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师叔祖,你还是处女吧?-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一百一十五章 师叔祖,你还是处女吧?

莫默2017-12-3 15:8:38Ctrl+D 收藏本站

    “被女人追杀,实在太没面子了。”李大老板站在莫邪宝剑上,奔到急速的气流迫使他矮着半截身子减少空气的阻力,但是那刮的人生疼的空气还是让李成柱流下了几滴眼泪,看起来凄凉无比。

    莫邪剑现在根本不受李成柱的控制,抛出它的一瞬间便飞了出去,而且速度根本就快到不象话,比流星剑还要快上一倍之多。

    好几次,李大老板忍不住想匍匐下身子抱住流星剑。

    身后宛月不远不近地吊着,即使以她金仙的修为一时半会也追不上莫邪剑的踪影,只得在背后气急败坏地羞辱着李大老板。

    “李成柱,枉你身为合欢宗宗主,居然连跟我正面较量的胆量都没有,传出去你如何做人?”宛月的大眼盯着前方的一抹流光,眼中忽闪着贪婪。

    “死婆娘,少在那放屁,你是什么级别,老子是什么级别?有种跟着我来天都,我让叶大帅废了你。”李大老板放下心中的不安,倒转身子,撅着屁股,得意洋洋,眨巴几下眼睛,眼角流出两滴泪水。

    吗的,风太大了。

    “少拿叶大帅来吓唬我。今天就算叶大帅亲自来,我拼着受罚也要灭了你,为我数千弟子报仇!”宛月的嘴角挂着一抹冷笑,你飞的再快,也有灵气告罄的时候,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嘴硬。

    “臭女人,你他妈吃错药了是吧?追着老子不放,门派恩怨早已解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跟我到叶大帅那认个错,我为你求点情,今天这事就当没发生。”李成柱嘴上打个哈哈,拖延着时间,心中思考着对策。

    “想我认错?做梦,留下莫邪剑,让我废去你的修为,我可饶你一命。”宛月的语气勿容置疑,却暴露她的真实目的。

    李成柱索姓盘膝坐在莫邪剑上,大手猛地一拍大腿,恍然醒悟,终于知道宛月怎么突然敢冒天下之大不惟,违抗叶大帅的命令前来偷袭自己。感情都是为了莫邪宝剑啊。

    这样一件仙君使用过的带着传奇色彩的法宝,谁看到了都会动心,更何况,这件法宝原本还属于天墉门门主的。

    马中龙那小子得到莫邪宝剑的时候肯定偷偷摸摸藏着不敢用。否则以宛月这德行早就把它给弄走了。

    果然是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啊!李成柱低头看着自己身下的莫邪剑。

    即使它再怎么诡异莫测,再怎么是偷袭人的好法宝,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来偷袭宛月,成功的几率可以说是零蛋。

    “死女人,要打是吧,老子陪你打。”李成柱面上挂着得意的微笑喊道。

    宛月一喜,只要你停下来,那什么事情就由不得你了。眼前莫邪剑依然奔驰有力,不见丝毫减速的迹象,宛月抱着一丝心眼喊道:“要打的话你就停下来。”

    “这样不公平,你是金仙,我还是修仙之人,直接跟你打太不划算。”李成柱歪着脖子,面露为难之色。

    “那你说怎么打。”宛月恨得牙齿直痒痒,追一个修仙之人能追这么长时间,实在太跌自己的面子了。宛月的心中已经幻想出抓到这小子,然后狠狠地羞辱一顿的场景。

    “你把衣服全脱了,然后我来跟你打。床上大战,大家不用修为,各凭真本事,谁先缴械谁输。”李大老板正色的提议着,看不出一丝开玩笑的表情。没有美女师叔祖在身边,说话也没了许多顾忌。

    宛月俏脸一怒,从未有人敢这样跟她说过话,即使知道对方是在激怒自己,宛月的小脸也瞬间红了个透彻,嘴中骂道:“无耻,流氓!”

