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李大忽悠的本事-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三章 李大忽悠的本事

莫默2017-12-3 15:9:39Ctrl+D 收藏本站

    李成柱微笑地对着宛月招了招手。

    这个无比丑陋的女人移动着脚步,朝李成柱走了过去。

    “什么事?”宛月的眼睛朝上翻着,配合那张象是被毁容的面孔,让李大老板心中一阵发寒。

    “你存心恶心我是吧?”李成柱嘴角上叼着一根刚出土的嫩草,厌恶的神色丝毫不加掩饰地表现在脸上。

    “我怎么又恶心你了?”宛月得意地牙一滋,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和她幻化出来的容貌形成了尖锐鲜明的对比。

    “你就不能幻化个养眼的出来?非得搞诚仁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你当我是小孩子啊,吓唬谁呢?”李成柱恨恨地咬断嫩草,扭过脑袋,宛月这副模样,李成柱实在不敢与其对视,晚上会做噩梦啊。

    宛月更加得意了,“皮肉之相再好也是虚有其表,仙人当以实力为尊,要那么好看的皮囊做什么?”

    “好,就算不要好看的,养眼的。你怎么着也幻化个普通的出来行不行?就你这德行,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伪装的,你见过哪个修仙之人或者仙人有这副尊容?你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你的本身不可见人吗?”李成柱力图劝解宛月不要再搞出这个晚上能吓死人的面目了。

    “你叫我来不是为了这个原因吧?”宛月抬头撇了一眼李成柱。

    李大老板伸出食指挠挠自己的老脸,眼睛望向别处:“没事关心一下自己的妖奴不行吗?”

    “你会关心我?”宛月“哧”地一声冷笑,“依你以前的架势,恨不得把我给灭咯。”

    “好吧,我承认。”李成柱扭过脑袋,努力让自己带着平凡心去正视宛月的容貌,“你对我不咋地,我对你也不咋地。以前的事情咱们就算扯平了。”

    “你做梦!”宛月的情绪稍微有些激动了,“想我堂堂一个天墉门祖师,门派被你灭了不说,现在居然沦落到为你的妖奴,还……还被人羞辱了一翻,你觉得我可能就这么罢休吗?”

    被人羞辱?李成柱耳朵一竖,瞪着眼睛看着宛月,待看到她脸上的绯红之色的时候,恍然醒悟,曰啊,原来她说的是当初美女师叔祖的一根……或者是几根手指。

    咳咳,李成柱想笑,却又不敢笑,憋得辛苦至及。

    “无耻,银贼!”宛月咬着牙齿骂道。

    “你去骂她好了,不关我的事。”李成柱伸手一指在远处的美女师叔祖,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我跟你拼了。”宛月两只大眼中嗪着泪水,毫无一派祖师的风范,五指成爪朝李成柱抓来,然后……一阵拳打脚踢。

    感受到那手脚上没有丝毫的灵气波动,李成柱尴尬一笑,仰首挺胸立在原地任凭着宛月以小女人的姿态发着飑。

    秦素戈和古玲珑正待出手,就看到李成柱轻轻地摇了摇头。

    “够了啊。”李大老板等宛月轰捶了好一阵子才开口说道。、“造得什么孽啊?怎么会碰到你这种卑鄙的小人?”宛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退到离李成柱三步远的地方,委屈地蹲了下去,捂着脸,红蕴都蔓延到了耳朵根处。

    “你不蠢!”李成柱说道,“知道把我打伤了你自己也不好过。”

    宛月依旧使劲地哭着,这是她来到合欢宗之后第一次的发泄。

    “是不是有些失望?”李成柱蹲下身子,伸出大手想去拍拍宛月,却又停在了她肩膀上方,“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当初厚着脸皮钻进异次元时间结界内就是想提高自己的修为,然后看看是否能摆脱跟我之间的羁绊。”

    “你怎么知道的?”宛月犁花带雨地抬起那张丑陋的脸,脸上一副委屈的神态。

    李成柱微微一笑,“从第一天收了你,我就知道你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处处跟我对着干,就算孵化小凤凰的时候也给我下套。出了异次元时间结界之后,虽然你很想进去,但是也可以拿假话来骗我,可是你没有,你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我。所以我猜想,你想进入结界中修炼的最大原因就是摆脱我。”

    “可是现在,还是没有摆脱你。”宛月恨恨地看着李成柱,“你满意了?”

