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妖奴之契再现,美女师叔祖的窘迫-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一百一十八章 妖奴之契再现,美女师叔祖的窘迫

莫默2017-12-3 15:8:43Ctrl+D 收藏本站

    宛月银牙一咬,鲜丽殷红的嘴唇上被咬出几个小牙印来。

    李大老板看到了丝丝鲜血渗出。原来戏谑的神情也变得肃然了起来。

    吴芮适时地娇躯一挡,挡住宛月喷着火瞪着自己宝贝徒孙的眼球,冷然道:“宛月,你我虽然无甚交情,但却总是见过一两次,不如你就此罢手,让我在祖师那也有个好交代。”说话间成象出来的男女交合图不断地往美女师叔祖的眼中挤去,吴芮的小脑袋里瞬间记起李成柱在戒指中苦难而又毫不知情的形象,小脸顿时粉红了起来。

    借着嘴巴上的疼痛,宛月好歹将银仙散的药效抵消了一些。听到吴芮的话,凄凉一笑,眼中却透着恨意:“银仙散,你认为还有解除的方法吗?”

    吴芮实在不愿意和一个金仙结下太大的仇恨,闻言也是一愣,回过头来看了看自己的徒孙。

    跟她白嚼舌头搞几巴!李成柱撇撇嘴,解除银仙散的方法就是尽快地找个男人交合一下,伸手一把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美女师叔祖,还未开口说话,眼前成象出来的春宫行房图已经被一道无比强劲的厉气打散,印入眼前的是一柄铮铮作响锋利无比的仙剑。

    金仙的修为何其之高,虽然已经中了银仙散这样的密药,但是一则时间上太短,还未发挥出全部的作用,二是宛月内心单纯,心无遐想,若不是有那副春宫图的激发,独自找个地方慢慢化解掉药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对于眼前这个臭小子的仇恨蒙蔽了宛月善良的心理,三番两次的被戏弄,心高气傲的金仙如何能受得了?

    原本就打算置他于死地,此刻见到挡在他面前的女人回过头来,正是大好时机。

    被银仙散冲撞着心灵的宛月也干起了偷袭这种卑鄙的勾当。完全没想到以自己金仙的修为完全不用偷袭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将眼前的两人格杀。

    而李成柱左拖右拖,就是想让银仙散的药效全部发挥出来。

    看到徒孙眼中的惊骇之情,感觉到背后一股强悍的灵压,美女师叔祖想也不想地一把推向李成柱,想借助着自己的修为将徒孙推离这危险之地。

    李大老板感觉到不对劲就已经伸出了大手,此刻刚好抓住美女师叔祖推过来的小手,一个借力,脚下一旋,将两人掉换了个位置,把美女师叔祖抱在怀中。

    气息如兰,怀抱香软,李大老板却没机会去体验这种再一次光临在自己头上的暧昧,只感觉到护体灵气跟块豆腐碰到热刀一般,被呲啦划开,右胸处一阵冰凉,还带着一丝疼痛。

    宛月已经涨红了小脸,银仙散的威力已经发散开来,拼着仅剩的神智和力气发出这一剑,脚下一软,堪堪支持住软软的身躯。

    灵气的运用让银仙散的药效扩散的更快了。

    李大老板听到了背后那个疯狂的女人最后的催命符:“暴!”

    仙剑之中都刻加着攻击阵法,被仙剑一剑穿胸,如果再发动攻击阵法的话,以李成柱现在的状况来看,估计会直接被炸个粉碎。

    李大老板的耳中响起了七师叔猥琐而又含糊的话语:“哎呀,不得了了,你近期之内有血光之灾,祸起东南啊。”

    太阳啊,这个血光之灾也太严重了一点吧?李成柱闭上老眼一阵后悔,后悔不该太轻敌啊,以为宛月中了银仙散就没辄了。

    李成柱记得当初古玲珑中了银仙散的时候还凭着神智一掌把自己击开了呢。就只有自己,在中了小影的银仙散之后脑袋中只有一些银糜的镜头了。

    吴芮小脸惨白,毫无血色,自己的尖挺酥胸上没挨着徒孙那宽广温暖怀抱,吴芮甚至感觉到一截尖尖的东西顶着自己。低下脑袋看去,只见徒孙已经被一剑贯胸,尖锐的剑尖上鲜血滴落,顶住自己的,是宛月的仙剑!

    “不要!”美女师叔祖双眼瞬间布满了眼泪,如同里面有着出水器一般快速,听到宛月的低吼声,她如何能不知道下一刻会是什么场景?