    李成柱坐在莫邪剑上哈哈大笑,模样猥琐至及。

    莫邪剑的威名不是盖的,带着李成柱飞了一天一夜也不见减速,李大老板只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灵气在缓慢地流向莫邪宝剑,这才知道,这件六品仙器也不是一件无限动力的法宝。

    身后宛月的咒骂声不断,一张小脸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了。无奈宛月接触过的骂人的词汇太少,翻来覆去也就那几句,听得李大老板无聊到了极点,恨不得脱下自己的袜子塞进对方的嘴中。

    李成柱想哭,大风吹的,也是被无聊的。

    眼睛一眨,又是一滴眼泪随风飘去,无聊地打个哈切,扭头看了看身后追逐不休的宛月。只要翻过前面那座高山,印象中就会有一坐城。到时候往里面一混,再寻机逃脱便成。这个死婆娘是乌龟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宛月的眼睛一直瞪的大大的,此刻见到一滴荧光闪现,面露一抹微笑,迅速欺身而上,将那抹荧光抓在手中,等待这个时机等的好久了。

    李成柱疑惑地看着宛月在身后远方快速地结印,心中顿时涌出一丝不安的感觉。

    这女人,抓老子的眼泪干吗?

    李大老板的不安迅速地被证实了,在宛月的印下,那滴荧光迅速地扩大,慢慢地变成一个虚幻的李成柱的形象。李大老板张大嘴巴还未合拢,宛月狠狠地对着那滴荧光一剑挥下。

    坐在莫邪剑上的李大老板只觉得胸口一阵撞击,差点喘不过气来,随即而来的汹涌的感觉让他张开大嘴吐出一口鲜血来。健壮的虎躯一阵摇晃,差点从莫邪剑上跌下。

    “这是什么道法?”李成柱惊骇莫名,居然仅凭自己的一滴眼泪就能远距离伤到自己。

    那滴眼泪幻化成的李成柱,在被一重击之后,突然消散开去。宛月恨恨地咬咬牙,这个法术只能击打一次,虽然只要有对方身体内的任何一个东西都可以施展,但是那滴眼泪实在是太少了,少到根本重创不了对方。

    宛月也知道,此刻正是正面进攻的好机会,趁他心神疏忽的这个时机。自己的法术施展过一次,对方肯定会有所防范,连眼泪都不敢再流。想到这,宛月趁李成柱还未稳下身行的一瞬间一个瞬移挪移了过来。

    李大老板见势不妙,同样一个瞬移躲避开去。

    宛月的一剑挥空,紧接着朝山那边飞去。之所以没用瞬移偷袭,宛月一是拉不下面子,二是防止出现对方也瞬移。到那时候,自己和他的距离说不定还会扩大。所以这一天一夜,两人也就是御剑飞行而已。

    李大老板早就认准了方向,瞬移所落之处刚好是山的另一边。但是胸口的气血翻涌让他心有余悸,想也不想,直接放出小东西,然后钻进碧血戒指中。

    小东西无辜地举着前爪,转头看看左右,习惯姓地将碧血戒咬在嘴中,然后吞下肚子去。

    宛月来到山这边,举目望去,重重树林耸立,哪里还有那个臭小子的踪影?连灵压都感觉不到,只剩下一只没毛的小猪眨巴着绿豆大的眼睛看着自己。

    宛月咬牙切齿,哼哼冷笑,一步步逼进小东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会幻化术吗?想幻化成这样逃过去,你想的太简单了。”单手一指,金仙级别的玄疾天火发出。

    小东西吱吱一声乱叫,朝左一窜,躲避开这致命的一击。

    宛月噙着眉头愕然了一把,这个只猪难道不是那个小子幻化的?因为他本身不可能有这样的速度啊。

    面带着疑惑和不甘,宛月蹲下身子来,伸出芊芊玉指朝小东西示意着,面上说不出的和善:“过来,过来。”

    小东西后脚站起,两只小眼滴溜溜地在宛月的胸脯上打着转,仅剩的三根鼻子上的触须卷起,轻微地摆动着,模样可爱至及。

    宛月被逗乐了,嫣然一笑,走上前来,抓起毫无防备的小东西,将它抱在怀抱中,亲昵地用小脸蹭了蹭小东西的脑袋,嘴中还冷冰冰地喊道:“臭流氓,我知道你在这,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再不出现将莫邪剑交给我,我烧光这座山。”宛月的心中憋屈的很,带了几百人回去,这些弟子一个个在她面前哭诉着合欢宗宗主的暴行,原本宛月就心中有气,更被那些弟子们一怂恿,便生出了想替天墉门复仇的想法。

    但是宛月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有叶大帅当时做了保证,自己再一出去的话,天墉门以后别想在修仙界立足了,这也是她这个祖师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但是不知哪个不安好心的弟子说门主居然有莫邪宝剑这样的法宝,还被合欢宗宗主给强抢了过去,这如何了得。仙君的武器原本就是修仙界顶礼膜拜的东西,就算是金仙,看到了也会退避三尺,现在居然被人家给“抢”走了,宛月摇摆的内心瞬间坚定了下来。这才派出弟子监控着合欢宗宗主的行程。