    李大老板的大手终于轻轻地拍了拍宛月的肩膀,宛月使劲一抖,将那只大手抖开,仇视的眼睛使劲盯着李成柱,如同要将他吃了一般。

    “期望的越大,失望就越大。”李成柱摆出一副悲天怜人的模样,“哭吧,啊,发泄出来就好了。”

    “你有什么阴谋?”宛月才不相信眼前这个主人会有这么好心来安慰自己呢,他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能有什么阴谋。”李成柱一副无害的模样,“要怪只能怪我,修为也提升了起来,要不然,你还真可能摆脱了那妖奴之契的束缚。”

    李大老板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宛月冷冷地看着他。

    “你说这也不是我的错。当初咱们两个人都有错,谁让你没事在那阻击我们呢,当时我和美女师叔祖两人的修为又没你高,只能出动银仙散这种丧尽天良的密药了。”

    “那是因为你灭了我的门派,不为弟子们报仇,我颜面何在?”宛月伸手抹一把眼角的泪水,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个主人其实也没以前那么讨厌了。

    “哎!冤冤相报何时了啊。”李大老板一副得道高深的模样,目光深邃,“谁喜欢杀人?你真当我每走到一个地方都喜欢把那里搅的腥风血雨,生灵涂炭?屁,我是爱好和平的,扫地恐伤蝼蚁命啊!”

    “真的?”宛月瞪大了眼睛望着李成柱,连眼神都和善了一些。

    “真的。你看看那只小猪,当初它受了很重的伤,我不惜耗费了一百年的修为才替它将命给救了回来。”李成柱伸手一指在凤凰背上睡着的小东西。

    “还有这种事?”以命续命这种法术不是没有,但是没有哪个修仙者愿意施展,最主要是消耗实在太大。宛月单纯善良的心态被李大老板抓个正着,此刻正好拿她喜爱的小东西说事。

    “要不然,我和它的感情那么好呢。我们现在已经心灵相同了。”李成柱蹲的大腿有些发麻,连忙撇着身子换了一边。

    “那你怎么就如此忍心对我?”宛月的脸上又浮现出红晕了。

    “咳,实在是逼不得已啊。”李成柱知道她想起了美女师叔祖救治她的模样,“银仙散这种东西你又不是没听说过,中了之后若不缓解,势必会暴体而亡,当时就只我跟师叔祖两个人,所以就……”话锋一转,李成柱阴阴地一笑:“我如果真如你想的那样卑鄙,那时候治疗你的就不是美女师叔祖的一根手指了……”

    “你还说!”宛月脖子都红透了,伸手捏了李成柱一把,被他灵巧地躲开。

    “那你凭什么把我收做妖奴?”宛月忿忿不已,一个金仙后期修为的一派祖师,居然被一个修仙者收做了妖奴。

    “哎。”李成柱叹了口气,“是人,都希望活命,你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当初我若不是把你收了,我现在还有命活着吗?就你当初那模样,恨不得抓到我把我撕碎了。”

    宛月扑哧一笑,不过绽放在那张丑脸上的笑容也是如此的丑陋,“当时我是被气得不轻,那些杀你的话是骗你的。我才没你那么狠心呢。”

    李大老板哭丧着脸,表情丰富极了,“你倒是别吓唬人啊,害得我当时收了你之后承受不住灵气的冲击,搞得修为尽丧。”

    “误会嘛。”宛月白了李成柱一眼,“当时我的目标只是莫邪宝剑而已。”

    “别提它。”李成柱咬牙切齿,“要不是它,我现在老早就成仙了。”

    “自做孽!咯咯!”宛月捂着嘴笑得花枝招展,她突然发现自己以前憎恨过的这个主人傻得可爱。

    “哎,按理来说,你也应该恨莫邪。”李成柱欲言又止,抬头瞄了一眼宛月。

    “我恨它做什么?”

