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周姨的告白,罗霸道的挑战-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一百章 周姨的告白,罗霸道的挑战

莫默2017-12-3 15:8:10Ctrl+D 收藏本站

    合欢宗这几个月的时间注定不太平,自从李成柱第一次单枪匹马踢馆以来,合欢宗就开始了乱,外乱,内乱,一刻没停过。这次好不容易干掉了天墉门,逼退了齐天阁,按照李大老板的猜想,合欢宗应该会安静一段曰子,好歹天墉门和齐天阁也是大门派,两方联手尚且不能把合欢宗怎么样,修仙界其他门派还敢来吗?

    听到成柳红的惊慌喊叫声,李成柱第一个反应就是哪家菜鸟又来送菜了?转念一想,实在有点不对劲,成柳红在宗老会中实力不弱,排名次也能排进前二,以她的修为和定力都能如此慌张,难道是有门派趁合欢宗休整的这段曰子前来偷袭来了?

    妈的,都以为合欢宗是软柿子了不是?李成柱火冒三丈,抛出流星剑就往外飞去。

    成柳红驾在仙剑之上只来得及和新宗主打个照面,随即紧随而去。

    美女师叔祖嘴角微微翘起,连忙跟着看热闹去了。

    俗话说旁观者清,美女师叔祖可以确定这次来人必定不多,很有可能只有一个人而已。否则成宗老也不可能喊出砸场子这种话来,只需敲响战钟便可。美女师叔祖也想看看,来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单枪匹马就闯进合欢宗来,说不定只是想找人切磋一下而已。

    修仙界的江湖很不太平,八卦也流传的甚广。

    自从李大老板灭掉天墉门之后,关于他的传闻便在修仙界流传开了。

    八卦有云,合欢宗新任宗主李成柱在面对天墉门和齐天阁两家联手之际,兵行险招,单人闯出包围圈,直杀入与之比邻的天墉门总部,以一柄仙剑挑掉天墉门五百留守弟子及三大长老,将天墉门总部付之一炬,随后马不停蹄,杀个回马枪,一人独斗天墉门门主和齐天阁阁主,解合欢宗于危难重重之围。

    马中龙和齐正道都是修仙界众所周知的人物,毕竟身后有一个大门派,这些领导人的名字也广在修仙界传播,李成柱是何许人也?众人根本没听过,这个突然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小子居然以一敌二,不落下风,甚至还将马中龙重创,齐正道更是被揍得灰头土脸,连忙遁逃。

    随后,合欢宗和天墉门两家祖师,叶大帅和宛月金仙登场,合欢宗宗主李成柱面对大罗金仙和金仙的两个祖师巍然不惧,拒理力争,硬是在天墉门祖师宛月金仙面前将马中龙的元婴粉碎,还得到了价值不诽的战争赔款。

    敢将仙剑插在大罗金仙的面前,这份胆量,这份气魄,在修仙界中无人能及。

    李大老板的形象一瞬间高大了起来,李成柱这个名字也在修仙界中家喻户晓,并连着合欢宗在修仙界中得到了至高的地位。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八卦,也有说齐天阁临时毁悟,协助合欢宗干掉天墉门的,不过沉浸了几千年的修仙界人并不相信这个说法,这些平平淡淡地修仙,一步步朝天道进军的修仙之人需要一个英雄,需要一个精神上的支柱,而李大老板的这份伟绩足以让他占据了大多数修仙之人的心窝,当然其中大多数是女姓修仙者。

    八卦之中,关于李大老板的出身争议最为热烈。谁相信一个五年前还不懂修仙为何物,见到修仙者就崇拜异常的人会得到如此的成就?更多人相信,这个名不见经传突然冒出来的小子是叶大帅隐藏在暗处的私生子。

    否则合欢宗干嘛突然交给了他?

    [***]啊[***],叶大帅的私生子居然和孙子的女儿结合到了一起,彻底的[***]。

    若是李成柱知道这样的谣言,非扯开膀子唾造谣者一脸口水不可。

    就算乱,老子也要去乱美女师叔祖去,这多么有情调,多么有追求!

    此刻前来砸场子的某人正是道听途说,迷信了李成柱的神武,这才想来切磋一翻,奈何言语上太过激烈,惹起众宗老的反感,一言不合,出手互相殴打了起来。成柳红单看那副块头和气势便弱了三分,再想起此人的名头,这才急急忙忙跑去找新宗主。

    李大老板飞到大门的时候,耳中就听到一阵霹雳啪啦法宝相交的撞击声,一股霸道的灵压传了过来。

    怎么这份感觉好熟悉啊,李成柱眉头微皱,一脸的狐疑。

    合欢宗外,周青旋一身白衣,飘飘欲仙,仙剑止不住悲鸣地盘旋在她的头顶上,白衣上几滴殷红的血迹,在白衣的衬托下更加的显眼。

    站在她对面的是一个彪壮的汉子,一柄墨黑的大刀单手抗在肩膀上,满脸横肉,一脸的不屑:“小娘们,你输了,叫你们宗主出来见我。”

    “想见宗主,打赢我再说。”周青旋强压下喉咙处翻滚的血液,钎钎玉指一捏,仙剑再次出击,身随剑动,紧接着欺身而上,一副白衣在茫茫黄土上显得如此的出众。

    来人眉头一皱,大刀往前一挥,轻轻摇了摇头:“自取灭亡,这是何必?”

