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六品仙器莫邪宝剑-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八十五章 六品仙器莫邪宝剑

莫默2017-12-3 15:7:42Ctrl+D 收藏本站

    李大老板哼着小曲驾在流星剑上,面上一片得意,朝合欢宗慢慢地飞着。

    周青旋在其背后盯了半晌,鼓起勇气飞到他旁边,开口问道:“宗主,我们不飞得快一点嘛?天墉门数千弟子正在攻打我合欢宗呢。”

    李成柱搔搔一笑:“放心,我自有安排,慢慢走,等到了合欢宗收拾成果就行了。”原本李大老板对自己的离间计还没什么信心,现在多了宋三玄自作聪明的报讯,合欢宗自然可以高枕无忧了,说起来,宋三玄还真是可爱的人啊。免了合欢宗的一场战祸,算算曰子,那玉简也应该到了天墉门门主的手上,不知道他看到之后会是什么表情,齐正道那个老不死又会是什么表情呢?

    周青旋微红着面孔,以前没怎么注视这个小男人,现在看起来,他无论什么动作,什么语气,都是那么的银荡和猥琐,合欢宗竟然在这个小男人的带领下风风火火地发展着,说出去还真没人相信。

    想起当初在合欢宗看到的那羞人的一幕和刚才在天墉门突发的事件,周青旋平复下心情,开口说道:“宗主,论年纪和辈分,我要比你大上不少吧?”

    李成柱一愣,旋即点点头:“周宗老问这个干什么?”

    周青旋掩饰不掉脸上的红晕,弱弱的开口说道:“我是想说,若是宗主不介意,人前你可以叫我周宗老,人后叫我一声周姨也无妨。”

    李成柱迎着风的嘴巴被狠贯了几口大风,差点呛到。表情惊诧地看了看身旁的周宗老,她这是干什么?

    周青旋脸色一红,道:“若是宗主不愿意就算了。”

    “恩?没有,周姨好,周姨好啊,听起来亲切。”李成柱干笑着。

    周青旋面上一喜道:“宗主你答应了?”

    “当然,我在仙界也没什么长辈,除了师门和岳父岳母,现在多一个姨出来,我自然高兴。”李成柱掩饰着尴尬,继续说道:“以后宗内的大小事物就要麻烦周姨你多艹心了。”

    “应该的。”周青旋仿佛放下了一件心事一般呼了一口气,面上一片喜色。

    小东西在肩膀上吱吱叫了几声,又闭上了眼睛,李成柱神色一凛,抬头望了望前方,道:“周姨,有人来了。”

    周青旋抬头看看,眼见之处一片空旷,哪有人来啊,元神释放出去也感觉不到,疑惑地望了望李成柱。

    李大老板微微一笑,指了指爬在肩膀上的小东西道:“周姨,这只小家伙对灵压的感应异常灵敏,你我感觉不到,它却可以察觉得到。”

    “哦。”周青旋稍微有些惊诧地望了望小东西,小东西不屑地眯了眯眼睛,将小脑袋塞进李成柱的领口里取暖。

    李大老板微微一笑:“人数不少了,足有数百人。周姨,你猜这些突然出现的人是干什么的?”

    周青旋转转眼珠子,困惑半晌摇了摇头。

    李成柱自语道:“那个宋三玄的玉简应该送到天墉门门主手上了,算算时间,再观这几百人的移动方向,难道周姨还想不出吗?”

    “是天墉门回援的弟子?”周青旋脑袋中灵光一闪,问道。

    “我猜是的。”李成柱大嘴一裂,摸摸下巴,“要不要阴他们一把?反正都阴到这地步了,不能放虎归山啊。”

    周青旋看着这个新认的侄子兼宗主的表情,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合欢宗内,一个弟子面露着喜色急忙闯进议事厅,大声喊道:“各位宗老,大喜事啊,天墉门和齐天阁不知什么原因竟然打了起来了。”

    苏慕丹一拍椅子站起身来,声音颤抖地问道:“什么?再说一遍!”

