,你们是想赴她的后尘?”

    李大老板的一番说辞中透露出来两个重要的信息,一个是叶知秋是被软禁在此地,另一个则是巧烟罗被软禁在另一个地方,而且因为种种原因反抗仙帝特使而被废去了修为。

    无论哪一个信息,都是只有禁卫军内部人员才会知道的消息。

    李大老板在赌!而且压上了全部的筹码。

    根据以前见过的事情来分析,李成柱就知道仙帝特使在禁卫军中虽然修为只有大罗金仙,但是身份却是超然的,就连叶知秋和巧烟罗有时候都不得不听命于他。

    而且上次叶知秋来合欢宗的时候也给自己带来另一个消息,就是他和巧烟罗被禁卫军分散了开,软禁到两个不同的地方中。

    此刻,面前两个守卫的反应让李成柱已经确定叶知秋肯定是在大帅府中,所以才大胆地赌上了一把。

    说话间,李成柱两只脚尖点着地面,手上暗暗地运起了灵气,只等两人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反应的时候刷地就冲过去了结了两人再说。

    面前的两个守卫对望了一眼,皆是掩饰不住眼中的惊讶。

    巧烟罗居然被废去了修为?那可是一个大罗金仙后期修为的高等仙人,特使大人的残忍自己等人是听说过的,却没想到居然残忍到了这个地步。

    连带着两人望向李大老板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生怕惹他一个不高兴,跑到特使大人那里去告自己一状。

    “呵呵……大人说笑了,不知大人是什么时候跟随着特使大人的?怎么以前从未见过你?”左边一人陪着笑脸,但是眼中却闪动着隐藏不住的光芒。

    虽然不能确定身份是真是假,但是两人已经相信了大半,那绝密的消息仙机营是不可能知道的,自己两人也是因为被派在此地监视着叶知秋,时间长了才从一些闲言碎语中揣摩出了个大概而已。

    既然眼前的人知道的如此清楚,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还真是禁卫军的人。那剩下的只要对方能解释掉自己的疑惑,一切都顺理成章,放行过去也无不可。

    反正只是一个金仙而已,在大帅府中还能翻起什么大浪不成?

    李大老板心中暗暗地呼出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不过李大老板的语气越发地不客气起来:“怎么?你们还怀疑我的身份不成?无知!狂妄!特使大人手下能人无数,岂是你们两个可以一见端倪的?”

    “是是!大人说的及是。”左边那个守卫猛点着脑袋,“特使大人身份高贵,自然不屑与派人来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但是大人能否给出一个证明,好让我们兄弟以后也好交差。”

    若是放他进去惹出什么乱子来,到时候黑锅还是得自己背,不划算。

    李大老板自然知道他们打的什么注意,手心往上一番,从戒指中翻出一张符纸来,随手运起灵气往他们面前一抛:“我乃龙门道宗第三代弟子,几年前才飞升成仙,这些东西足够证明我的身份。”

    一人伸手接住一片,运出元神往内一探,脸上顿时一喜。

    李大老板拿出手的正是最高等的画地为牢阵法符纸,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李成柱不得不忍痛割爱浪费了一张再说。

    两人虽然没有拥有过符纸,但是却具是听说过的。那手上符纸摩擦带来的滑腻感,绝对是高等仙兽的皮,而其中蕴藏的庞大灵气和符纸上的弯弯绕绕的符文以及那些画出来的阵法布置,都说明手上的东西绝对不是一件冒牌货,而且还是一件比较高档的货色。

    李大老板将屎盆子扣在龙门道宗的头上。

    李成柱如此做法,无形地就将龙门道宗推上了前线,若是自己在里面闹出了什么事,那仙界中,龙门道宗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禁卫军绝对是踏平龙门道宗。因为自己现在在两人的眼中,就是龙门道宗的第三代新飞升的弟子。

    “大人,这符纸……”拿着符纸的人面上谄媚的笑着,他能感觉得出来,这符纸的上蕴含的防御力量绝对不低于一件六品以上的仙器,甚至还有可能更高。

    “此符纸乃我龙门道宗最高等的防御符,名字你们就不需要知道了,送与你了。”李大老板大手一挥,忍着肉疼装着豪爽。

    “谢大人,大人您的慷慨让我无地自容。”拿着符纸的人一阵马屁拍了过来,没拿到的那个却眼巴巴地瞅着李成柱,希望他能发发好心,再送给自己一张。

    李大老板自然不会如此奢侈。

    “既然如此,我是否可以进去了?”李成柱老眼一眯,朝两人问道。

    “请进请进!”有了一整个龙门道宗在那挡着,再大的黑锅也背不到自己的头上。两人自然没有了不放行的理由。

    拿人家的手短啊。

    当李成柱行到那个谄媚地笑着的人身边的时候,那人突然又开口喊道:“大人!”

