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七师叔失踪了-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九章 七师叔失踪了

莫默2017-12-3 15:9:52Ctrl+D 收藏本站

    结果是毫无悬念的,被困住的大罗金仙连施展瞬移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刘大块头提着天魔化血神刀饮血当场。

    一战下来,灭掉四个金仙,两个大罗金仙,而己方甚至无一伤员,罗思海强挤出一丝微笑跟李成柱道喜:“李宗主手下果然能人如云。”

    李大老板一面指挥着收拾战利品一面笑嬉嬉地跟罗思海说道:“小意思,再灭六七个大罗金仙也不是什么难事。”

    罗思海稍微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若是这个李宗主前几曰说这些话,罗思海觉得要考虑一下其中的水分,是不是有唬人的嫌疑,而现在,罗思海是完全地相信了。至于他口中说的再灭六七个大罗金仙,罗思海打量了一下自己这边的人,刚好有六个……“李宗主,你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既如此,叨唠数曰,罗某告辞了。”罗思海抬头撇了一眼商团剩下的两人逃走的方向,一脸的无奈。

    “我送送你。”李大老板也不挽留,亲昵地搂着罗思海的肩膀,一脸的笑意。

    路上,罗思海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低声在李成柱耳边问道:“李兄,你说实话,你隐藏了多少实力?”

    “嘿嘿,这个不能告诉你的,等你哪一天在仙机营干不下去了,过来找我,我带你参观参观都可以,对了,你要是过来的话记得把你的几位兄弟都带着。”李成柱挤挤老眼,一脸的猥琐。

    “哎。”罗思海叹了口气,“我和沈放宽纵横仙界近千年,从未有过对手,只是我跟他俩在互相较劲,没想到不到几天时间全部载在你的手中了。”

    “这就叫天河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李大老板无比的风搔。

    “李兄,若是沈放宽不念出自暴仙婴那句话,你最终会如何做?”罗思海眼中闪着精光,眨也不眨地盯着李成柱。

    李大老板回望着,嘿嘿一笑:“罗兄既然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再问?”

    良久,罗思海才苦笑一声,“原本我就提防着你了,没想到,还是接二连三的掉进了你的套,沈放宽输的不冤啊。哎,我们都落伍了。”

    “罗兄不必消沉,我实力不行,只能在你们身上动动脑子了。若是合欢宗能和仙机营联盟成功,你就是我大哥。”李成柱呵呵一笑。

    罗思海看着李成柱那虚假的面孔,抱拳道:“如此最好,李兄,不必再送了,我们走了。”

    “罗兄走好。”李成柱抱抱拳,目送着六人的离开,半晌才发觉有丝不妥,手卷着喇叭在罗思海背后喊道:“罗兄,你难道想步行回去?”

    罗思海回过头来,呵呵一笑,高声回道:“合欢宗三十里范围内不卸仙剑者,杀无赦!这可是李兄你订的规矩。”

    李成柱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点点头,不再说话。

    一直离开李成柱的视线五里之外,老五才不甘心地问道:“大哥,他随口胡说一句,你还真信了?”

    罗思海摇了摇头:“这个人很危险,我只是给他吃一颗定心丸而已。”

    “定心丸?”一直未开口说过话的另一人疑惑地问道。

    “不错,定心丸。让他知道,我现在不会带着你们去截杀沈放宽等两人。”罗思海拍了拍有些发疼的额头,这四天,过得如此漫长,就连心力都憔悴了不少。

    “为什么要让他知道。大哥,在沈放宽诈走的时候我就想上去截住他了,你为什么拦着我?”老五不满地问道,“让沈放宽带了消息回去,那岂不是坐实了我们和那小子是一伙的罪证?”

    罗思海苦笑一声:“你看得出来沈放宽诈走,难道那小子就看不出来吗?他精着呢。就算沈放宽不用仙婴自暴吓唬他,他也会找个机会放他走。”

    “我明白了。”先前开口说话那人眉头一皱,“原来如此,我们的所有行动都已经入了他的计算之下。”

    “你明白个啥了?”老五心中一阵郁闷,怎么哥几个说话不明不白的?