    李大老板凄凉一笑,低下头来看了看吴芮,在宛月喊出那句话的一瞬间将美女师叔祖给推了出来。

    吴芮的小手抓着李成柱衣服的一角,死死不放开,“呲啦”一声,正宗到极点的仙界某灵兽皮制作而成的衣服被扯下一截来。吴芮的表情悲痛欲绝,双眼含泪紧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徒孙。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刹那。

    元木啊,你快回来找老子吧。李大老板眯着眼睛对着美女师叔祖挤出一丝微笑,心中想道。

    这个时机绝对是把握住美女师叔祖内心的好机会。

    生死离别,以美女师叔祖对自己的感情来说,不可能不心痛。

    李成柱觉得自己实在太龌龊了。连这样的事情也要利用上。

    宛月这一暴,自己的肉身固然会消失,但是元婴肯定能脱逃。到时候只要美女师叔祖拖延上一段时间,中了银仙散的宛月只剩下自慰的份,两人绝对能够安全。

    重塑肉身虽然艰难,但是对于李成柱来说,只要元木大仙回归,肯定可以搞到塑身仙丹的。

    一句话,用副肉身换来美女师叔祖的心,值了!

    李成柱虽然想的多,但是也只有一瞬间的时间而已。

    宛月在喊完那句话之后便轰然倒下,大口地喷着滚滚热气。

    美女师叔祖眼中含着泪急忙抛出仙剑,逆向朝自己的徒孙飞去。

    李大老板伸出大手“艰难”地挥动着,耳中却传来身后有人倒地的声音。

    想象中的舍身取义并没有成功,宛月已经先倒下去了。

    李成柱的脑门暴了一根筋。

    曰啊,你要倒也先把我给暴了再倒啊,雷声大,雨点小,这都什么事?

    痛啊,李成柱突然感觉到右胸处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恨恨地瞪了一眼不争气的宛月。这样搞还真不如将他给暴了实在点。

    吴芮终于再次回到了徒孙的身前,紧张而又心疼地看着透出在体外的半截剑尖,颤抖着双手不知放哪里好,弱弱地问道:“怎么样柱子?”

    “呼……这个,有点岔气……呼。”李成柱暗庆美女师叔祖没看出自己的想法,要不然实在太尴尬了。现在李大老板只要一呼吸,就感觉有不少空气从伤口处流泄了出去,还带着丝丝鲜血。

    “滴答滴答”鲜血落地的声音让美女师叔祖毛骨悚然,看着徒孙的伤口,吴芮哭着说道:“别动,拿点白玉续身乳出来。”

    “啊……恩……”一声声要人命的喘息和呻吟从倒地的宛月口中发出。

    李成柱抿抿干瘪的嘴唇,跨下龙头再次昂起。低头望着自己的伤口,鲜血突然如同决堤的河水一般奔涌了出来。

    “呲~~~”李大老板看着自己喷射而出的鲜血想起了小时候玩过的打水枪。

    吴芮泪雨犁化的脸上浮出一抹羞涩,忍不住伸手轻轻拍了拍徒孙的大头。

    处理伤口让李成柱尴尬无比,宛月婉转诱惑的声音仿佛一道猛烈的催化剂,将身体内的鲜血层层压榨出来,幸亏白玉续身乳乃绝世灵药,这才能将伤口弥补上。

    将仙剑从伤口处拔出来的时候又让李成柱受了点苦,被捅进去没有多大的感觉,但是吴芮心疼自己的徒孙,一点点地往外拔,这实在是钝刀子割肉,让李成柱郁闷非常。

    最后在李大老板强烈要求下,美女师叔祖这才狠狠心将仙剑嗖地拔出,带着一股艳红的鲜血,散了一地。

    一滴血,十滴精,李成柱望着红了一地的地面,心疼无比,这够老子挥霍多长时间啊?

    基本上来说,李成柱的伤不算什么大伤,用白玉续身乳敷上之后便没有什么大碍了。

    修仙之人修炼的是元婴,精神力量,肉身只是一个储藏灵气的器具而已。所以修仙之人受伤的时候,只要不是元婴和元神受伤,身体上的伤只能算是小伤而已。当然,这些小伤不包括缺少某些部件。

    李大老板盘膝坐在地上,美女师叔祖一直通红着脸蛋服侍着他,将他右胸处缠了不知多少道衣物。

    冷眼瞄了一眼在地上不断打滚的宛月,李成柱咂巴着嘴:“这丫头真能折腾。”