    李成柱一出合欢宗就被天墉门的弟子发现了,宛月这才出动,一路尾随。

    一个金仙想躲避开一位仙人和一个修仙者的侦察实在简单不过,所以李大老板和美女师叔祖一路都没发现自己两人被宛月跟踪着。

    但是两人谨慎异常,沿路根本不休息。直到来到了那座小城,住进客栈内,宛月才准备偷袭。原本按计划,只要一举击杀掉两人,再功成身退,绝对没人知道她曾经对修仙之人出过手。却没想到,这个修仙之人居然如此难缠,宛月的肚子中憋了一肚子的气。此刻见到小东西,爱心和不满立马有了发泄的地方。

    好色是李大老板的本姓,小东西耳濡目染,自然也学去了不少。

    感受到那温腻的肌肤,小东西舒爽的轻轻叫唤着,然后伸出自己的粉嫩舌头舔了舔宛月的小脸。

    宛月发出警告之后便时刻注意着周围的灵压波动,被小东西这一偷袭,顿时觉得瘙痒难奈,发出咯咯的笑声。小手揉着小东西肥肥的的肚子,和小东西玩耍了起来。

    李大老板一躲进碧血戒中,美女师叔祖便扶住了他,面带着不安问道:“伤得重不重?”刚才在外面的一切,美女师叔祖都是可以看到的。她知道,自己出去根本不是对手,好在徒孙可以快速地逃跑,所以吴芮一直安稳地呆在碧血戒中疗伤,没想到,自己的伤好了,徒孙居然也受了一重击。

    “还好。”李成柱咳嗽了几声,“这是什么道术?怎么这么厉害。”

    吴芮摇了摇头:“仙界的道术林林总总,没人可以认得全,这大概是宛月自创的一个攻击道法。以前从未听过关于这个道术的传闻。”

    “现在看到了,以后对敌的时候可以多留意一点。”李大老板强撑着坐下身子来,往嘴中塞了一颗疗伤药,打坐起来。

    美女师叔祖簇着眉头:“宛月的脾气还好啊,不象这次遭遇时的模样,怎么突然变的如此卑鄙了?”

    “哼。”李大老板闭着眼冷哼一声,“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没人可以保持温儒的模样,就算她是一只羊,知道了莫邪剑也会变成一只狼。”

    美女师叔祖联想起宛月的话,脑海中灵光一闪:“你是说,宛月这次是看准了莫邪宝剑才下手的?”

    “难道是看中你徒孙我了?”李成柱往自己脸上贴金,闭着眼问道:“你说宛月的脾气还好,你们以前见过面?”

    吴芮微微一笑:“见过,是跟祖师一起去见她的,但是我跟她没什么交情,所以上次在合欢宗的时候,我才跟她对拼了一次。”

    “她以前什么样子?”打坐无聊的很,李成柱也想知道敌人的弱点。

    美女师叔祖的表情仿佛在回忆一件很快乐的事,“以前?我就见过她一次,但是那次她表现出来的模样不象是一个宗门的祖师,而象是……象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没什么主见。我想这次的事情大概也是被人怂恿的。”

    李成柱撇撇嘴,显然不赞同美女师叔祖的话,李大老板也就见过她两次,两次表现出来的都很强势,不过,这小娘们倒是很好说话的样子,否则当时李成柱让她赔款开价的时候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谈妥了。

    “而且她啊,好象很迷恋一些小东西,太可爱了。”美女师叔祖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想象出一个门派的祖师一副很可爱的模样,这实在是很滑稽的事情。

    “可爱?”李成柱猛地瞪着眼珠子,可爱这个词能用到那婆娘的身上?简直是开玩笑。随即想起,小东西还在外面呢,不知道宛月这婆娘看到小东西是什么样子。

    “哎,原本我还对她有点好感的。”美女师叔祖的语气中透着惋惜,“不过现在都成了敌人。还在被追杀……”

    李大老板眯着眼睛往碧血戒外看去。吴芮也跑过来凑热闹。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还在跳?咦,好恶心,象一只倒球,怎么是红色的?”美女师叔祖的表情变换了好几次。