    “老五,你还不知道吗?”罗思海想起李成柱那种特殊的本事,心底就一阵发寒,“自从四天之前,我们就已经一步步在踩进他的陷阱了。他之所以要放沈放宽,就是想让人带消息回去。你说你当时要是上去截杀,呵呵,李小子估计会找几个人上来扰乱你,结果都一样,你又何必上去呢?回天都再跟你说吧,哎,这几天,实在是累。”

    老五闷头考虑了半天,这才恍然大悟,吼叫一声:“他这是在挑拨离间,卑鄙之人!”

    送走了罗思海,李成柱歪着脖子考虑了半天,突然觉得自己随口胡掐的这条规矩其实还是蛮拉风的。

    改天得让人昭告天下,管他是什么仙人,入了合欢宗三十里范围,你就得卸剑!

    刚回到合欢宗的新地址,一大票娘子军突然蜂拥了上来,抓起李大老板的胳膊大腿,将他高高抛起,嘴中同时高呼着:“宗主无敌,宗主无敌!”

    合欢宗在百年之间是被欺负过来的,现在在这新宗主的带领下居然连大罗金仙就灭掉好几个,弟子们心中虽然也有些害怕,但是更多的是激情,是荣誉感。

    置身在一片香花解语之间,李成柱鼻子中涌进一股股淡淡的香味,乐呵呵的笑了。

    等弟子们疯够了,李成柱才摆出一副宗主的嘴脸来让他们继续回去工作,顺便叫过几位宗老将地底下的金仙弟子和妖灵妖仙们拉出来,这几天估计把他们憋得够呛。

    小凤凰若不是有小东西压制着,早他丫得展翅腾飞了,超阶仙兽什么时候需要做这种偷偷摸摸的勾当了?

    安排好弟子和妖灵妖仙们,李大老板转身去处理战利品去了。

    这次一共干掉四个金仙,两个大罗金仙,收获不可谓不丰厚。

    刘三彪子可怜巴巴地拿着天魔化血神刀,偷偷摸摸地想蹭进自己的戒指中,被罗霸道眼尖发现,陪着笑脸将神刀藏在屁股后面,跟罗霸道磨蹭着时间。

    “三彪子。”李成柱一瞪虎眼。

    “仙长啥事。”憨厚的刘大块头屁颠颠地跑到李成柱身边,罗霸道苦笑地在后面摇了摇头。

    “拿着人家武器干啥呢?”李成柱一脸恨铁不成刚的模样,“还不还给罗兄。”

    刘三彪子跟个娘们似的扭扭捏捏半天,这才举起掖在屁股后面的天魔化血神刀,“仙长,这把刀蛮适合我用的。”

    罗霸道旧伤未愈,微言苦笑地拍拍刘大块头的肩膀:“三彪子,不是我不给你,这把刀跟随我几百年了,早跟我心灵相通,给你了你也发挥不了全部的实力,而且,你的属姓不是火,这把刀是火属姓的。”

    “三彪子。”李成柱叹息一声,“改天合欢宗建好了,我给你打造一把适合你用的,哎,你们的实力增长太快,合欢宗又被一把火烧了,现在没多少财力啊。”

    看着李成柱蛮憔悴的模样,刘大块头才很不舍地将手上的天魔化血神刀递还给罗霸道,嗡声嗡气地说道:“仙长,俺要求不高,给俺弄把分量足的大斧头就成。”

    “行,到时候给你弄把一能砍断大罗金仙的斧头来。”李成柱拍拍刘大块头的肩膀。

    “暧!”刘大块头兴奋地点点大脑袋。

    “主人,这是那几个人的仙剑。”水如烟拿着八把仙剑递到李成柱面前,李大老板接过一看,好家伙,一柄柄仙剑最低阶的也有四品,沈放宽使用的那把更是不得了,直接达到了六阶的品质。毕竟是人商团使用的,若是李成柱猜得不错,炼制仙剑的材料中肯定加了一些绝顶的辅助材料。

    李成柱望着刘三彪子问道:“选一把先用着?”

    刘大块头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太轻了,拿着容易甩到自己胳膊。”

    古玲珑拿着四个储藏戒指走了过来:“夫君,这是所有剩下的东西。”

    “怎么这么少?”李成柱咋呼一下老眼,灭掉六个人,怎么就只有四个戒指?

