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凤凰徇情,临终托孤-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一百一十章 凤凰徇情,临终托孤

莫默2017-12-3 15:8:28Ctrl+D 收藏本站

    “噗~~”李大老板一口鲜血喷得老远,五脏六腑移位般的疼痛,瞪着一双虎目盯着美女师叔祖。

    修仙之人在施展大型或者需要念咒的法术的时候是不能被打断的。否则聚集过来的灵气一时消散不掉,必定会反噬宿主。

    李成柱刚才将全身的灵气都聚集在了元婴之处,聚精会神地施展着大自在仙道葬魂挽歌,被美女师叔祖这一强行打断,即使是半仙之体也受不了那庞大灵气的冲击。

    眼前这个高出自己两辈的女人此刻真的已经六神无主了,哭得跟个小娘们似的。一双小手用力地拖拽着李成柱,将他沉重的身躯放置在自己的仙剑之上。然后急急掐出一个灵诀,领着两人急飞而去。

    欲火重生的凰斜睨着鸡眼,透露出一股猫抓耗子的戏谑心态,安静地看着两人离开,五彩神翅一煽,紫玄天火再次追击而去。

    焦黑大地,燎火之原上,再一次上演了不死鸟追击的镜头。

    美女师叔祖在那些足以烧掉魂魄的紫玄天火近身的一瞬间施展出瞬移之术,然后继续逃跑。

    “咳咳,何必呢。”李大老板老脸跟纸一样白,说起话来都断断续续。

    “不要说话,我带你回幻剑宗,老三一定有办法的,对了,说不定老七已经知道我们会领着它回去,只要布下了天罗地网,即使是超阶仙兽也讨不了好。”美女师叔祖的语气很不确定,说这翻话与其说是在安慰徒孙,还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以幻剑宗的实力,现在如果碰到不死鸟,恐怕只有少数几个修为高深的人可以逃脱的掉。

    但是现在能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徒孙这样施展出葬魂挽歌?

    只要有一丝希望,吴芮都不能放弃。老七啊,你千万要算到这一切,布下足以克制不死鸟的阵法。

    吴芮虽然是仙人之体,但是单论身体内灵气的储藏量恐怕还没有李成柱多。更何况,现在她是必须领着两个人一起瞬移,李大老板现在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了。破开虚空,再领着两个人到达另一面,这翻消耗是无比庞大的。

    才躲避了三次攻击,美女师叔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单薄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湿,紧紧地贴着香躯上,勾勒出一道完美的曲线。随着粗气的吞吐,两只小酥胸不断地上下起伏。

    若是平常,李大老板肯定会瞅准时机来窥探一翻,但是现在,他也没那个心情了。擦擦嘴角的血液,眼中喷着怒火望着不紧不慢地追在身后的不死神鸟。

    凰的那短促而烦人的叫声透露着不屑和藐视,这让李成柱很是不爽。

    扭头看了看美女师叔祖,这小娘们现在已经在发抖了。那些溅射而出的紫玄天火依然可以对两人造成不小的伤害,所以美女师叔祖一直最大程度地释放着自己的护体灵气,将自己的徒孙也罩在里面。

    李成柱凄凉地一笑,罢了,原本想自己一个人做点牺牲,难得有这个想法,没想到被师叔祖给拦下来,现在害得她也陪了进去。

    伸手拍拍她的后背,示意她停下脚步。

    美女师叔祖身行一顿,然后卸下仙剑。望着徒孙那孤注一掷的眼神,美女师叔祖微微一笑,虽然她不知道徒孙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她却知道,自己两人是无论如何也摆不脱这只不死鸟了。与其被它追到死,引祸进师门,还不如放开手脚最后一搏!而徒孙的表情,正表现出这样的打算。

    “这件东西,除了我的几个女人,一直没有别人看到过。”李成柱惨白的俊脸摆出一个微笑的表情,却因为扯动了原本的内伤,让他滋了下牙,看起来诡异无比。

    一直吊在两人身后的不死鸟停了下来,藐视地望着他们,熊熊烈火燃烧在它的身上,透露着无穷的恨意。

    美女师叔祖莞尔一笑,缕了缕因为汗水而粘在额头上的秀发,伸出小手扶住眼前连站都站不稳摇摇欲坠的徒孙。

    李大老板呼出一口气,伸手扯下自己的右衣袖,“不知道这玩意对它有没有。”