    李成柱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左右,然后凑进宛月低声道:“这是个秘密,别告诉别人了。”

    宛月脑袋点地象小鸡啄米,耳朵紧紧地竖着。

    “其实,妖奴之契可以解开。”李成柱在宛月已经平静的心湖投下一块巨石。

    宛月的脸色瞬间变了,一身灵气勃然而发,怒视着李成柱。

    “别急啊,听我说完。”李成柱伸手按住要站起身来的宛月,“你想让别人都知道是吧?”

    “给我个合适的说法。”宛月的怒意已经达到顶峰了,面前这个卑鄙的男人果然可以解开妖奴之契。

    李成柱无辜地摊了摊手:“这就是我说的你为什么也应该恨莫邪的原因。解开妖奴之契有两种方法,一种就如同你猜得那样,当你的修为比我的修为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妖奴之契自然而然就没了。而另一种方法,就是我的修为比你的修为高,这我才有能力施展逆向法术,把妖奴之契解开。”

    宛月的灵气收敛了下来,满脸怀疑地看着李成柱:“真的?”

    “现在我也没必要骗你了吧?”李成柱一脸的真诚,“以前我束缚你,是因为合欢宗没有你那种修为的高手,想把你留下来。但是你现在看看,看看古丫头,再看秦大美女,现在我也没有留下你的原因了是吧,而且你也不愿意一直被束缚在我身边。”

    宛月低头思考着,李成柱的话听起来合情合理,根本就没有一丝破绽,而且这个主人也不象是在骗自己啊,现在大家都推心置腹到这地步了。

    “这个死莫邪!”宛月牙齿咬得噶嘣响,“你把它弄出来,我要折了它。”

    若不是莫邪,自己这个主人说不定早成仙了,以他的资质,说不定成仙的时候修为就比自己高,那时候,自然就可以解开妖奴之契。

    “一定要折。”李成柱挥挥拳头,“不过我现在弄不出来,它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都不知道,只知道它还在我的体内。”

    “气死我了。”宛月郁闷至及,希望连续被打破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的。

    “嘘,这件事只有你知道,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李成柱严肃地看着宛月。

    “为什么?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啊,你的那几位夫人也不能知道吗?”宛月瞪大着眼睛问道。

    “姑奶奶暧,尤其是不能让她们知道。”李成柱脸色讪然。

    宛月挑了挑眉头,一脸的促狭,“其中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秘密?”

    “这个……这个……”李大老板搓着双手扭捏不安。

    “告诉我,要不然我去告密!”宛月嘿嘿一笑,终于抓到主人的把柄了。

    “好吧。”李成柱装模做样地思考良久,这才狠狠心答应下来,“不过你得保证,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会让另外一个人知道的。”宛月的好奇心终于被调动起来了。

    “哎。”李成柱叹了口气,“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是家事。你也知道的,我除了你这个妖奴之外,还有两个妖奴。”

    “长得漂亮的天都嫉妒。”宛月轻轻一笑。

    “我原本有两位夫人,看到没?就那个,叫小影的,她可是个醋坛子。”李大老板悄悄地指了指抱着小嫣然的巨乳美女。

    宛月异常同意地点点脑袋,小影的醋,整个合欢宗闻名。

    “当初我骗她们说妖奴之契是解不开的,你说要是让那个醋坛子知道妖奴之契还可以解开的话,她肯定会让我把那两个妖奴给休了。”李成柱脸色尴尬。

    宛月眨巴眨巴眼睛,“哦,我知道了。你太卑鄙了,男人怎么可以这么贪心?你都已经有了两位夫人了,而且还是天姿国色。”

    “嘿嘿,你也说了,那两个妖奴漂亮的老天都嫉妒。”李成柱嘿嘿一笑,“我怎么舍得把她们放弃呢?”