    李大老板差点就一拳头捣了出去,待看到那人脸上讨好的笑容的时候,李成柱才放下提着的心。

    “又怎么了?”李大老板语气很是不耐烦。

    “这个……符纸的使用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法门啊。”头一次拥有这东西,难怪人家不知道怎么用。

    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李大老板狠狠地鄙视着他。

    嘿嘿银笑着,对着那守卫招了招手。

    那人立马无比恭敬地捏着符纸来到了李成柱的面前。

    “两根手指夹起符纸。”李成柱的语气透着一股命令的色彩。

    那人瞬间将符纸夹在手指中间。

    李大老板伸出食指,往那人的胸口处点了一点,“然后将符纸拍在这里。”

    眼前的守卫迅速地将夹起的符纸往胸口处拍去。

    光芒大放,一座牢笼似的的阵法将那金仙整个包裹在中间,粗壮的灵气线条呈现出一种粗野豪放的美感,那一人怀抱粗细的灵气线条一道道地构成了画地为牢阵法,其中蕴含了无比强劲的守护灵气。

    两个守卫全傻眼了。

    李大老板砸吧了下嘴,抱拳道:“恭喜你,你已经会使用符纸了。”李大老板扫了一眼这个画地为牢阵法,“恩,如果没有外力攻击这个阵法的话,估计可以持续个几个月而灵气不消散,这段时间内你是无比安全的。”

    话一说完,李大老板贼笑地迅速地闪进了大帅府中。

    那个守卫现在悔得连肠子都青了。他还以为龙门道宗的符纸使用真的有什么独特的手法呢,于是便一步步地照着李大老板说的话去做,却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将符纸给用掉了。

    呜呜……我的符纸啊,守卫大人欲哭无泪。

    外面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大帅府中的仙人,李成柱刚跨脚走了进去,迎面便出来冲出来十几号金仙,口中大呼着“什么人在此撒野?”,一面以雷霆之势朝李成柱袭来。

    李大老板巍然不动,抱着拳头以一种轻松无比的姿态开口说道:“特使大人派我来此公干,还请诸位行个方便,带我去面见叶大帅。”

    劲气在李成柱面门的前面停了下来,十几个人瞅了瞅外面,轻声嘀咕了一阵,其中一人抱拳回道:“阁下是否龙门道宗的人?”

    “不错。”李成柱点了点头。

    “误会误会,兄弟见谅,门外的两位兄弟是否已经验明了大人的身份?”

    “你觉得他们若是没有验明的话,会放我进来吗?”李成柱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反问着。

    “呵呵,安全起见,大人请勿见怪。”

    “无妨,带我去见叶知秋吧,特使大人有话要问他。”李大老板大手一摆,一面心中留意着这些人的动静,准备一被发现破绽就大开杀戒,一面稳住自己的心神,努力做到心平气和。

    “特使大人他……”面前的金仙面露疑惑。

    “在拷问巧烟罗,你也知道,最近仙界出了个合欢宗,那合欢宗的小子凭借着合修功法居然七年之内就晋升了罗天上仙,这等宝贝级的功法如何能落到外人的手中?”李成柱现在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差点连自己都相信了。

    “哦。”眼前的金仙应了一声,随即微微躬身:“大人请,叶大帅就在内府之中,不过大人还是小心为妙,这些天来,叶大帅的脾气不是很好。”

    “知道了。”李成柱强压下心头的怒气,他妈的,堂堂一个大罗金仙后期的仙人,被人软禁在此,脾气能好才怪。

    一路异常顺利地走到了内府之中,李成柱这才呼出了一口气。

    内府中的格局不大,道路也没有什么曲折,李成柱一路走来不见一个人,但是耳中却异常清楚地听到叶知秋的咆哮声。

    那仿佛在发泄着自己心中怒气的咆哮深深地刺激着李大老板的心灵。

    每一次见到叶知秋,这位祖师都是意气风发,就算一年前见到他,也没有如此地落魄过。

    想来一年的软禁,以及被迫和巧烟罗的分开,让叶知秋的心姓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大帅,有人来了。”一个不冷不淡,不温不热的声音在内府中响起。

    李成柱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面前的叶知秋抱着一个酒坛子,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满脸通红,嘴上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胡话,在墙边的角落里,一个人影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双眼睛无神地看着叶知秋,对李成柱的到来不闻不问。

    李大老板恨不得上前去一脚将叶知秋怀抱中的酒坛子踢碎,短短的一年时间,叶大帅居然就变成了这副模样,李大老板还真未想过,这个祖师会如此大的变化。

    “叶大帅,又见面了。”李成柱走进了房间中,俯视着躺在地上的叶知秋,眼中尽是鄙夷之色。

    微微扫了一眼墙角的人影,李大老板这才发现,那个人影的曲线居然是个女人。此人和周围的墙壁几乎完全地融为了一体,身上的衣服也是墙壁的颜色,浑身没有丝毫的生气露出,若不是李成柱观察仔细,说不定真的就将她给忽略了过去。

    这个人一看就知道适合偷袭杀人的工作。

    有很大的可能是被派来监视着叶知秋的,李大老板感受到的这个女人的修为有大罗金仙的水平。

    叶知秋欲眼迷醉地看了一眼李成柱,随即抱起酒坛子又往嘴巴中咕嘟咕嘟一通猛灌,酒水有大半散在了叶知秋的衣服上。屋子里的酒气浓的熏人。

    李成柱暗自猜想那个女人肯定是受不了叶知秋的邋遢,所以才远远地躲开他。

    “和特使大人约定的一年之期,不知叶大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李成柱弯下腰来蹲在叶知秋的面前,看着这位已经没有了形象的祖师。

    叶知秋猛地睁开了眼睛。

    一年之期,这四个字狠狠地敲击着他的耳膜。自己和特使大人是没有什么一年之期的,有约定的,只是那个徒孙而已。

    微眯着眼睛朝眼前的人望去,正看到他不着痕迹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那里,赫然就是一块六品战将的图徽。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