    衣袖裂去,李成柱粗壮而结实的右臂上,一只碧绿弓的图腾印入美女师叔祖的眼帘,那栩栩如生的绿色长弓竟然散发着无比的霸气。

    美女师叔祖还未开口相问,李成柱已经召唤出灭神弓,黑光一闪,右臂上的图腾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李大老板右手紧握住一把造型极其张扬的绿色长弓。一股从未有过的灵压瞬间从弓身上散发了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法宝已经不重要了,美女师叔祖可以肯定,徒孙是想用它来做最后一击。

    李成柱抬起头看了看停在自己前方上空的不死神鸟,嘴角一撇,回过头来对美女师叔祖说道:“把你的灵气度到我身上。”

    没有灵气的压制,让李成柱觉得拿着灭神弓的大手都有不稳的感觉,直到美女师叔祖的灵气度了过来之后,这才好一点。

    流星剑已经取了出来,这把陪伴着李大老板转战多处的仙剑依然如同当初美女师叔祖交给自己那般鲜丽绚目。

    轻轻地将流星剑搭上弓弦,随着美女师叔祖灵气的不断输入,李大老板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运起自身紧余的灵气,注入进弓身内。

    不死神鸟的眼中透露着一股恐惧的神色,不错,是恐惧!那两只紧眯的鸡眼不断地闪烁了起来。李大老板轻藐着一笑:“让你尝尝什么是神器的威力!”

    感受那无可匹敌的威力,不死神鸟也慎重了起来,没有如同刚才那般煽动着翅膀,而是轻鸣一声,鸡嘴一张,猛吸了一口大气,胸脯处鼓胀了起来,然后硕大的鸡头往前一探,一道紫黑的火焰朝两人所立之处席卷而来。

    “呲呲~”的破空声传到了两人的耳中。美女师叔祖的娇躯微微一颤,随即稳定了下来。

    李大老板紧眯着双眼,拇指和食指因为灵气和灭神弓的冲突,让弓弦已经勒出了鲜血来。望着那毁天灭地的火焰,李大老板射出了酝酿已久的一箭。

    时间缓慢了下来,美女师叔祖紧盯着迎着火焰而去的仙剑,祈祷着奇迹的发生。

    李大老板稳定住摇晃的身躯,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来,努力抬起头看着自己射出的剑。

    流星剑和紫黑火焰终于相交了。

    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二品仙器的流星剑在紫黑的焰火中迅速地溶解开来,眨眼之间化为颗粒。

    流星剑终于走完了它生命中最后的一程。

    紫黑火焰只被击得稍微有些扩散,攻势一顿,随后余势不减地砸了下来。

    李成柱凄凉一笑,回头看了看美女师叔祖,大手紧紧地抓住她放在自己胳膊上的小手,安稳住她颤抖的情绪。

    “唧~~”饶是流星剑被融化,但是带来的强劲的灵气攻击也让不死神鸟吃了个大亏,无比犀利的一击正打在它那高昂的头颅上,发出宛若铜铁相交的响声,不死神鸟在空中一阵摇晃,随即停顿了下来。点点鲜血从额头处落下。

    灭神弓的威力不是盖的。

    没有了灵气的维持,在射完最后一剑的时候灭神弓再次转化为图腾回到了李大老板赤裸的右臂上。于此同时,紫黑火焰终于砸到了李大老板和美女师叔祖。

    碧血戒一阵晃动,最后的防御再一次启动。

    让李大老板感觉诡异的是,一直呆在元婴之中的莫邪宝剑居然破体而出,迎着紫黑火焰而去。

    身体轻飘飘的,李大老板终于支持不住,跌倒在美女师叔祖的香软怀抱中。吴芮惊讶地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红色防御罩,没想到,碧血戒居然能抵挡住不死鸟的一次全力攻击,虽然那灼人的热度让她感觉吃不消,但是总比被烧成黑尘的好。

    紫黑焰火在冲击着碧血戒的防御罩,红色防御罩的颜色在慢慢减弱,吴芮轻叹了一口气,看这情形,只要不死鸟再攻击一次,防御罩最终会被催毁。

    视线看不到外面,耳中却能听到莫邪剑破空的声音和不死鸟的轻微鸣叫。

    李大老板的耳朵支了起来,莫邪宝剑居然能承受住不死鸟的紫黑火焰?后悔啊,极其的后悔,李大老板忍不住捶足顿胸,若是刚才用灭神弓射出去的不是流星剑而是莫邪,恐怕早已经将不死鸟给干掉了。

    太疏忽了,太大意了啊。

    “柱子,魂魄消失了我们会去什么地方?”美女师叔祖矮下身躯,美目望着李成柱问道。

    李大老板终于看到美女师叔祖衣衫紧贴的模样,一双贼眼紧瞟着她那胸前挤压成的半圆,咂着嘴道:“鬼知道。也许成为仙界的一点灵气,然后任由那些人驱使。”

    面临着死亡的关头,美女师叔祖也不害臊了,挺了挺酥胸,噘噘嘴:“即使成为灵气我也不要供人驱使。飘荡在仙界自由自在多好?”