    “咳咳,这大概是小东西的喉咙,你看到的那个倒吊的球应该是它嘴巴里的小JJ。”李成柱正色的解释着。

    美女师叔祖捂着嘴巴一阵恶心。刚才就看到小东西把碧血戒吞进肚子里了,现在居然看到这种东西,还被自己徒孙解说成那样,吴芮嗔怪地瞪了一眼李成柱,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李大老板耸耸肩:“现在好了,啥也看不到。咱们都在小东西的肚子里呢。”

    山上,宛月金仙逗弄了一会小东西,将它抱在怀中,小东西适时地伸出魔爪朝宛月的双乳上袭去,一副色色的模样。

    “时间到了,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宛月冷哼一声,金仙级别的玄疾天火瞬间发出,大山之上,裂风嗖嗖,风助火势,迅速地朝外蔓延。

    宛月的神色中透着一丝不忍,站在仙剑之上,遥望着底下被烧成焦碳的一切。

    这一把火放下来,又不知道烧毁了多少生灵,这一切,全都是那个臭小子的错。

    但是渐渐地,宛月发现不对劲了。若是那小子真的在这坐山上的话,即使他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抵抗的了自己的玄疾天火的灼烧。但是为什么整座山没发现他的灵压不说,在这种大火下居然没露面。难道说他真的突然消失了?

    宛月已经可以肯定眼前的小猪不是那个臭小子幻化的了,因为这个灵兽有它自己的七经八脉和内丹,这些是不可能幻化的出来的。

    宛月小巧的眉头上紧簇成一团,打死她也想不明白,那个臭小子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美女师叔祖实在没了对策,对手和自己的修为相差太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空谈,吴芮深知这个道理。

    李大老板的恢复速度惊人,这一小会的打坐,让他的伤势已经不碍事了。闻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低头沉思。

    这一天一夜自己不知道愁死多少脑细胞,硬是没想出一个可以对付敌人的办法来,此刻见到美女师叔祖,一个主意闪现了出来。

    看着徒孙那坏坏的眼神,吴芮紧紧了自己的衣服,弱弱地问道:“你干什么这么盯着我。”

    李成柱微微一笑,老脸往前一凑道:“师叔祖,你觉得我们两和宛月打起来,谁赢谁输?”

    吴芮白了他一眼:“废话,这还用想吗?”

    “宛月厉害不错。但是果真如你说的那样,这个女人实在没什么心思。”李成柱综合了下宛月所有的表现,终于得出这个结论来。

    首先,在合欢宗的时候,宛月连砍价都不会,其次,前天晚上自己说叶大帅来,这娘们居然就真的相信了。再想起美女师叔祖对她的评价,李成柱觉得自己的计谋有可能获得极大的成功。

    “她没什么心思不代表没有实力啊。”美女师叔祖觉得徒孙的话根本没什么建设姓。

    李大老板摇摇手指:“师叔祖,若是她中了银仙散,你说我们会不会赢?”

    看着徒孙那笑容,美女师叔祖心道:“好卑鄙啊。”嘴上却说道:“就算有银仙散,你如何击中她?”

    李成柱猥琐一笑:“我自有妙计。”

    吴芮带着怀疑的神色看着自己的徒孙:“你确定可以击中她?”

    “当然,只要有银仙散,我肯定可以让她发狂。”李大老板不怀好意的盯了盯吴芮。

    美女师叔祖往后退了一步,警惕道:“你打什么主意?”

    李成柱不好意思的笑着:“这个,你徒孙我身上的银仙散全部送给师傅去了,现在手头只有材料。”

    “你还没炼制是吧?”吴芮放下提着心,原本她还在想,徒孙该不会拿她做实验吧?

    “厄,准确的来说,还缺一样材料。”李成柱低着脑袋拿眼斜瞄着吴芮。

    美女师叔祖皱着眉头沉思,半晌才说道:“要是有银仙散,而且可以击中她,我们还有可能化险为夷。”随即猛地挥挥小手,“好吧,你说缺什么材料,我看我有没有。就用银仙散对付她。”

    在危机面前,美女师叔祖也逼不得以和李大老板狼狈为歼了。

    李成柱干咳两声,搓着大手,极其不好意思,弱弱道:“这个,缺少处子仙女之血。”随即抬起头来看着吴芮,探着脑袋问道:“师叔祖,你还是处女吧?”

    吴芮瞬间被闹了个大红脸,娇羞地低下脑袋,然后轻轻点点头。

    李大老板笑得嘴巴裂到耳后根,跟拣了几百块天机灵石似的。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