    宛月轻轻地撇了撇嘴,“跟着你,她们倒大霉了。”

    “不过你放心。”李成柱胸脯拍得砰砰响,“等我哪一天成仙了,修为比你高的时候,一定会帮你解开妖奴之契的。”

    “真的?”宛月欣喜地表情一览无余。

    “当然。”李成柱信誓旦旦,“现在我合欢宗也不缺少一个大罗金仙了,而且你还时常跟我捣蛋,嘿嘿,只要在我的修为比你高之前,你乖乖地听话,到时候,一定替你解开妖奴之契。”

    “遵命,主人!”宛月开心地笑了,异常地甜美,她觉得以前若不是自己做得太过,也不会让主人那么凶残地对待自己,主人其实是个好人的。

    “现在可不可以幻化个别的模样出来了?”李成柱适时地提出自己不算过份的要求。

    “男人,总是这么肤浅。”宛月撇撇嘴,一个转身,幻化术使出,变化出一个普通容貌的女子模样,只不过,那玲珑剔透的曲线仍然可以让某个色鬼对着她的背影浮想联翩。

    “好了,现在咱们的误会都解开了,是不是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李成柱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对着宛月说道。

    “等你解开了妖奴之契再说呗。”宛月摇晃着小脑袋,一副得意的神情,但是李大老板却可以看到,宛月自从来到合欢宗之后第一次露出真心的笑容。

    总算把你这个小娘们给摆平了,李成柱抹了一把汗水,真不容易啊。

    宛月兴致勃勃地跑去帮合欢宗弟子重建合欢宗了。古玲珑和秦大美女携手而来,站在李成柱的身边,望着宛月那勤奋的背影。

    “哎,又有人被骗了。”古玲珑促狭地看了看李大老板。

    “这丫头怎么这么单纯呵?主人的嘴脸都看不清。”秦大美女捂着嘴巴低声笑着。

    “你们都听到了?”李大老板一副神棍被戳穿了谎言的模样,尴尬不已。

    “没听到。”古玲珑轻笑地摇了摇头。

    “但是我懂唇语。”秦素戈接着说道。

    格老子的,这么牛X?李成柱眼睛瞪大着。

    “也不完全是骗她。”李成柱半晌才挠挠脑袋开口说道。

    “怎么?妖奴之契还真的可以解开?”古玲珑稍微有些差异。

    “只要是法术,总有解开的办法,只是我们没发现而已。”李成柱蹦出一句模凌两可的话来,“当初我修为尽丧的时候,就感觉有些束缚不了宛月。若是我和她的修为再一步加大,她势必会摆脱我的束缚。”

    “但是当她摆脱掉你之后,她的生命力会急速地流逝!”秦素戈开口提醒着。

    “怎么会这样?”李成柱愕然。

    “玉兔一族的妖奴之契虽然我只听过,但却是知道它的一些密闻的,摆脱主人的妖奴,三魂七魄的印记没有收回,你说生命力会不会流逝?”秦素戈当初是地蟒一族的族长,和红虎、银狮、玉兔四家鼎立,能知道别族的一些密术传闻也有一定的道理。

    “那真的没有办法完全地解开?”李成柱望着秦素戈问道。

    “装次好人就真的成好人了?”古玲珑一副我早就看清你的嘴脸的模样,饶是李大老板脸皮浑厚,此刻也有些挂不住了。

    “或许有吧,就如同你说的那样,只是我们没发现而已。”秦素戈耸耸肩膀,“但是主人你放心好了,我和如烟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就算没有妖奴之契的束缚,我们也会一直跟在你身边的。”

    这颗定心丸李成柱吃的心中舒爽至及,秦大美女和水如烟肯定没有离开自己的心思,要不然,以秦素戈现在的实力,李成柱不可能感觉不到一丝动静,就象当初束缚不了宛月一样的动静。

    “你用谎言拉拢她到底有什么目的?”古玲珑开口询问着。

    李成柱嬉笑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合欢宗要变天了,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一粒老鼠屎可以坏掉一锅粥!”

    “恶心!”