    李成柱忍着痛撇撇嘴:“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说不定你会被某个男人吸收,然后在他体内游晃个几百年。”

    吴芮脸一寒,随即一笑:“反正你跟我在一起,我被人吸收你也要被人吸收。不怕。”

    “懒得理你,我要是挂了,第一时间就去找秦大美女和水如烟,哎,她们俩被我害死了。”

    美女师叔祖委屈地噘着嘴,两只美目又泛起了泪光。

    还未说话,一直冲击着防御罩的紫黑火焰突然倒袭而去。防御罩外的景色终于又重现在两人的眼前。

    李大老板一脸欣喜地抬起头,随即张大了嘴巴,望着眼前诡异至及的一幕。

    美女师叔祖顺着李成柱的目光追随而去,咕咚一声吞了吞口水。

    高贵的不死神鸟,绵延百米的庞大身躯,泛着神光的五彩羽毛,哪一样让它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不可一世。

    但是此刻,这只刚才还对着两人穷追猛打的不死鸟此刻却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一柄透明的短小到看不清的宝剑正一下下有节奏地拍打着它的脑袋。

    “叮当叮当!”发出的声音宛若打铁匠挥动着自己的铁锤一般。

    莫邪宝剑每拍打一次,不死鸟的脑袋都要低上一分,发出一声委屈的轻鸣。

    连着拍打几十次,不死鸟的头颅差点低到了跨下。

    牛B啊,这家伙练瑜珈绝对是好手,伴侣没了以后也也可以自己解决。李大老板不无恶毒的想着。

    “这……是怎么回事?”美女师叔祖惊魂不定地看着眼前滑稽的一幕。高贵的不死鸟在莫邪宝剑面前居然成了乖乖鸟。

    “不知道。”李成柱坚定地摇了摇脑袋,但是他想说,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让人惊喜了。

    两个狼狈的人互相扶着站起身来,抬头看着莫邪宝剑在教训不死鸟。

    李成柱壮着胆子往前走去,高昂着脑袋盯着飞在空中的不死鸟,然后怂恿着美女师叔祖御剑上去K它几下。

    吴芮的小脑袋摇得象拨浪鼓,开玩笑,那些紫玄天火碰上就是死。

    莫邪终于发威完了,眨眼之间回到了李成柱的脚下,离地半尺漂浮着。

    李成柱望了望美女师叔祖,吴芮点点头。

    李大老板轻轻抬起大脚,踏在莫邪之上。

    不死神鸟之凰带着厌恶的眼神看了看李大老板,然后长鸣一声,领先朝一处飞去。

    莫邪轻轻一抖,然后稳稳地载着李大老板跟随而去,美女师叔祖抛出自己的仙剑,也尾随在后。

    “它们要干吗?”美女师叔祖一个头两个大,莫邪宝剑的表现实在太怪异了,居然能降伏不死神鸟,而且眼前的凰也让人惊诧,仿佛是和莫邪达成了什么协议一般,领着李成柱朝原来飞来的地方而去。

    “我也不知道。”李成柱何尝不是满脑袋糨糊?乱成了一锅粥似的。但是他有预感,今天要大发了。

    不死鸟该不会要归顺老子吧?李大老板激动的气血翻滚,差点又吐血了。

    凤凰涅盘之处,滚滚裂焰依然在翻腾不熄。

    凰煽动着自己庞大的翅膀,缓缓地落了下去。低头深情地看着自己已经死亡的伴侣,然后低下脑袋,从凤的翅膀下衔出它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守护的东西。

    莫邪落在地上,李成柱走了下来,吞着口水看着凰嘴中衔着的物件。

    椭圆形,火红的颜色,比万年火晶还要绚丽。

    这是一只蛋,一只凤凰蛋!