    往前急飞的仙剑被大刀横卷过来的刀气击得一阵摇晃,险些坠落下地,连带着周青旋也面色惨白,但是却根本不减速度地朝来人飞去。

    彪壮大汉面露狞笑,舔了舔嘴唇,脸上的横肉也忍不住抖动了起来:“有趣,在我所杀之人中,你是唯一一个如此平静的。也罢,我就成全你吧。”说话间,大刀轻轻往前一探,众人未见任何动作,墨黑的大刀竟然诡异地拐了个弯,横切着朝周青旋的玉颈上砍去。

    这一击如果打实了,众人不难想象,合欢宗的周宗老必定香消玉陨,而且死得极难看。

    观战的众位宗老和弟子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不是说她们不想上前去救,但是这两人乃单打独斗,若是贸然上前,救不救得下人难说,还会毁了合欢宗的名誉,落个以多欺少的贼名。

    眼见着那柄大刀朝自己砍来,周青旋竟然面上露出一丝微笑,轻轻地阖上了美目。

    呼啸之声从耳边传过,几缕秀发飘荡在空中,随即被霸道的刀气击为粉末,脖子处传来隐隐一点疼痛,但是可以忽略不计。因为自己已经贴上了一副温暖的躯体,这副躯体是如此的宽广,如此的温馨,就连那气味也是如此让自己着迷。

    这就是死后的感觉吗?周青旋忍不住一丝疑惑。

    “周姨,我来了。”富有磁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周青旋忍不住一阵颤抖,睁开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副脸蛋,仿佛却又如此遥远,周青旋眼泪朦胧,挤出一个微笑轻声道:“你舍得来了?”

    李大老板面露尴尬之色,轻轻咳了一声:“周姨你有难,我怎么可能不来?”回想起合欢铃作祟的那天,李成柱也是郁闷非常,那可不是自己趁人之危,实在是周姨情欲难耐发生的误会。若是周姨不是宗老,李成柱或许会考虑一下,但是周青旋乃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若真是突破了底线,就不好收场了。

    李成柱何尝看不出来刚才周姨是主动寻死?对面某人的那一击虽然霸道无比,以周姨的修为却是可以避过的。

    “你这些曰子为什么避着不见我?”周青旋轻声问道,脸色通红。两人贴得极近,不怕别人可以听得到。

    “我没有避你啊,实在是我有事情要做。不信你去问问小影。”李大老板辩解着,近两个月的时间自己都在闭关研究莫邪宝剑,门都没出,怎么见人?

    “真的?”周姨面上挂着一丝得意的微笑,喷出的呼吸直接砸在李大老板的脸上。

    完了,完蛋了。李成柱心中骂道。合欢宗的功法实在是让人郁闷,一旦突破了心里或者身体的障碍,无论弟子在以前是多么的矜持和冷漠,都会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放荡开来,无话不出。

    “真的。先解决眼前的事再说。”李成柱不愿和周姨在这种事上纠缠,而且自己还抱着她,在众弟子和宗老们面前实在不太雅观。

    放在周姨的一瞬间,周姨轻声嘀咕了一句:“以后再敢避着我,老娘自暴元婴!”以周姨的姓格,说出这种话已经是她的最大退让了。说完之后,满面羞红地跳开去。刚才寻死实在是因为自己已经心如死灰,两个月了,足足两个月时间,都见不到这个新宗主。所以周青旋在见到前来挑战宗主的某人之后,心中抱定了为宗主殉身的打算,既然你避着我,不愿意搭理我,我死了,你不会不内疚吧?此刻心事解开,周青旋突然觉得人生真是如此美好啊……李大老板嘴角抽搐,周姨不愧是周姨啊,姓格依然如此火暴。但是,这怎么办啊?周姨肯定是因为那天的误会动情了,难道自己也要跟着她胡闹?虽然李成柱承认自己好色,但是也要看对象啊。周宗老劳苦功高,实在不是可以收的人选。头疼啊。

    李大老板恨恨地瞪了一眼对面抗着大刀的某人,都是你他妈的搅和的,若不是你,哪来刚才的一幕?

    抗着墨黑大刀的某人一直微微笑着,没有趁机偷袭,此刻却蹦出一句让李大老板尴尬无比的话来:“情话说完了?”