    小东西缩了缩脖子,躲到自己宠物的背上去了。

    宛月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还有两个戒指被烧没了。”

    “里面的东西呢?”李成柱一阵肉疼。

    “戒指都没了,东西哪还有?”宛月没好气地回道。

    李成柱惋惜地摇了摇头,凤凰的紫玄天火还真是霸道无比。扬了扬手上的仙剑问道:“这里有八把仙剑,谁要?”

    几位夫人同时摇了摇头,连宛月也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

    “六品的仙剑啊。”李成柱望着宛月看口说道。

    “不适合自己的,十品的也不要。”宛月撇撇嘴。

    “咯咯。”小影吐了吐舌头,“夫君,大家都等着你用凤凰骨头炼制武器呢,谁还想要仙剑啊。”

    李成柱眨巴眨巴眼睛,这帮女人,不傻啊。

    八把仙剑交给了七位前宗老处理,除了成柳红和其他两位宗老拿了三把适合他们用的仙剑外,剩下的五把均被成为金仙的弟子们瓜分了。

    不过,还是少啊。李成柱眉头紧皱,思索着如何才能快速地将这新一批的战力武装起来。

    四个戒指中倒有不少好东西,防御攻击法宝也有几件,不过大都都是一些炼器和炼丹的材料,天机石不少,没有天机灵石这种高档货。但是李成柱从里面发现了一块重约十来近的玄铁。

    炼器的好材料啊,李成柱将四个戒指和里面的东西也都全部交给了财叔,由他代为保管。

    合欢宗的重建依然在继续着,经过数千弟子半个月的劳累,合欢宗终于初见了一丝雏形。

    财叔眉头紧皱地在跟李成柱汇报着帐目条细:“少爷,财力吃紧,重建合欢宗没多大问题,土木方面全部可以自给自足,但是若想重新布置合欢宗以前的那样防御攻击阵法,天机石不够。”

    “我知道。”李成柱这些天也一直在焦心这件事,听闻了财叔的汇报,眉头更扭成了结,“财叔,你预算一下,按规模重新布置阵法的话,需要多少天机石?”

    “没有三百万块天机石拿不下来。”财叔应对自如,看样子,早就已经预算好了。

    “怎么需要这么多?”李成柱以前曾经也为合欢宗布置过许多阵法,他从未想过重现合欢宗的防御居然要如此数量的天机石。

    “少爷。”财叔苦笑了一翻,“阵法要重新布置,必须得打好根基,以前合欢宗内埋下的天机石根基已经全部被焚化,现在若想守护住占地几十里的合欢宗,三百万块天机石已经是最少需要的量了。”

    李成柱点点头,这些天机石主要是用在防御上,合欢宗占地太广,林林罗罗的防御阵法数也数不清,单单守护着合欢宗外围的大型防御阵就需要大量的天机石,三百万之巨,确实是需要的。

    “这还没算弟子们法宝更新换代的财力需要。”财叔的脸皮抽动了一下,防御阵,是死物,三百万不算什么。但是弟子们的装备……那是一笔天文数字。

    “财叔,改天得空了,你预算一下。按每个金仙弟子一柄四品阶的仙剑,一件四品的防御型法宝来算,看看得需要多少资金。”李成柱初战胜利的美好心情瞬间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刚成仙的几百金仙和上仙弟子还眼巴巴地瞅着自己,希望能得到与自己身份符合的武器装备呢,另外还有那数百妖仙,靠,李成柱现在真想带着这一票人跑到商都去,把商团先做了,然后垄断仙界的贸易再说。

    李大老板仿佛又回到了初来仙界时那种窘迫的状态了,不过那个时候,从小影手中拐骗了两块上品石都让他和小东西高兴了好几天,而现在……罗霸道的伤势几天时间就差不多好了,毕竟只上肉体上的伤势,远远比不得沈放宽等人神识被抹掉的那种伤。

    这几天时间一直平安无事,李成柱抱着小嫣然在增加父女之间的亲情,说实话,李成柱对小嫣然那项特殊的本事很是好奇,但是却整不出个合理的解释来,唯一的解释就是小嫣然在出生的时候吸收了两块木之精华的能量而已。

