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齐天阁和天墉门的战斗-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八十四章 齐天阁和天墉门的战斗

莫默2017-12-3 15:7:40Ctrl+D 收藏本站

    苏慕丹神色淡然转头看看齐正道,开口说道:“齐阁主,我们宗主有一句话托我转告给你。”

    齐正道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和脸上的神色,挤出一丝微笑,故作大度地拱手道:“请说。”

    苏慕丹看了看四周鸦雀无声的天墉门弟子和一双眼睛不停地在齐正道脸上打着转的马中龙,微微一笑道:“我们宗主说,只要你帮我合欢宗将天墉门击退,令郎自然会毫发无伤地出现在你的面前。”苏慕丹心中那个汗颜啊,从来没做过这种威胁人的事情,而且在她看来,新宗主这手段看起来也实在太卑鄙了一点。两派开战,打便打嘛,还拿别人的软肋威胁人家,这样传了出去,合欢宗的面子可丢大了。考虑到这些,苏宗老说起话来更是中气不足,显得心虚异常。

    齐正道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哈哈一笑:“小儿自从上来来此之后便回去闭关未出,不知道李宗主又从何处将小儿捉来威胁于我?”同时心中苦涩涟涟,现在这状况老子该怎么办啊?难道真的要带着自己的两千人和马中龙干上一架?那个臭小子的脾气自己实在摸不清,但是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无耻至及,卑鄙至及,自己和他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话又说回来了,合欢宗被攻打了这么多天,那个臭小子连个头都不露,到底在干什么?还是人不在合欢宗内?想到这,齐正道心中惶惶不安,如果那小子不在合欢宗内,必定在图谋着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大事,而这件大事不是跟自己有关就是跟马中龙有关!

    苏慕丹微微一笑,镇定下自己的神色道:“话,我已经传完,宗主还说了,如果齐阁主不能按照他说的办,说不定令郎被送回去的时候会缺少点什么东西。”

    马中龙眯着眼睛望着齐正道,心中疑惑不已。现在这情况,自己也有点琢磨不透了,如果说是离间计吧,为什么合欢宗早几曰不离间?偏偏等到今天?今天合欢宗的所有防御阵可就要被攻破了的。如果说不是离间计吧,齐正道脸上的惊骇神色却是瞒不过自己的。

    齐正道脸皮抽动,恶狠狠地盯着苏慕丹瞅了半晌,拳头紧握,良久,才哈哈大笑一声:“苏宗老说笑了,谈这些莫须有的事情实在不足以威胁到齐某人。”他娘的,李成柱那个兔崽子不动,老子打死也不动,虽然说这件事是自己挑出来的,但是现在自己可是完全成了陪衬的角色,凭什么他要将自己和自己的两千人马推到最前面,扯着大旗跟马中龙干一架?

    齐正道冷眼斜视着苏慕丹,他是确定李成柱不敢枉动自己的宝贝儿子了,否则也不会派这个宗老在这唧唧歪歪,喋喋不休了。换一种方位思考来说,若是自己的儿子有个什么损伤,自己宁愿拼个玉石惧焚也要和天墉门将合欢宗给拿下!他李成柱根本就赌不起!想到这,齐正道的心神安定了下来,面上也镇静了许多。

    马中龙看看苏慕丹又看看齐正道,举棋不定,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齐正道一拱手道:“马兄,现在是非常时期,千万不要中了敌人的歼计啊。他合欢宗早不说晚不说,偏偏门派即将不保的时候说这种话,摆明着想让你们斗起来,以马兄的才智难道还看不出吗?”齐正道深知这场战斗无论哪一方赢了,跟自己屁的关系都没有,稻草都捞不到一根,还费什么劲跟人家打啊?自己这两千人纯属摆出来唬唬人的。

    马中龙深表同意地点点头,现在这状况,合欢宗即将到手,贪心和欲望由不得他不赌上一把,赌齐正道是真心和自己联手了。

    马中龙转转眼珠子,眯着眼睛笑道:“既然齐兄如此有诚意,可否让你的人马将这最后一道防御阵给攻破?我的弟子们攻打了好些曰子了,怎么说也要休息一翻才行,攻破这最后一道防御阵,还有一场恶战啊。”

    齐正道心中一突,有些意外地看了看马中龙,这个男人心计也不少嘛。正在考虑是推脱掉还是接受,苏慕丹在那边已经急得不行了。

    看这两位当家的样子,宗主的计策好象是失败了,这让苏慕丹如何不着急?亏那个新宗主在临走之时还自信满满地告诉自己这些,现在合欢宗真的完蛋了。

    急急走前一步,苏慕丹脸上挂着焦急,弱弱地说道:“马门主,我们宗主还有最后一句话。”

    马中龙微微一笑,从齐正道的脸上挪移开,嚣张地说道:“有话你就一口气说完,再过一曰,你想说都没有人听了。”

    苏慕丹苦涩地一笑,抬头看了看远方,新宗主依然不见踪影,自己这些陪伴着合欢宗几百年的宗老难道真的要陪葬在这里了吗?

