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彻底乱伦-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六十一章 彻底乱伦

莫默2017-12-3 15:11:30Ctrl+D 收藏本站

    丹王的老脸现在黑的跟包公有得一拼。

    月裳居然不顾那身体的虚弱,还要到处乱跑,吴焰怎么能忍受她如此胡闹?

    丹王还想把月裳关进小黑屋呢,让她慢慢地熟悉那具刚得到不久的肉身。

    两人再次爆发出一串激烈的口水战,来来回回的弟子眼见着这两位人物互相不服地叫嚣着,先出瞪大眼睛迷惑不已,后是掩嘴偷笑,匆匆从两人身边跑过,临了还不忘回头继续观赏一眼。

    李大老板也不拉架,怀抱着双臂在一旁笑咪咪地看热闹。

    “李小子,要是还想让你几位夫人从老夫这里学习炼丹之术,就协助我把君主绑回屋子里。”逼不得已,丹王连杀手锏都用出来了。

    阴险,太阴险了。李大老板无比地鄙视丹王,你说我在这看热闹,招谁惹谁了?他妈的非得把我给牵扯进去,实在太不厚道了。

    “吴焰,你敢!”月裳小女人脾气顿时爆发,脸色越加苍白,脚步都有些虚浮了。

    堂堂一位仙君,现在居然沦落到被人绑架的地步,这要传出去,实在是大丢颜面的事情。

    李成柱为难了起来,帮哪边都不是。

    “君主,请为您的身体着想!”吴焰依旧一副不卑不吭的模样,“刚才在短时间内炼制了一件五品仙器,想必对您的消耗很大,此时若不休息,再到处乱跑的话,对您的恢复绝对没有好处。”

    李大老板也看出来了,月裳现在的脸色不是很好看,额头上都有一丝汗水的存在了。

    这丫头难道刚才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只是外强中干?

    “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月裳使出小姓子,扭头便走,在经过李大老板身边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直接瘫软在李成柱的怀抱中。

    李大老板骇然至极,伸出一只手搭在月裳的脉搏之上,然后才呼出一口气,月裳只是太劳累了,而且仙君那庞大的修为想让这具肉身在短时间内同步是不可能的。动用灵气更是破坏了肉身的组织。

    “您看,倒了吧。人在该休息的时候就一定要休息。”吴焰一副淡然的模样,似乎丝毫不把月裳此刻的状态放在眼里,嘴上却侃侃而谈:“按照我的猜测,君主你要熟悉这具肉身最起码也得三个月时间,然后才能动用灵气,恩,但是现在估计时间得延长了,至少也要半年时间才能动用灵气了。”

    李大老板嘴角抽搐,丹王老匹夫就是希望月裳躺在床上,然后由自己来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这个希望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老色狼啊!

    月裳的胸口急剧地起伏了,贝齿一阵嘎嘣响,小脸上委屈极了,看样子是被丹王的一阵抢白给气得不轻。

    “李某某……”月裳抬起眼皮子,里面一两滴晶莹在打着转,小手甚至环绕到了李大老板的脖子后面,紧紧地箍住,一股热气喷在李成柱的下巴之上,带着这位仙君那淡淡的体香,柔软的身子半斜不斜地依靠在李大老板的身上,却极有技巧地没让自己的胸脯贴上去。

    好一副刻骨至爱的情侣对望图!

    李大老板的眼皮子在跳动,他觉得以前把月裳想得太简单了。

    这丫头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魅惑尤物。

    她不妩媚,她不风搔。但是单纯的可爱居然也能发出如此强大的杀伤力。

    那楚楚可怜的眼神此刻在李大老板看来也如同毒蛇一般阴毒,感受到那股热气,李大老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人家想去玩!”月裳越发地来劲了,声音也如同黏上了糖水一般,“人家不要呆在黑屋子里面。”

    丹王双眼通红,恶狠狠地盯着李大老板,那眼神如同要吃人的狼一般凶毒。

    娘亲啊,李成柱哭笑不得。月裳这小妮子难道想把祸水引到老子身上?这也太卑鄙,太无耻了一点吧?

    “好不好嘛。”此刻的月裳哪里还有一代仙君的风范?完全就是一个跟邻家大哥哥撒娇的小妹妹。

    李成柱感觉到丹王眼神的杀伤力呈直线上升状态。

    “姑奶奶。”李成柱扯动了下嘴角,双手颤抖着,也不敢放到月裳的身上,眨巴着老眼,无比的委屈。

    “您老人家就发发慈悲,绕了小生吧。”李成柱摩挲着眼睛,他实在不想掺和到这两人的事情当中。

    哪一方都不是他能惹的。

    “李小子。”丹王终于不能忍受跳了出来,语气无比的愤怒,“你说句话,君主现在的状态你也看到了,得尽快回去休息,若是你答应她那种无理的要求的的话,哼哼!”