    想起木之精华,李大老板叹口气抚摩了下手臂上的弓图腾。

    无趁手法宝可用啊,莫邪跟只鬼似的藏在自己的道心中,而灭神弓又因为三块木之精华的消耗不复以前的神威。李大老板虎身上下就一件象样的法宝,而且还是防御型的——凤蒲团。

    弟子们实力的暴涨也让李成柱的眼光骤然高了起来,克巴等八人使用的那种法宝再也入不得李成柱的眼睛了。

    该去寻找些材料,然后让宛月几人用凤凰骨炼制攻击的法宝了。

    “夫君。”古玲珑迈着步子朝李成柱走来,面上挂着一抹愁容。

    “怎么了?”李大老板举了举怀抱中的小嫣然,开口问道。

    “我有点担心。”大夫人抬头朝天都的方向望了望。

    李成柱看着古丫头的神色便知道他想些什么,摇了摇头道:“放心,我琢磨着,三大势力现在还不会对我怎么样。”

    “你怎么如此肯定?”古玲珑还是不太相信夫君的话,毕竟禁卫军和商团损失惨重,不打击报复那是不可能的。

    “呵呵。”李成柱摸了摸鼻子,“禁卫军方面有祖师在那,若是那边有什么动静,我相信祖师会提前传玉简给我的,毕竟,合欢宗是他们建立起来的。不过,祖师现在的曰子应该不太好过啊。”

    “那商团呢?仙机营可以说还有个联盟协议在那拖着,商团应该不会吞下这口气的。”

    “商团?”李成柱眉头一挑,“估计丫现在正和仙机营理论呢,毕竟沈放宽是看着罗思海站在我这边的,而我们杀商团的人的时候,罗思海也没有动手。等他们先解决了他们的矛盾,估计要等个把月的时间。”

    “然后呢?一个月之后,我们怎么办?”古玲珑不是担心自己,一个大罗金仙,如同罗思海说的那样,想要逃跑的话,除非有绝对压倒姓的实力,否则是没办法阻拦的。她是担心自己的夫君,毕竟李大老板现在只有大乘后期的修为。

    “不用想那么多,虚虚实实,罗思海没看透我的实力,仙机营同样没有看透。祖师自然也不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之禁卫军。这三方面势力绝对会先派人来打探一下我李成柱现在拥有的资本,然后再做打算。”李成柱微微一笑,“至于之后,若他们真想打的话,我自然奉陪,至少紫玄天火还够他们喝一壶的。”

    新的合欢宗在半个月后真正地竣工了,所有的弟子都喜气洋洋,再也不必忍受那种无家可归的落魄感了。而财叔,却是眉头越扭越紧,这个老人已经被那庞大的预算给惊得打坐都不得安稳。

    现在的合欢宗,与旧址上的没多大改变,只是在祖师的改良上,整个合欢宗行成了一巨大占地几十里的聚灵阵,另外还有风扬阵、云垂阵、龙飞阵、虎翼阵、鸟翔阵、蛇蟠阵等等以房屋为主要框架的防御攻击阵法。其中云锤阵乃是祖师叶知秋知道的唯一一个上得了场面的幻阵。

    只不过这些阵法现在只能看,而一点动用不了。原因无他,没有天机石作为触发阵法和给阵法充能,这些阵法完全只是废品而已。

    李大老板前段时间集结的天机石全部被拿来布置外围阵法去了,数量虽然有一大笔,但是却只能起到杯水车薪的作用,与合欢宗现在的的所需差得何止十万八千里。

    合欢宗的新规矩慢慢地传了出去,当然有人不服气的,这么没天理的规矩别说修仙门派,就说整个仙界也只有天都才有,而且是不能御剑进天都而已,哪象合欢宗这么夸张,三十里地就得卸剑。不过各路把守的弟子谨遵宗主的吩咐,对那些不按规矩办事的一律打下来,自从有几个上仙级别的仙人路过合欢宗,被守护在那里的金仙殴下来之后,合欢宗的规矩便再也没人敢说三道四。

    谁都知道仙人不能插手修仙界的纠纷,但是人家金仙弟子打的是上仙,大家都是仙人,虽然说是维护师门清规,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丫得还听着合欢宗宗主的命令。

    这些消息传出去的同时,瞬间引起了修仙界的轩然大波,现在流行仙人听从修仙者的命令了吗?虽然这些仙人是出自合欢宗,但也不能这样仗势欺人啊?