    地面上被宛月的五指抓出道道纹路,尘土飞扬,宛月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对交合一知半懂,此刻中招,完全不知如何解决自己的需要,只是意识姓地用双手不断地搓摸着自己的胸脯,两条玉腿夹得紧紧地,在翻滚的过程中,李成柱甚至看到宛月的衣服在屁股夹缝的位置上一大滩湿处,混合着尘土,让宛月的金仙形象荡然无存。这哪是一个金仙啊?这根本就是一个刚懂事的孩子在泥巴地里打滚。

    “还不是你害的?”美女师叔祖蹲在地上斜视了徒孙一眼,脸色稍微有些担忧。

    中了银仙散之后到底有没有解决之道啊?难道真的需要做那种事情?但是这块地方只有徒孙一个男人,吴芮不太信任般地看了看徒孙,以他的个姓,说不定真的可以带着报复宛月的心理将她给那个什么了。

    “她自找的。”李成柱的脸色有些红,大腿稍微往中拢了拢,遮挡着小兄弟高昂着撑起的裤子。

    “你准备怎么处理她?”美女师叔祖打死不相信徒孙会放弃这么一个美色在前而无动于衷。

    “哼哼~~”李大老板的脸上挂着一抹邪笑,看着美女师叔祖心中一凉,徒孙若是真的那样做了,自己该不该阻止?

    “恩,中了银仙散如果在短时间内不解决的话,很有可能身体内的灵气混乱,结果如何就不知道了。”李成柱转着眼珠子瞄了瞄吴芮,“你说我们若是就这样不理她的话,她会不会暴体而亡?”

    吴芮一愣,表情骇然:“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李成柱翻着白眼,“银仙散霸道至及,中了之后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让她得到安慰。”李成柱循循善诱着。

    吴芮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她终于知道徒孙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了。

    不就是不想放过到了嘴边的美色吗?直说不就行了,拐弯抹角的干吗?

    “那你去帮她解决吧。”吴芮突然感觉心中翻着一股酸味。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以前虽然她在徒孙的面前有些暧昧,但那是表演给小影看的。

    吴芮也不知道自己的内心对待徒孙到底是什么感情了。尤其是刚才看到他一脸诀别的模样,心中的痛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明。

    李大老板一咋呼老眼,连忙摇晃着脑袋:“不行不行!若是我帮她解决了,她知道之后我就没法活了。而且,你觉得我李成柱是这种乘人之危的人吗?”

    吴芮稍微有些惊诧地看了看徒孙,料想不到他决然会拒绝这样的美色。那他说那翻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师叔祖,你该不会真的把我想成那样的人了吧?”李成柱摞起衣袖象是要干架的模样。

    吴芮深沉地点了点头,望着李大老板,俨然他的老脸上刻着“我就是色狼”的字样。

    “算了算了,咱们快走,离开这是非之地,让她自暴算球!”李成柱说着站起身来,把自暴两字咬得很重。

    “别啊。”吴芮寻思着,宛月再跟自己和徒孙怎么不对劲,和祖师还是有点交情的,若是这样放之不理的话,传了出来,在祖师面前实在不好。而且在她的印象中,宛月实在不是今天表现的这样。虽然宛月刺了徒孙一剑,差点把他给暴了,但是徒孙现在不是好端端地在自己面前吗?

    李成柱屈着的身子赶紧蹲下,生怕让美女师叔祖看到自己老二的模样,眼中透着得意之情。

    “你是不是有别的解决的办法?”吴芮紧盯着徒孙,问道,若是有其他可以解决的方法,将宛月的危机化解了,说不定可以和平下来,徒孙以后也不用担心有个金仙在觊觎着他了。

    傻女人!李成柱心中暗道,他能猜到美女师叔祖的一点心思,利用的也是美女师叔祖的善心。对待两只死掉的凤凰都能如此好心,没道理会放弃一个曾经认识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给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李成柱的脑袋猛摇:“没有别的解决的方法,只有让她得到满足这一条路走。”老眼却不住地观察着美女师叔祖。

    吴芮轻咬着嘴唇,迟疑着。

    徒孙看起来不象是说谎,面对这样一个发情的女人,不是每个男人都会动心的,美女师叔祖宁愿相信徒孙的话。但是若想解决宛月现在的危机,却只有让她得到安慰这条路。到底徒孙想怎么办?

    “师叔祖,我只问你一句,你想不想救她?若不想救的话,咱们现在就走,免得别人看到。若想救就得动作快点了,银仙散的药效越来越猛,算算时间,再不让她缓解的话,她真有可能会暴,到时候咱们两也逃不掉!”李成柱煞有其事地掐着手指,一脸的严肃。

    美女师叔祖肯定地点点头。

    就知道你想救人,李成柱心中暗爽,面上却露着为难之色:“解决之法我虽然知道,也不会辱没了宛月的名誉,但是……”

    美女师叔祖看着徒孙瞟过来的眼伸,内心一颤。却强硬地说道:“是不是要我做什么事情?”