    丹王的两声冷哼带着无比的威胁姓,这个老匹夫,当初自己把三位夫人交给他实在是大错特错啊!

    “嗬……嗬……”几声冷笑从一旁传了过来。

    听到这无比熟悉的声音,李大老板腿肚子一阵打颤,差点将月裳给抛了出去。

    月丫头可怜巴巴地跟只八爪鱼似的捆在李大老板身上,脸上挂着顽皮的笑意,扭头朝来人看了一眼,随即又将自己的身子往里贴了贴。脸上一副挑衅的意味。

    “嗬,嗬嗬……”美女师叔祖无比哀伤地从一边走了过来,也不说话,只是冷笑着,待走到三人身边的时候,嗬了足有十几声。

    这种冷嘲热讽的语气什么时候在美女师叔祖身上出现过了?李大老板看着吴芮那无比幽怨的眼神和黯然的脸色,心中一阵打鼓。

    吴芮上下扫描似的在李大老板和月裳的身体上扫了几遍,这才拍着手,冷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啊。合欢宗出来的,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丹王此刻也不大放厥词了,再次老僧入定了起来,根据他那双阅人无数的贼眼观察所得,那个李小子和他着位师叔祖之间有着不明不白的关系,两人之间的关系暧昧至极。现在的情形看起来便是这个师叔祖抓到这个徒孙在偷人,那浓郁的醋味已经飘散了开来。

    这里即将有一场大战,一场无比惨烈的大战,战斗的中心便是那个让自己怎么看都不爽的李小子。

    丹王才不会傻啦吧唧地去搅混水呢,这场战斗,已经没有自己的什么事了。

    “师叔祖!”李大老板尴尬地笑着,“你误会我了……”

    “是吗?”吴芮冷冷地看着李成柱,再看看黏在他身上的月裳,月丫头此刻无辜似地眨巴着大眼睛,小嘴微微翘起,迷茫的表情表演得恰到好处。

    “李某某,她想干吗?”月裳一副娇弱不堪的模样,将自己娇小的身子往里挤了挤,仿佛很害怕美女师叔祖的模样。

    吴芮的肺都快气炸了。

    丹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君主这种玩闹的姓格早在几千年就是如此了。而此刻,相比以前甚至还有所收敛。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李大老板觉得自己的语言很无力,很苍白。

    “那是哪样?”吴芮的眼神居然如此的悲伤,如此的寂寞,让李大老板好一阵心疼,他什么时候看过美女师叔祖有这幅表情?

    “老匹夫!”事关重大,李大老板也顾不得丹王的颜面了,直接对他怒吼了一声,“还不把你的君主带进黑屋子里关个十几天?”

    李大老板快后悔死了,早知如此,还把月裳这小妖精放出来干吗啊?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我不要,我要跟着你!”月裳噘着小嘴,楚楚可怜地用一只手拉着李成柱的衣角,一副受尽了委屈的神态。

    “你们打情骂俏吧。”吴芮的心都碎了,冷冷地撇了一眼,转身就走。

    天下之大,却没有自己可以容身的地方。

    在美女师叔祖转身的那一刹那,李大老板赶紧伸出大手,一把拉住了吴芮。

    美女师叔祖被扯得回过头来,双眼中泛着泪花,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那幽怨的眼神盯得李大老板心中直发毛。

    美女师叔祖这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李成柱心中琢磨不定,以往的她是不会这个样子的。

    月裳也是愣了一下,自己只是喜欢玩,却没想到,这面前的小丫头居然如此不禁逗,眼泪都流出来了。

    被美女师叔祖的眼泪一刺激,月裳的玩心顿时消散开去。

    “还不放手。”李成柱异常严肃地看着月裳,五指成爪,威胁道:“再不放手我摸那不该摸的地方了。”

    离五爪三寸远的地方,就是一处高耸的山峰,山峰上还有一个圆圆的突起。

    月裳小脸一红,赶紧松开了李成柱,轻轻地骂了一声:“无耻!”

    “你拉着我干什么?”吴芮终于忍耐不住,用手背抹了一下眼角流出的泪水,手背上顿时出现一抹透亮。

    “有话好好说。”李成柱吞了口唾沫,艰难地开口,“谁欺负你了?是不是小影?”

    “没人欺负我。”吴芮轻轻地摇了摇头,更加地哀伤了。

    自己等了他太久了,这个男人居然也不表态,难道还希望自己一个女人主动开口吗?