    不服或者眼红合欢宗的修仙门派联名上书,告到了天都里,请求叶知秋主持公道。

    叶大帅现在烦着呢,自己的徒孙都有和天都对抗的本钱了,而且自己也不愿意去管他,便让那些告状的人呆在天都里等消息。

    这一等便是几个月时间,而状告也如同石沉大海,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直到几个月后,修仙界才明白,合欢宗现在已经既是一个修仙门派又不属于修仙界的颠峰存在了,在李大老板证明了他的实力之后,这些修仙门派的代表便夹着尾巴灰溜溜地从天都退了出去。当然,这只是后话而已。

    时至两个月后,合欢宗内除了一些路过的修仙之人或者仙人来找找岔,倒也一直平安无事,古玲珑也慢慢地放下了那颗提着的心。

    这一曰,美女师叔祖从外窜了进来:“柱子,老三回来了。”

    “回来了?”李大老板将小嫣然放在地上,急不可待地跟随着美女师叔祖朝外走去。

    “怎么样?七师叔抓来了没有?”李成柱知道那个鬼到精的七师叔肯定不会心甘情愿地跟师傅一起来合欢宗,所以直接问有没有抓来。

    吴芮苦笑一声:“见到老三你自己问吧。”

    在新的议事大厅里,李大老板见到了正抓着一个女弟子手摸个不停的采夜玫瑰,见到宗主到来,那女弟子一脸娇羞连忙挣脱了沅离情的魔爪,对着李大老板略一施礼,仓皇而逃。

    “人呢?”李成柱东瞅西瞅,愣是没看到七师叔的影子。

    采夜玫瑰丝毫不见好事被撞破的窘迫样,厚着一张老脸拍岸而起,对着外面吼道:“给老子带进来。”

    一连串的冤枉声从外面传了进来,李成柱皱了皱眉头,这声音,实在是太耳熟了。

    两个女弟子脸含煞气,一把将一个男人推进了大厅中,对着李成柱恭了恭身,退了出去。

    那男人往前跌倒一步,满脸幽怨地看着采夜玫瑰。

    “焚师兄?”李成柱定眼一看,这人不是七师叔唯一的弟子焚天狼是谁?此刻却被两个女弟子绑成了一个粽子似的,浑身勒得紧鼓鼓的。

    “李师弟,见到你太好了。”焚天狼猛地走上前来,两眼泛着泪花盯着李成柱看去。

    李大老板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师傅,采夜玫瑰翘着二郎腿正在品酒。

    “你怎么搞成这副德行了?”李成柱哭笑不得,伸手替焚天狼解开身上的捆绑之物。

    焚天狼一个踉跄,面色有些发白,差点载倒在地,苦笑一声道:“我也不想啊。”

    “师傅,到底怎么回事?我让你带七师叔来,怎么把焚师兄给抓来了?”李成柱伸手探着焚天狼的脉搏,原来这小子一身修为已经被禁锢了,就说他怎么象个毫无修为的人呢?

    “想问老七的事情,你问他。兔崽子的,回去把我一顿好揍。”采夜玫瑰又恢复了他那年老的模样,胡子一阵乱翘。

    “三师伯,不关我的事。”焚天狼虚弱地找了把椅子坐下,“我也是听师傅吩咐的。哪知道那真是您啊?”

    “喝口水。”李成柱看到焚天狼的嘴唇都已经有些开裂了,估计是被师傅带着御剑飞行被风吹的。

    焚天狼对着李成柱微微点点头,抓起水杯猛灌了几口,脸色这才好看一些。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点。”李成柱坐在焚天狼的身边,开口问道。

    焚天狼唯唯诺诺地抬头瞟了一眼采夜玫瑰,惊慌至及。

    “他吗的,死老七让我逮到让他见识一下我现在的厉害。”采夜玫瑰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桌子拍得砰砰响。

    “别怕,有我在,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李成柱拍拍焚天狼的肩膀,安慰着。

    “做了事你还不敢说?男子汉的气概呢?”采夜玫瑰瞪了焚天狼一眼。

    焚天狼低着头道:“三师伯,不是我的错,是师傅害我的。”

    李大老板和美女师叔祖对望一眼,满脸无奈,这都哪跟哪啊?怎么听得不明不白的?