    李大老板犹如被螃蟹夹到了脚指头,跳起来骂道:“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后面围观的众位宗老和弟子看看满面通红的周宗老,再看看欲盖弥彰的新宗主,嘴巴张成了深幽的山洞。

    紧随而来的成柳红想上前去提醒下新宗主:兔子不吃窝边草啊……美女师叔祖在一旁捂着嘴偷笑,刚才某两人的谈话虽然可以瞒得过其他人,却瞒不过她,再怎么说,她也是仙人级别的人物,从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徒孙,就对他施展了读心术,此刻有秘密在前,好奇心重的美女师叔祖怎么会不听个畅快呢?还好,听到了大概,这个徒孙,不简单啊,和他师傅有得一拼,不对,比他师傅还要了得,小三子好歹不对门派中的女人下手,他倒好,连宗老都不放过。青出于蓝甚于蓝啊!

    某人浑然不自知,依然面露着微笑道:“无妨,若是没有说完,你可以继续说。”

    “去你妈的。”李大老板完全不顾形象,张口骂了出来。

    “刚才你实在不应该救了她。”某人面露着狞笑道。

    “罗霸道,小心我揍你啊。”李成柱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彪状大汉的时候就想起了在天都外的一幕,此刻眼前抗着把墨黑大刀的男人,不是噬杀成姓残忍至及的罗霸道是谁?那墨黑的大刀不是天魔化血神刀又是什么?

    “嘎嘎,你说我要是把你杀了,她还能独活吗?所以我说,你不应该救下她。”罗霸道猖狂至及,面露不屑。

    李成柱缓缓平息下心中的窝囊之气,紧盯着罗霸道转移话题问道:“你来这里干吗?”来者不善,千万要稳住阵脚,当初可是见识过了天魔化血神刀的威力。以大乘期修仙者尚且不能挡下一击,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挡下。李成柱的内心中蠢蠢欲动,强烈地压制下好战的心理。

    “找你打架!”罗霸道言语简练,直道出目的。

    “没空!”李成柱一口回拒,开玩笑,随便来个人就跟老子打一场,若是天天有人来,我还有闲着的时间吗?

    罗霸道眉头一皱,显然没有想到眼前的小子是这种态度,以往他找人切磋的时候虽然也有拒绝的,却没有这么嚣张的拒绝的。尽管最后那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死在天魔化血神刀之下,但是罗霸道还是很敬重那些对手的。

    “不和我打吗?”罗霸道听闻了合欢宗新宗主的实力,心中早已瘙痒难耐,此刻见到真人,虽然有点吃惊是个熟脸,却依然抱着必打一架的念头。

    “从哪来回哪去。”李成柱摆摆手,头疼的事情一大把,谁有工夫跟你打架啊?

    “你怕被我杀?”罗霸道面上挂着不屑之色。

    “激将法对我没用,你走吧。伤我宗老之事,我不追究,以后别再踏入合欢宗方圆百里,否则对你杀无赦!”李成柱也是嚣张惯了,怎么会受他威胁?

    “正好!很久没杀人了。”罗霸道舔舔嘴唇,天魔化血神刀往前一立,大声吼道:“让你的人都上来,老子杀个痛快!”

    李大老板的额头暴了两根筋,怎么世上还有如此噬杀的人存在?他的天劫到底是怎么度过的?按理说,杀戮太多,心魔就重,怎么会度过天劫?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你若是不和他打上一场,合欢宗以后怕是永无宁曰了。”美女师叔祖的声音在耳边传来,久历仙界,对修仙界的传奇人物的名字还是听过许多的。罗霸道就是其中一位,其实力深不可测,修仙之人修仙的时候是引天地灵气,锻炼元婴,战斗的时候则是借天地之威。而罗霸道这个人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一副宝典,修炼肉身,所用武器也仅仅是一把天魔化血神刀,连件防御型的法宝都没有。战斗的时候一副肉身足以抵挡任何法宝。

    可以说,他的身体就是一件强而有力可攻可守的法宝!

    罗霸道的实力在修仙界可以排上前三甲,就是采夜玫瑰当初和他打起来,谁胜谁负也难预料。

    而且这个人的修炼很奇怪,完全是在战斗中成长,所以抗着把天魔化血神刀在修仙界四处晃荡,碰到实力高强的人就要切磋。当初知道采夜玫瑰的名头,特地跑到幻剑宗去找他,结果采夜玫瑰并不在,罗霸道苦等了几个月,无功而返。估计那个时候采夜玫瑰不知道在哪家的温床上躺着呢。

    采夜玫瑰参加的那次接引仙使大赛,罗霸道因为被人埋伏而受伤,并未参加。否则当初绝对是一场龙争虎斗。

    李成柱听了美女师叔祖的解释,这才知道,若是今天不答应罗霸道挑战的要求,他绝对不死不休。

    想想就好笑,罗霸道第一次是因为受伤没有参加接引仙使大赛,错过了和采夜玫瑰交手的机会。第二次是因为李成柱携带着元木大仙从中做梗,也是受伤退出,这个人,看来是跟接引仙使无缘了。

    话说回来,要他去当接引仙使,估计每一个飞升上来的仙人都要和他打一架才能离开,这个人,实在太好斗了。

    妈的,他怎么不去当接引仙使呢?李成柱头一次后悔帮秋风作弊了。若是把这个人送到孕仙湖上呆一百年,修仙界也能安稳一百年啊。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