    这名弟子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兴奋地说道:“苏宗老,天墉门和齐天阁打起来了,血流成河啊。原本我们以为他们在做戏呢,结果一看,死伤无数,看样子是真的打起来了。”

    苏慕丹面上露出一丝微笑:“没想到啊没想到,宗主果然料事如神,几句话就将这两个门派给挑拨了起来。”

    成柳红刚召集完弟子,闯进议事厅内,急忙问道:“苏宗老,天墉门和齐天阁打起来了,是不是真的?”

    苏慕丹点点头,欣喜地答道:“好象是真的,我也才得到消息。”

    甄圆圆眨巴着眼睛,疑惑地问道:“苏宗老,宗主到底让你说了些什么?居然让他们起了内讧?”

    “等下再告诉你们吧,先去看看情况。”苏慕丹心中兴奋异常,急忙往外走去,其他宗老也紧随其后,验证着消息的正确姓。

    苏慕丹心中始终想不明白,即使那几句话对齐正道有威胁,也不可能让他们打起来啊,顶多让天墉门撤走弟子,不再跟齐天阁联手攻打合欢宗,这是苏慕丹所祈祷的最好的结果了。而且这两个当家的也不是蠢人,自己的话有多少份量苏慕丹还是清楚。这下好了,两派居然在合欢宗门口干架,纯属吃饱了撑得,传出去绝对会让仙界中人笑掉大牙的。

    苏慕丹领着一干长老来到合欢宗最后一道防御阵法后,朝外望去,只见场外无论地面天空,密密麻麻挤满了人,不时有鲜血从人群中飞射而出,更多的弟子惨叫着从空中跌落下来。合欢宗负责防御的弟子们面露着喜色围在防御阵法后,咂巴着嘴看得津津有味,不时评论一下哪个弟子厉害一点,那件法宝好看一点。

    苏慕丹笑着摇了摇头,现在这种情况是自己根本就没有预料到的,如果说有人猜到了,那绝对是那个神秘的新宗主了。

    “苏宗老,我们现在怎么办?”成柳红精明地看到一丝曙光,开口问道。

    苏慕丹摇了摇头:“一切等宗主回来再说吧,想必他自有安排。”这个时候自己等人带人出去无论加入哪一方都会出现死伤,苏慕丹揣测着新宗主的意思,觉得不如按兵不动,让他们斗个你死我活的好。

    于是,仙界史上最滑稽的一幕出现了,联合在一起攻打合欢宗的天墉门和齐天阁在合欢宗仅存的半道防御阵法面前起了内讧,对合欢宗这块大肥肉不管不问,斗得不亦乐乎。天墉门门主嘴中叫嚣着要干掉齐正道祖宗十八代,手上仙剑法宝毫不留情地对着齐正道招呼着。

    齐正道也不含糊,一边回敬着马中龙,一边窥探着机会在马中龙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

    细数下来,数千人持续了近两天的战斗中,马中龙已经干挺了齐正道的夫人,强暴了他的老娘,还找了数千人轮歼了他的岳母。战果不可谓不丰厚。齐正道也不是好惹的主,两人的修为差不多,你伤我一次,我伤你一次,只能从口头上找点便宜,这两天的战斗中,齐正道早就鸡歼了马中龙的所有家属,连马中龙也没放过。两位当家领袖现在浑身欲血,看不出一丝一派之长的风范,气喘吁吁,瞪大着牛眼互相瞅着对方。恨不得一剑捅穿对方的喉咙。

    门下弟子门死伤无数,战斗持续的越久,场面越不容易控制,杀到最后,所有存活的弟子们皆双眼赤红,握着飞剑的双手都颤抖了起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一个保本,杀两个有赚头。四千五百人的对峙,逐渐减少到了不到两千人,地面上尸体横布,鲜血渗透了大地,方圆百里都飘荡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周青旋皱着眉头挥散飘进了鼻子中的那股血腥味,即使好战如她在看到远方这森罗地狱一般的场景,也忍不住骇然了起来。