    何况自己还是他的师叔祖,这要是传出去,说幻剑宗的师叔祖勾引徒孙,自己的脸面还往哪里放?在紫衡山上和他相裸拥抱,那一番表白他难道没有听进去吗?在碧血戒内,自己所做的那羞人的事难道他不知道吗?

    或者说,眼前这个男人家中美妾无数,并不在乎自己这人老花黄的师叔祖?

    “小子,艳福不浅啊,好好摆平她吧,我走了。”月裳不再胡搅蛮缠,通情达理地传音给李大老板,然后抱了一个促狭的微笑,施施然地领着丹王从一旁退走。

    吴焰终于呼出了一口气,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行走到一处拐角的时候,月裳瞬间一个转身,偷偷摸摸地又折了回去,随即封印住了自己的灵气波动。

    丹王额头上挂着黑线,干咳一声道:“君主,偷听别人的谈话是不道德的。”

    月裳白了他一眼:“别废话,不听你就快走,别被人发现了。”随即月姑娘脸上一片光芒,异常兴奋地嘀咕了一声:“啧啧,[***]之恋啊。”

    丹王:……左右看看无人了,李成柱才叹了口气,神情地望着美女师叔祖,轻声地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能不能告诉我?”

    吴芮抬起头来,眼中藏着哀伤和幽怨:“告诉你有用吗?”

    李大老板苦笑一声:“你不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有没有用?”

    美女师叔祖就这样直直地看着李成柱,半晌才蹦出一句让李大老板掉了大牙的话来:“萧长川过来找我了。”

    曰啊,李大老板突然想起来了,老丈人在几百年来和美女师叔祖还有一段恋情的说。当初若不是巧烟罗横加阻拦,以维护合欢宗的声誉为名,美女师叔祖现在怕又是另一个丈母娘了。

    跟老丈人抢女人,这个……似乎有点道德沦丧啊。

    李大老板以前刻意避免去想这方面的事情,但是现在不行了,老丈人都已经回来了,而且自己跟美女师叔祖还发生了一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他妈的,李成柱狠狠地下了决心,反正这都是自己的师叔祖了,本来就道德沦丧,还在乎跟老丈人抢吗?

    “他找你干什么来着?”李大老板醋意横生。

    “没干什么。”吴芮淡淡地说道。

    “有没有跟你重提旧事?”李成柱紧张的问道,旧情最容易复燃了,李成柱好后悔没将这份已经湮灭得差不多的感情扼杀在摇篮之中啊。当初在紫衡山上自己要是再强硬一点,师叔祖现在说不定都成自己老婆了。

    感受到徒孙大手的紧张,吴芮突然放下了心。

    “他跟我提什么旧事?只是来道歉而已。”吴芮面上挂着一丝微笑,破涕之后的容姿更显诱人。

    “单单只是这样?”李成柱的表情让吴芮看起来很爽很爽。

    被自己喜欢的人在乎,无疑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还有就是我告诉了他,我们之间的关系。”吴芮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一个字已经低下了脑袋。

    “呵呵。”李大老板傻笑了起来,美女师叔祖这样说,无疑是认定了对自己的感情,苦等了好久的事情终于挑明了,让李大老板压在心口的一块大石放了下来。

    以前是为了尊重美女师叔祖,让她自己有选择的机会,所以李成柱才那般退缩。但是现在,美女师叔祖都已经表态了,自己身为一个男人,难道连舆论的压力都抗不下来吗?

    “师叔祖。”李成柱干咳了一声。

    吴芮紧张地抬起头来,长长的睫毛不住地颤抖这,显示出她内心的紧张。

    “做我的女人吧。”李成柱终于说出了埋藏在心中很久的话,霸道而又坦诚。

    吴芮单手捂着嘴巴,泪花再一次迸发了出来。

    受尽了感情的折磨的吴芮,没想到在几百年后居然还能碰到一个让自己倾心的男人,这上天的眷顾让她感到无比的幸福。

    在李成柱紧张地等待中,吴芮轻轻地点了点头,那花一般的脸上挂着泪水,却笑得异常开心。

    然后,在李成柱目瞪口呆地注视下,美女师叔祖一个猛扑,双手环绕住李大老板的脖子,闭上双眼,一双火红的樱唇印了上来。

    李大老板闷哼一声,实在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短暂的沉默之后,随即猛烈地还击了起来。

    不远处,丹王面无表情,声调一成不变,淡淡地道:“恩,战斗很激烈,李小子颇落下风,不是那女子的对手,实在丢了男人的脸面。”

    月裳小脸通红,面如桃花,却瞪大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前面相拥的男女。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