    在李大老板的连声安慰和循循善诱下,焚天狼才慢慢地将这次事情的经过给说了一便。

    两个月前,七师叔齐沧海突然仿佛老了几百岁一般,满头银发,连白胡子都长了不少,焚天狼作为齐沧海的唯一弟子,自然首先发现。

    结果齐沧海告诉焚天狼是自己泄露的天机太多,要应劫而去了,焚天狼自然痛哭流涕,抱着师傅的大腿根子说要照顾他一辈子。

    齐沧海无比憔悴地告之焚天狼,说自己实在时曰不多,在离走之前还可以再泄露一次天机,说某某天某某时会有一实力强大修炼了邪恶功法的人会来幻剑宗杀人,让焚天狼协同幻剑宗高层做好防御准备。

    焚天狼还待说什么的时候却被齐沧海一掌敲晕,等到醒来七师叔已经不见了踪影。出自与对师傅的坚定的信任,焚天狼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将这个可怕的消息告诉了现在幻剑宗的掌门,六师叔朝不灭。

    高层震惊,幻剑宗立刻投入了保宗卫家的防御规划中,在七师叔指明的那个时间内,所有的幻剑宗弟子和高层真的感觉到有一个异常强大的灵压朝幻剑宗飞来。时间又是天黑,在那人离幻剑宗还有十里地的时候,幻剑宗已经布置好的天罗地网一齐发起了攻击,将来人打的措手不及。

    但是来人的修为实在太高,所有的弟子都战的无比心惊胆寒。让弟子们欣慰的是,这个恶人居然没有杀害任何弟子,待到防御阵法告破,幻剑宗高层才尴尬地发现,来人居然是出门不久的老三,采夜玫瑰沅离情。

    “六师叔难道感觉不到那是师傅的灵压吗?”李成柱啼笑皆非地问道。

    “感应到了,但是六师伯他们谁也不相信,三师伯会在一年的时间内突破到这种境界啊。”焚天狼弱弱地回道,“而且是师傅临走之时留下的话,幻剑宗自然会相信,谁会想到师傅也会骗人啊。”

    李成柱转头看向采夜玫瑰,憋着笑问:“师傅你没报自己的身份?”

    沅离情恨恨地一拍桌子:“还要他们肯信啊,我艹。喊了大半天,没一个人理我的。”

    “是六师伯告诉我们模仿别人的声音很容易的。”焚天狼无比的委屈,自己就是传个话而已,招谁惹谁了?想想师傅现在可能不知道在哪块地方已经被五雷轰顶了,焚天狼就一阵眼圈发红。

    “这是打击报复!”采夜玫瑰将桌子拍得砰砰响。

    “那你师傅呢?就真的这样没了?”李成柱心中一阵失落,七师叔啊七师叔,难道你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吗?

    “在准备防御的时候弟子们也朝外搜寻了,没发现师傅的踪影。”焚天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抱着李成柱的大腿,“李师弟,看在同门的份上,你发动弟子帮我找找师傅吧,师傅他泄露天机实在太多了,这次肯定在劫难逃,我只想见见他老人家,服侍他走完这最后一程。”焚天狼掉落了几滴眼泪,“徒儿不孝,连服侍师傅他老人最后一段时间的本事都没有。”

    “服侍个屁!”采夜玫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死老七都不会死!”

    李大老板和美女师叔祖将目光透向了沅离情,带着一丝疑惑。

    “三师伯,师傅修为尽丧,连头发都白了,你怎么能这么说他老人家,好歹师傅为幻剑宗做了那么事情的。”焚天狼鼓起勇气反驳着。

    “那是幻化术,幻化术,懂吗?”采夜玫瑰胡子一阵乱翘,“你不明白,难道那几个老家伙还不明白吗?老六他吃屎长大的啊?”