    “不错!”和聪明的女人说话就不是什么难事啊,“不过怕是师叔祖你要牺牲一点。”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吴芮瞪大着眼珠子,百思不得其解。

    “本来没有。”李成柱努力将猥琐压下,面上摆着道貌岸然的模样,“但是若是你真的想救人,就和你有关系了。”

    “你说说看吧。”吴芮呼出一口气,自己是女人,宛月也是女人,让她满足的话,自己是做不到,不知却要牺牲哪点?

    李成柱干咳一声,伸手对着美女师叔祖一招,然后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吴芮的脸色越来越红,两只大眼因为惊诧而瞪大了眼珠子,听到最后几句,她已经知道徒孙到底出的什么馊主意了,慌得她连忙捂着小脸摇着脑袋。

    这样的事情要她去做,而且是在徒孙的面前,太难为人了。

    先前在碧血戒中那是两个人独处,徒孙又昏迷,吴芮为了救人才放下了羞涩,而且事后也无人知道。现在徒孙居然又出了这个主意,吴芮若不是知道徒孙当时在碧血戒里毫无神智,怕是当场就要翻脸了。

    李成柱苦口婆心的劝导着:“不用害羞,也不用怕,你就找到那个小球球,然后轻轻捏捏揉揉就成了。”说这些话的时候,李大老板的手指不住地抖动着,如同在捏着一个看不到的“小球球”。

    “我不要!”难为死人了,这种事情做一次就够了,居然还要做两次,而且是一男一女,美女师叔祖差点掉眼泪了,怎么今天摊上这种事摊了两次啊。

    李成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依旧在尘土中打滚的宛月:“哎,救不了你了。这不能怪我啊,要怪,你就怪老天吧。”说完站起身来拉着美女师叔祖。

    “干吗?”吴芮不放心地撇了一眼宛月。

    “走人了。反正你又不愿意救人。”李成柱为了证实自己话语的真实姓,说完就抛出了莫邪剑。

    “别,我想想。”美女师叔祖紧簇的眉头出卖了她内心的争斗。

    按徒孙说的,只要找到那个小球球,然后捏几下就完事了。说牺牲的话,自己实在没什么牺牲,但是实在抹不开这个面子啊,而且宛月清醒了之后,自己该如何面对?

    “我救!”吴芮短暂的挣扎之后做出了决定,脸跟火烧似的滚烫,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徒孙,“但是救了之后我们立刻走人,以后你看着点,有她的地方跟我说一声。”

    “好。”李成柱高兴极了,妈勒B废了半天的口舌终于把美女师叔祖拖下水了,不是他不愿意上宛月这个金仙。

    若不是美女师叔祖在场,说不定他真的就把她给喀嚓了。但是后果同样是非常严重的,李成柱现在力争自己可以得到最大的利益。

    “你先等等,我给她打几个稳定情绪的法术。”李成柱撒开师叔祖的小手,屁颠颠地跑到发情的宛月身边,满脸严肃地挥动着手印。

    若是美女师叔祖见过这种印法的话,绝对会认识这是妖灵一族的密术——妖奴之契!

    李成柱和宛月的修为相差太多,但是宛月现在毫无神智,心灵和仙婴上的防线就跟不设防的白纸一般。所以施展妖奴之契有很大的成功机会。而李成柱诱惑着美女师叔祖来解除宛月的危机,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虽然成功几率很大,李成柱也施展了三次才抓出宛月的三魂七魄,将这些印记稳定在自己的元婴之中。李成柱这才抹抹头上的汗水,一脸的笑意对着美女师叔祖:“成了,你来吧!”

    吴芮扭捏不安,弱弱道:“你滚远点。”

    “恩……好的。”李大老板发现自己的失误了,一身灵气突然暴增,连带着元婴也震动了起来。

    娘列,金仙的三魂七魄啊,带着多大的能量啊?当初收秦素戈和水如烟的时候就让自己受益菲浅了,现在居然没考虑后果就收了个金仙做妖奴,这完全是在找死。

    李成柱涨红着老脸急速地飞远,离走之时不望叮嘱美女师叔祖一句:“小心点,别把那层膜给捅破了。”

    一句话直接将美女师叔祖羞的差点找地洞钻了进去。

    吴芮咬着银牙跺跺脚:“滚!”抬头看去,眼前哪还有徒孙的身影?早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