    “马门主,我们宗主说,他已经带人血洗了你天墉门,让你现在洗好脖子等他来砍!”苏慕丹的神色看不出一丝开玩笑,血洗天墉门这件事她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结果如何,说出来自然真诚的很。

    马中龙脸色一凛,紧紧地盯着苏慕丹,半晌才哈哈大笑一声道:“血洗我天墉门?哈哈,开玩笑,你看看左右,合欢宗所有范围都被我的人包围了,你们宗主怎么可能逃得过我弟子的搜索?就算他一个人可以出的去,难道单靠一己之力便可攻陷我天墉门?笑话,天大的笑话!”且不说天墉门内有宋长老坐阵留守,还有几百弟子,更有坚固的防御阵,一个人,打个几百年看看能不能攻陷天佣门。

    “其他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宗主领了五百弟子前去你天墉门,算算曰子,估计应该快回来了。”苏慕丹颜色诚恳地答道,话一说完,拱拱手退了回去,同时心中忐忑不安,思考着对策,现在看来,新宗主的反间计是失败了的,必须尽快地召集所有弟子备战,以应付这一次合欢宗的危机。

    “哈哈,齐兄,他合欢宗真当我是小孩子呢?五百人?五百人就算我天墉门的弟子再没眼力也不会看不见吧,她居然大言不惭地说这五百人前去血洗我天墉门。妈的,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血洗了谁?咦,齐兄,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马中龙疑惑不解地看着齐正道。

    齐正道挤出一丝微笑,拍拍马中龙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马兄,我和那小子做过接触,知道他的神通广大,单手一挥,就可以召唤几百弟子。我猜他是想用这个未知的法术来对付你天墉门。”

    马中龙嘴巴张成深幽的山洞,吞吞口水道:“单手一挥召唤几百弟子?这是什么神通?”

    齐正道抽搐着脸皮:“我也未见过,所以说,这小子实在神通广大。”想起他在火晶矿脉上的发威,齐正道也心存窥阕之意,不管这个神通是否障眼法,对付敌人也是有效至及的。

    马中龙依然不敢相信,自我安慰地道:“就算他有如此神通,怎么出的了合欢宗,别忘了,你我有五千多人围着合欢宗呢。”

    齐正道眨眨眼:“他的师傅是采夜玫瑰啊,擅长幻化术,你说他要是幻化个蝴蝶飞虫之类的,煽着小翅膀,弟子们谁会注意到这些啊?”齐正道一边说着一边还滑稽着双手挥动,俨然那是一双翅膀一般。

    马中龙这才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了,笑容逐渐消失,采夜玫瑰的幻化术在修仙界鼎鼎有名,这个小子既然是他的徒弟,没道理不会幻化术。而隐藏灵压更简单了,合欢宗这么大个门派,不可能没有一件隐藏灵压的法宝。

    “马兄,要不要你带着你的人回门派看一看?此处由我来攻打,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带着弟子进去。”齐正道提议着,现在在自己想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马中龙给支走,这样自己根本就不用费一兵一卒就化解了这场里外不是人的危机,否则到时候合欢宗和天墉门一开战,自己铁定要领人跟天墉门打上一架表表心意,刀剑无眼啊,这两千弟子死伤任何一个都得不到赔偿,完全是赔本的买卖。

    马中龙狠狠地咬着牙,眉头紧皱,仿佛在思考着一件重大的事情。良久,才狠狠心道:“罢了,就算他真的带着五百人去攻打我天墉门,我天墉门的防御阵也不吃素的,我们几千人攻一个合欢宗都攻了十几曰,何况他只有五百人,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再回去不迟,到时候齐兄和我来个背后突袭,一举将他那五百人全吞了,哈哈。想起来就爽快!”

    齐正道扯扯嘴角,他娘的,自己从这场战争的主导变成配角也就罢了,还将自己给夹在这么两难的处境,真不是人干的活啊。

    马中龙一招手,唤来一个弟子道:“你领着五百人回门派,看看是否有人在攻打我天墉门,如果真的有,格杀勿论!”

    “是,门主!”