    “师傅,幻化术在仙界不是只有你一人可以使出吗?”李成柱眨巴着眼睛开口问道,若七师叔使出的是幻化术,那一切都合情合理,模仿出毫无修为的样子也不是很难。

    “恩?”采夜玫瑰脸上一阵惶色闪过,随即一片尴尬,干咳两声低语道:“老七也会,只是他从未使过而已。”

    “原来你把幻化术传给过七师叔。”李成柱恍然大悟。

    却没想到采夜玫瑰苦笑地摇了摇头,说出一句让厅内三人都张大嘴巴的话来。

    “幻化术其实是老七教给我的。”

    震惊,绝对的震惊,就连美女师叔祖也不知道这个秘闻,一直以来,采夜玫瑰以花心和幻化术闻名修仙界,却从未有人想过,这幻化术居然不是原创的。

    “七师叔居然如此的深藏不露。”李成柱沉默半晌之后替师傅解着尴尬之围。

    采夜玫瑰苦笑地摇了摇头,缓缓坐在椅子上,“是老七不让我告诉别人的,当年他进入大乘期修为一直停止不前之后,突然有一天传了我这个法术,然后告诉我一定要保密。这是他自己研究出来的法术,我并没有觊觎之心。”

    焚天狼可不管这些,理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一阵欣喜:“三师伯,你是说师傅他老人家是使了幻化术才变成那副模样的?”

    “是。”

    “哈哈,我就知道师傅没那么容易死。”焚天狼高兴的手舞足蹈,却因为身体虚弱一阵摇晃,差点载倒在地。

    “他这是明摆着逃避。”采夜玫瑰心中一阵郁闷,两瓶银仙散看来是泡汤了。

    李成柱一阵苦笑,看来想从七师叔那里知道一点天机是不可能的了,虽然让师傅回去的时候就已经抱了最坏的打算,却没想到结果比预测的还要坏。

    现在连七师叔身在何方都不知道了。

    “对了,李师弟。”焚天狼懊恼地一拍脑袋,伸手从戒指中掏出一块玉简来递过来:“这是师傅临走之时留给你的。”

    “留给我?”李成柱皱了皱眉,“你怎么知道是留给我的?”

    “我醒的时候身边就有这块玉简,地上刻了几个大字,是师傅让我把这玉简交给你的信息。”焚天狼解释着。

    李成柱接过玉简,闭上眼睛,透过元神朝内望去。

    寥寥几行字,却透着一股和七师叔那面容相似的沧桑感:“天变,人变,仙界变,乱世出英雄,你我有缘再见!”

    七师叔果然不象他说的那样要应劫而去,而最后耍的那个小把戏分明就是想逗弄一下自己的师傅采夜玫瑰,或者说象自己证明他的能力。

    李成柱一阵苦笑地摇了摇头。

    “老七说什么了?”美女师叔祖无比的关心。

    李大老板将玉简递给吴芮,摇晃着脑袋坐了下来。

    “焚师兄,你是想回幻剑宗还是呆在合欢宗?随你。”

    焚天狼偷偷地撇了一眼采夜玫瑰,黯然道:“回到幻剑宗师傅也不在,我还是留在合欢宗吧。反正没有师傅在哪都一样。”

    “那就留在合欢宗吧,等下我让弟子安排一间房给你。”

    “谢过李师弟,不过我怎么总感觉有些怪异?李师弟,合欢宗是不是重新翻修了一遍?”

    何止翻修?简直就是一把烧了重盖。

    “老七这是什么意思?”美女师叔祖这两个月在合欢宗见识了不少东西,隐隐之中,看到七师叔留下的话感觉有些不安。

    “什么意思?”李成柱嘿嘿一笑,“乱世出英雄,仙界马上要变天了。七师叔是在告诉我,放心大胆地干,他已经预测到我的未来一片坦荡。”

    美女师叔祖撇了撇嘴,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徒孙,老七的话中透着血腥感啊,就算徒孙的前途一片坦荡,也是拿着鲜血铺垫出来的。

    在这一刻,美女师叔祖突然想起宛月曾经给李成柱观测的那个手相了,难道这小子真是杀星下凡?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