    李成柱早就对这种场景免疫了,在红岩台地上,哪一天看不到这样的血腥场面?红岩台地的战斗更残酷一些。

    周青旋望了望端坐在山丘之上的新宗主,皱皱眉头问道:“宗主,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前两天在路上碰到了天墉门的五百弟子,结果被宗主一场伏击战,一个没剩,那五百合欢宗弟子一个个战果丰厚,每人都抢了一些戒指和元婴,弟子们俨然变成了仙界的抢劫队伍,有了这样好处,巴不得整天跟着这个新宗主到处打劫去。现在宗主回到合欢宗门口也不进去,在坐在这里看着那边的战斗,都一天一夜了,周青旋内心的战意也早已被血腥刺激的有些麻木了。

    “等,再等半曰!”李成柱从戒指中拿出两颗打劫来的灵果,递给周青旋一颗,然后放在嘴边吧唧一声咬开,吃的津津有味。

    周青旋叹了一口气,将灵果放进戒指之中,急噪不安地在他背后度着步。

    齐正道满面怒容地盯着马中龙,再转头看看依然混战的弟子门,开口骂道:“马中龙,你要老子跟你说多少遍?我们都中了那小子的歼计了,你我在这里斗,占便宜的到底是谁?犬子在他手上,我没有办法不这么做,但是你呢?为什么要苦苦相逼?你看看左右,你看你的弟子们,还剩下多少,这一战之后,你我还有什么余力保住自己的门派?”

    马中龙手上仙剑一挥,凄凉一笑:“齐正道,老子落得如此田地是谁的错?谁怂恿我来攻打合欢宗?又是谁临阵退缩陷我天墉门于万劫不复的境界?保住自己的门派?你妄想!哈哈,那小子早带人将我天墉门洗劫一空,就算我退兵回去,拿什么去发展?”

    齐正道微微一声叹息,有些怜惜地看了看马中龙,不说这个粗人,就说自己,还不是照样入了那小子的套,搞成现在这地步,都是那小子一手策划的。

    仙界之大,比歹毒和阴谋,没人能比得上那小子啊。齐正道仰天一声长叹,定定眼神开口问道:“马中龙,你真要和我齐天阁拼个你死我活不成?”

    马中龙哈哈大笑:“老子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说话间,双手结印,一柄晶莹闪亮差不多透明的细小软剑环绕在马中龙的身边。

    齐正道面色一凛,惊诧道:“莫邪宝剑?”

    马中龙得意一笑:“齐正道,没想到吧,莫邪宝剑居然在我手上,既然你认出这柄剑,自然知道它的威力!”

    齐正道面色从未有过的严谨,紧紧地盯着细小透明到看不清的软剑,他自然知道这柄宝剑的威力,光华闪过,人头落地,防不甚防。修仙界的一件传奇仙器,位列六品,只是不知道这柄剑怎么会在马中龙的手上。

    马中龙有了这件仙器助阵,自己麻烦可大了。齐正道急速地思考着对付莫邪宝剑的对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可以完全保证自己安全的方法,一时间,齐正道有些惧怕了起来。

    “那是什么仙器?”李成柱面上挂着贪婪,指了指马中龙手上的莫邪宝剑,向周青旋开口问道。直觉上,这件仙器威力不小。

    “莫邪宝剑,曾经是一位仙君的武器,五千年前那位仙君在对阵天使军团阵亡之后便失踪了,没想到落到他的手上了。”周青旋答道。

    李大老板抹一把嘴角的口水,乖乖,仙君的武器啊,仙君出品,必属精品!

    “几阶的?”在李大老板的猜测中,这件仙器至少也是九阶的。

    “六阶!”周青旋轻轻的答道,随即一笑,“这件仙器之所以被那仙君使用,是因为它的神出鬼没,防不甚防,传言光华闪过,人头落地。是暗杀和偷袭的绝好助力。”

    六阶,也不错了,自己手上现在最好的也只两阶的,四阶仙器长虹索还被元木大仙拿跑了,不知哪一年才能还回来,要是多了这件六阶的仙器,咳咳!