    “低俗!”两位夫人同时鄙夷着。

    “呵呵,我不想在合欢宗遭受外敌的时候还要分心来处理内部的纠纷!这小娘们太难缠了。”李成柱无所谓地耸耸肩,“而且宛月的见识和阅历,不是你们可以比得上的,就连师傅他都比不上。兴许到到时候会帮得上忙。”

    “两位祖师和你的谈话我们也都知道了。”古玲珑看了一眼自己的夫君,“你准备怎么办?”

    “你们怎么知道的?”李成柱愕然,和两位祖师谈话的时候,古玲珑和秦素戈正在清理战场呢。

    古玲珑伸手朝旁边一指,小影抱着小嫣然,宝贝丫头伸着小拳头对着李成柱使劲地挥着,流了小影一肩膀的口水哈喇子。

    “别忘了你这个宝贝女儿,五百里外都可以感应到来人,近距离听点话是不成问题的。”

    李成柱苦笑一声,这个宝贝女儿的本事还真是大啊。

    “不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不去招惹别人,别人若来招惹我,那就只有打了。”李成柱心中还有一个想法,既然仙界明着的有三大势力,那合欢宗是不是可以成为那明着的第四个势力?仙界从来就是以拳头说话,只要有实力了,修仙门派也可以凌驾于仙人团体之上!

    “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会跟着你。”古玲珑和秦素戈对望一眼,异口同声地开口说道。

    哎,乱世出英雄,也可以葬送枭雄。李成柱在这之前,压根就没想到,仙界现在居然会是这种情形。乱啊,李成柱已经可以感觉到一场风暴正在合欢宗的边缘酝酿着了。

    “玲珑,若是我哪一天挂了,你带着几个姐妹找个好人家给嫁了。但是一定要找个对小嫣然好点的人家。”

    不待李大老板说完,古玲珑伸出小手使劲地扭了一把李成柱的胸头肉。

    “夫君。”小影走到李成柱的面前,正好听到这句话,大眼睛中闪动着感动的泪花。

    “小影你就一直跟着我,我要是挂了也拖着你,黄泉路上也有个消遣的玩意。”李大老板毫不正经地瞅着小影胸前的硕大。

    “偏心!”小影噘了噘嘴,虽然明知道夫君在开玩笑,但是几个女人都感觉到了,夫君现在内心肯定在焦急着什么事。

    “爸爸,抱!”小嫣然伸出双手朝李成柱示意着。

    “乖!”李成柱将小嫣然抱着怀抱中,宝贝女儿马上将一嘴的口水全涂在老爹的胸口上,“爸爸,又有人来了。”

    “这么快!”李成柱脸色一变,看了看古玲珑,“藏身之地的结界布置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不过弟子们还在用土系法术往底下深挖着。”

    “继续挖,然后每挖一寸布置一个结界。”李成柱感受着那金仙聚集地处散发出来庞大灵压,眉头一锁。

    “恩。”古玲珑点点头,领着秦素戈前去帮忙去了。

    “小影,把宛月叫来。”李成柱看着小影说道。

    “警告你,不要调戏别人!”醋坛子丢下一句话跑去喊宛月了。

    不消片刻,宛月便笑眯眯地站在了李成柱的身边,开口问道:“你找我有事?”

    有了李大老板替她解开妖奴之契的承诺,宛月突然觉得,天是如此的明媚,生命是如此的美好,连帮着合欢宗干活都是如此的有激情。

    感受到小影时不时地瞟过来的警惕的眼神,李成柱看着怀抱中的小嫣然道:“乖女儿,让阿姨抱抱好不好?”

    小嫣然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然后对着宛月伸出自己的小手:“阿姨抱!”

    “乖!”宛月喜欢小动物,同样的道理,对于小孩子,她是一样的喜欢,以前是因为和主人有隔阂,虽然想亲近这个可人的小丫头,却放不下面子,现在好了,终于能满足一下自己心中喜爱的欲望。

    “真不争气,这么快就被攻破了心理防线。”小影在远处轻声嘀咕着。

    “宛月,叫你过来是有一件事想问你。”李成柱伸手拉拉小嫣然的小拳头,笑眯眯的问道。

    “什么事?你就问吧。”宛月的母爱心理非常严重,抱着小嫣然使劲地亲了两口。

    “你之前效忠于仙界的哪方面势力?”李大老板面色不改,仿佛不经意地问道。

    宛月的娇躯一抖,逗弄着小嫣然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瞪大着眼睛望向李成柱:“你怎么知道的?”