    回头看了一眼同样激动的美女师叔祖,李大老板的嘴唇在打哆嗦。

    妈B勒,这可是凤凰蛋啊,李大老板抿抿干瘪的嘴唇,满眼期待地看着慢慢朝他走近的凰。

    庞大的躯体每一次移动都将地面震得抖上三分。一直来到近前,凰的眼中依然满是不舍,那灼人的热度烤得李成柱毛发微卷,但是在莫大的利益面前,李大老板依然强打着精神挺立在原地。

    凰扭头看了一眼莫邪,喉咙处轻鸣一声,莫邪微微一震,算是给予了回应。

    不死神鸟两只翅膀示威姓地再次煽动,卷起的大风刮得李大老板脸颊生疼,让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双眼。

    大风消去,凰终于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将嘴中衔着的蛋伸到李成柱的面前。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两只巨眼和那尖锐的鸡嘴,李成柱紧张地吞吞口水,这么近的距离,这只不死鸟只要稍微张张嘴,仙帝来了都救不了自己。

    李大老板伸出颤巍巍的双手,满脸激动,放在凰的嘴下。

    不死神鸟嘴巴一张,仙界一位超阶仙兽的卵终于落到了李成柱的手中。

    这个卵是如此的沉重,沉重到李大老板双手一抖,差点掉落在地,紧张的他赶紧将它捧在怀抱中,滋着大牙,回过头来望着美女师叔祖,一脸的不可置信。

    “唧~~~”凰抬起头颅,仰天一声长啸,这啸声是如此的凄凉,如此的悲惨。

    李成柱将凤凰蛋抱在怀抱中,小人得志般地安慰着不死神鸟:“放心,我会将它当成亲生的一样!”

    当爹老子也愿意了,超阶仙兽啊。

    美女师叔祖的小脑袋急速地转着,想理清事情的全部经过,但是太过复杂和诡异,根本无从下手,直到看到凰眼中那毫无牵挂的眼神和另一个传说,美女师叔祖这才明白,凰是在临终托孤啊。

    没等美女师叔祖开口提醒,莫邪已经一闪,来到了李成柱脚下。

    李大老板宝一样的抱着凤凰蛋,站到莫邪之上,满脸疑惑。

    “快走,它要自杀了。”美女师叔祖踏上仙剑,很没义气地跑了。

    “什么?”李大老板突着眼珠子,站在莫邪上,身边的景物急速地后退着。回过头一看,凰盯着自己这边的身影看了片刻,然后仰天长啸一声,庞大的身躯再一度飞起,直入云霄。

    随着那凄凉的鸣叫,凰身边卷着熊熊紫火,头朝下对准自己伴侣的尸体砸了下去。

    一道烟,一团火,凰的身躯就象失事的飞机一般。连那周围的空气都被烧得扭曲起来。

    “头下留人!”李大老板急不可待,将抱在怀中的凤凰蛋送进戒指中,然后全力催发着莫邪想使它转个方向。奈何莫邪现在压根就不听李大老板的指挥,兀自一个劲的逃跑。

    李成柱情急之下,纵身一跳,从莫邪上跳下,美女师叔祖咬咬牙,扭转身行接住差点坠地的徒孙。

    “你想死啊?”美女师叔祖骂道。

    “快,快回头。”李成柱急急的指示着,好不容易见到成年的超阶仙兽,怎能就让它自杀?若是刚才李大老板知道这件事,怎么也不会上莫邪身上去。

    “没用的。传说凤凰一生认定一只伴侣,伴侣一死,自己也会徇情,你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救不了它的。若不是那只凰临近产卵,它也不会再次欲火重生,那只凤也不会在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年后再次苏醒。”

    仿佛在验证美女师叔祖的话,一声震天的响声传入了李大老板的耳中。

    “我的超阶仙兽啊。”李成柱欲哭无泪。

    有莫邪压制着不死鸟,自己再施展妖灵之契,说不定真的可以将这只成年的不死神鸟招抚,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响声传来不到片刻,滚滚裂火已经朝四面八方袭击了过来。

    那些紫黑的火焰再一次成为了死亡的代名词,无数的铁梧桐真正地被摧成了灰烬。大地也被刮出了一道道裂痕。

    李大老板一个转身,背对着紫玄天火,将美女师叔祖紧紧地抱在怀中。

    碧血戒残存的防御罩再次开启,烫人的热度烤得李大老板牙滋欲裂。

    “咯嚓”一声脆响,防御罩终于告破。

    李成柱运出刚恢复的一点灵气带着美女师叔祖朝前瞬移开去。但是动作的迟延却让两人受到了不可避免的伤害,好在没有直接接触到紫玄天火,否则真的就死于非命了。

    但是最大的影响就是李大老板身上的衣服突然寸寸碎裂开来,连短裤衩也没保住。美女师叔祖同样如此,白色长衣,在两人的视线中一点点飘散而去。

    李大老板目光歹毒,直直地盯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道鸿沟,被自己赤裸的胸膛挤压而成那道白色乳沟,多么的迷人,多么的绚目。更有两点尖挺正挨在自己的肌肤之上,感受和那柔软的感觉,李大老板的大手忍不住轻轻地在美女师叔祖嫩柔的娇躯上滑了几下。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