    李成柱呼地从山丘上站起,眼中冒着光芒,大手一挥:“走!”然后急速地朝那边飞了过去。

    周青旋微微一笑,这个新宗主啊,根本就不掩饰自己的贪婪,实在是可爱。

    齐正道簇着眉头紧盯着马中龙,将全身的灵气布满,所有法宝皆已放出,做防御状。

    马中龙嘴角挂着一抹轻藐的笑容,手上一翻,围绕着他飞舞的莫邪宝剑流光一闪,便消失不见。

    齐正道心头一突,自己根本看不清这件六品仙器的移动轨迹,下意识地将所有法宝挡在自己脖子之处,但是紧接着一股由丹田处传来的冰凉感觉让齐正道脸色一变,瞬间施展出瞬移,那冰凉的感觉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紧紧地跟随着自己,任由自己如何努力都摆不脱。正准备用护体灵气抵挡住这一击的时候,身边突然闯进一个身影,随即耳中传来叮当一声脆响。光芒再次在自己眼中闪过,莫邪宝剑回归到马中龙的身边,铮铮地打着转,不停地抖动着。

    “李宗主。”齐正道热泪盈框,伸出双手将眼前的身影狠狠搂进怀中,大手拍得他的厚背砰砰响,“你可来了,再晚来一步,老子可就要被他捅一剑了。”

    李大老板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手上持着自己的流星剑,流星剑也忍不住一阵颤抖,刚才挡住的那一击威力实在是大,差点将自己的仙剑击出手去,六品仙器,名不虚传啊。拍拍齐正道的肩膀,挤挤眼皮:“放心,我怎么会让你受伤呢。”语气一顿开口继续说道:“我还指望着我的天机石矿脉和果圆呢,没有了你,谁给我啊?”

    齐正道咬咬牙道:“你们的事我不管了,我齐天阁弟子死伤无数,现在我就要带弟子们撤退了,李宗主,此地之事,你自行解决。”

    “别啊。”李大老板微微一笑,伸手拉住齐正道的胳膊,指了指那边混战的弟子们道:“齐阁主,所谓送佛送到西,都打成这样了,你要是撤退,传出去齐天阁的颜面何在啊,不如趁此机会,你我联手,将天墉门给灭了再说。”

    齐正道脑袋摇得象拨浪鼓:“不了,这趟浑水我不趟了,还是李宗主你自己解决吧,齐某这就告辞了。”

    李成柱冷冷一笑:“齐阁主若是就这么走了,你的宝贝儿子说不定会很想念你这个老子的,情绪一激动,难免会发生点什么事,若是我门下弟子下手万一收不住,那就可糟了。”

    齐正道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紧盯着李成柱,李大老板面上挂着笑容回望着他,眼皮眨也不眨。

    齐正道叹口气:“妈的,怎么碰到你这个歹人?罢了,叫你的弟子出来,我齐天阁弟子在一旁协助!”

    李成柱哈哈一笑,拱手道:“齐阁主深明大义,助我合欢宗铲除修仙界败类,框扶天下正义,传出来也是一壮美话啊。”

    马中龙眼见这个突然窜出的小子对自己看也不看,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却畏惧他能挡住莫邪宝剑的实力,一直不敢枉动,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合欢宗的新宗主。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马中龙怒吼一声:“妈的,你就是合欢宗宗主是吧?看招!”

    光芒再次闪过,李成柱一个瞬移挪移开去,元神紧紧地跟随着那飞过来莫邪宝剑,这六品仙器的威力李成柱也不敢小阕,还没看到移动轨迹便已经近身,情急之下,李成柱也只能靠瞬移来躲避这莫名其妙的攻击,同时嘴中喊道:“周宗老,令其他宗老带领弟子配合齐阁主,将敌人一网打尽!”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