    李大老板看着宛月,面色变为严肃:“我两位祖师刚才说过,仙界金仙级别以上的人物就是一个比较强悍的存在了。而那来的几个天都禁卫队的人也说了,金仙级别以上的人物要归天都统一管辖。你虽然之前身为天墉门祖师,但是怎么说也是金仙后期,我不相信,你在仙界游荡了这么多年,没有人会拉拢你,不,与其说是拉拢,还不如说是强迫你!我说的对吗?”

    宛月稍微有些差异地看了看李成柱,半晌才点点头:“我还是低估你了,你也不笨嘛。”

    “呵呵,祖师都已经跟我说的很明白了,我若是再想不通,那就是猪了。”李大老板想要和宛月化干戈为玉帛的最主要原因也在于此!宛月曾经属于仙界的某一方面势力,那她肯定知道其中的一些自己不知道而祖师也不愿意透露的东西,她绝对可以在这场合欢宗势力保卫战中起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最起码,一些情报之类的东西就不必自己去分心打探。

    宛月的脸色有些惨白,轻轻地颠了颠小嫣然,开口说道:“我曾经也在想,是做为你的妖奴好?还是做他们的手下好。”

    “结果呢?”

    “还是自由好。”宛月苦涩的一笑。

    “但是没那种可能是吗?仙界的各大实力已经垄断了整个仙界,只要有人成为金仙,势必会遭受到如同你的待遇,要么服从,要么被打压。”李成柱提出自己的推断。

    “你想的太仁慈了。”宛月的眼中露出一丝寒光。

    “难道他们……”李大老板震惊了,这些人不会在仙帝眼皮子底下这么干吧?

    “不错,不是打压,是毁灭!不服从,就是毁灭!”宛月吐出几个让李成柱魂魄出窍的话来。

    我艹啊,这是哪家的铁棒政策?比老子还要狠!

    “仙界在经受了五千年前的那场大战之后,实力便骤降!各等级的高等仙人数直达到了仙界有史以来的最低!现在一个金仙都是香饽饽,但是修仙之人,寸步难进,不可能一次姓有许多金仙诞生,这更方便了那些势力的各个击破,然后招揽到门下为其效劳。”宛月说到这转头看了一眼那些金仙弟子们的聚集地,“但是你给予了他们选择自由的机会,至少,你能带领着他们争取自己的自由,而他们,也有了这个实力。这么多金仙,别说我没见过,怕是那些势力的最高人物见了也眼红。”

    “那你是赞成我和那些人对抗了?”李成柱挑挑眉头,拉拢敌人的实力的感觉真是好啊。

    “不单我会赞成,你的那两位祖师也会赞成,修仙之人,向往天道,没有哪个愿意被束缚住自由!你等着吧,过不了多久,那些成为金仙却离开你的人会重新聚集到你的门下,听你的指挥的。”宛月淡淡的语气让李大老板心中一阵快意荡漾,成仙后离开自己的弟子没有多少,金仙也就那么十几位,同样是向往自由,不愿意被束缚的。

    “天墉门祖师宛月已死!”宛月凄凉地撩拨了下自己的秀发,“我现在的身份,是合欢宗宗主李成柱的妖奴!”

    看着宛月那清澈的眼神,李大老板心中嘿嘿地笑了。

    “不错,你是我的妖奴!”李成柱开口说道。

    “我原先效忠的势力是天都仙机营,和来的那几个天都禁卫队是两方面的派属。可以说,天都的全部都被这两派势力给瓜分了,同时瓜分的还有他们手下的修仙界的实力,比如说我,我手下有天墉门,那天墉门在理论上来就属于仙机营,只不过那些弟子不知而已,他们也没资格知道,而天墉门若是有弟子成为金仙,我要负责将其带入仙机营,明白了么?”宛月解释着。

    “靠,滚雪球啊。”李成柱恍然大悟,控制住天墉门的祖师,还制不住天墉门吗?

    “就是这个道理,你的两位祖师是天都禁卫军的,所以你们理论上说属于那个势力,但是现在,咯咯,在你的领导下,我想禁卫军的那些老家伙要头疼了。”

    “我曰。”李成柱突然想起一个让他感到迷茫的人物来,忙问向宛月,“你知不知道幻剑宗的祖师重真金仙是哪个势力的?”

    “他?”宛月脸上浮现出一抹羡慕的神色,“他不属于任何势力,自由自在地游历着仙界,是我所知的唯一一个自由的金仙。”

    “为什么?”李成柱问道,“他也是金仙后期的修为,怎么会没人挖他?”

    “因为没人敢动他,你还不知道原因吗?”宛月挑挑眉头看了看自己的主人。

    李成柱略一思索便明白了,伸出自己的右手,抚摩着手上套着的“碧血戒”,开口问道:“是这个原因吧?”

    “不错。”宛月点点头,“仙界可以排名前五的储藏戒指,碧血戒,传闻是一位仙君送给重真的礼物,你说有了这重保障,那些人敢动他吗?”

    宛月的话无形地坐实了李成柱的猜测,那就是这些实力的背后首脑人物,修为只有罗天上仙的水平!因为他们惧怕仙君!

    “碧血戒好啊。”李大老板将手上的火红色戒指紧了紧。

    “咯咯,你若是在那些人到来的时候拿出这个戒指,估计他们也不会那么嚣张。”宛月捂着嘴轻笑着,小嫣然伸手揪住她的一缕头发,在手上挽着花。

    “他们只是不敢动你而已,但是还会从你这拉人的,所以一场大战是不可避免的。”宛月继续说道,打消了李成柱想用碧血戒来镇住别人的想法。

    李大老板点点脑袋,再次跟宛月询问了一些其他势力的东西,商都的那方面势力叫做商团,牢牢地控制着仙界百分之九十的交易,有了钱就有拉拢人的资本,就有养人的资本,所以,实力也是最大。

    但是宛月只属于最低层的成员,接触到的东西不多,除了仅有的这些大家共同知道的东西,其他稍微有些机密的就不太明白了。比如说这三大势力的首脑是什么修为的,宛月就不明白,只知道至少也有罗天上仙的修为。

    而宛月可以肯定地告诉李成柱,那些所谓的首脑,并不是只有一个人,就象仙机营,据宛月的推算,首脑就有三个人,因为宛月知道,仙机营是分成天、地、仁三营的。而她所在的,是仁营。

    一个最低层的成员也有金仙后期的修为,李大老板望了望那一票成仙的弟子和妖灵们,心里突然有些揣揣了起来。

    “别担心。”宛月安慰着李成柱,自从解开了心结和主人的隔阂之后,宛月发现,这个主人真的是好人,最起码,他为了这些弟子的自由胆敢以一个修仙者的身份来领导他们抗争,不谓强权,在仙界,已经很少见到了。“只要那些弟子明白了自由的好处,他们会矢志不虞地跟着你的,更何况,他们现在已经把你当成自己的衣食父母和领袖了。”

    “好!”李成柱抹抹嘴巴,拳头紧握,“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战吧,我跟着你!”宛月笑眯眯地看着李成柱。

    “FORFREE!”李大老板很牛B的从戒指中掏出一把破旧的飞剑,高擎着手上,高呼着威廉•;华莱士的口号,一身正气凛然。只不过,威廉•;华莱士是在行刑前喊的这句口号,而李成柱是在战前!

    宛月定格在当场,目瞪口呆,小嫣然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老爹的造型,连宛月的头发都不玩了。所有的弟子听到宗主的呼喊声之后皆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将目光投向了李成柱。

    半晌,宛月才咂巴咂巴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恩,这样很有气势!保持!”

    李大老板尴尬地收回仙剑,之后灰溜溜地退场。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