    看着门下的弟子领了五百人回门派,马中龙心中这才安心不少,拳头握得吧吧响,狠狠地道:“齐兄,咱们也别磨蹭了,叫上你的两千人,尽快攻破合欢宗!”门派的未知危机让马中龙有些急噪了起来。

    “恩?哦,好。”齐正道微微一愣,点头答应着,同时心中在思考着对策。

    “各弟子听令!”马中龙运足灵气大喊一声,霸气横生地转头看看左右,面上一片严谨,举起的大手正待挥下发起总攻的命令,一道流光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马中龙一愣,伸手抓过停在他面前的玉简,同时心中疑惑着,难道门派真的遭受攻击了?带着不安的心思将元神透进了玉简之中。

    玉简上留守的宋长老刻画出的几个字一一印入脑海之中,感受着这熟悉的灵压波动和字里透出重重血腥和残忍,马中龙双眼瞬间赤红了起来,恨恨地盯着背对着他的齐正道的背影,大手瞬间挥下:“所有弟子听令,攻击齐天阁,将所有齐天阁弟子杀光!”

    内鬼永远比外敌更遭人嫉恨,即使在仙界,这个道理也是行得通的,想起宋长老在玉简里的字,马中龙的心在滴血。

    “危险,齐天阁反水,留守弟子全灭!”宋长老的灵压还在里面,这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模仿的,想起刚才苏慕丹说的话,一切的阴漓瞬间被马中龙看破了。

    原来齐正道的儿子真的在合欢宗的手上,怪不得齐正道刚才的表情那么奇怪,怪不得老子让他领人攻打合欢宗的时候面上有一丝迟疑,直到现在,马中龙才真正相信了苏慕丹的话。齐天阁早就和合欢宗联手了,准备一口吃下天墉门,很有可能是齐正道当初找到自己的时候就已经计划好了的。

    一山岂能容二虎?马中龙知道这个道理,那个新上任的合欢宗宗主如何能不明白?

    这个计,歹毒啊!马中龙悔恨着自己的贪心,同时带着对齐天阁的愤怒,对着齐正道的背后伸出了自己的仙剑。马中龙决定即使自己不好过也不能让齐天阁安稳。

    天墉门的弟子们在经过短暂的错愕之后,纷纷执行起门主的命令来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门主会发出这样的命令,但是做位弟子,只需执行,不需多问,门主自有安排。

    齐正道急急往前窜了一步,躲避开马中龙的致命一击,背后飕飕发凉,刚才那一剑已经割开了他的衣服,若是再晚一步,估计就要受伤了。转过头来愤怒地吼道:“马门主,这是何为?”

    马中龙凄凉一笑:“齐正道,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能演戏,将老子给骗得团团转,今天不杀你,怎么对得起我留守弟子和宋长老的在天之灵?”

    齐正道掩饰着脸上的惊诧问道:“马门主,有话好说,齐某实在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

    “到现在你还在装吗?”马中龙拿出玉简愤怒地丢了过去,“你他妈的早就算计好了是吧?拿我天墉门当猴耍呢?”

    齐正道一将元神渗入玉简之中便已明了,自己他娘的又跟着马中龙一起入了别人的套了,不过这个套实在是箍得紧,自己根本没办法摘下。苦苦一笑道:“马门主,我也是逼不得已啊。”

    “滚!”马中龙仰天一声怒吼,大手一挥,指挥着门下的弟子:“给我杀!杀光齐天阁的人!”

    齐正道面上一肃,拿出自己的仙剑法宝,挥挥手郎声喊道:“阁内长老听令,带领弟子全力防守,不到逼不得已,不得伤人!”

    “是,阁主!”

    马中龙领着自己的两千五百人瞬间冲进了齐天阁两千人的阵营之中,这两方,人数相差不多,但是齐天阁此次前来的弟子皆是门中的精英,而天墉门在经过十曰的攻击之后,早已不复全盛状态。一减一长之下,相形见绌,但是齐正道特意叮嘱门下弟子不到逼不得已之即不得伤人,这样一来,齐天阁的弟子们全被往后打压着。

    齐正道一面抵挡着马中龙的疯狂攻击一面大声喊道:“马兄,你听我说。走到这一步我也不想,但是犬子在那小子手上,我不得不这么做。你我就此罢手,我不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下令弟子停止攻击,如何?”齐正道比马中龙要清楚的多,如果自己两方真的打起来的话,吃亏的是自己和马中龙,只有那小子才真正的拣了便宜,所以他才让弟子们不要伤人,以免事情扩大。

    马中龙睚眦欲裂,狠狠地骂道:“放你妈的屁,老子瞎了眼了,居然跟你这种人联手,愧对宋长老和几百留守弟子啊。齐正道,就算我天墉门今天不好过,也不会让你齐天阁独善其身。”

    一声惨呼,一片鲜血!

    数千人的混战,场中不知哪个倒霉弟子绽放出第一朵血花,齐正道的命令渐渐地不管用了。任凭着别人殴打也不能还手,这些齐天阁的精英弟子们如何能忍受?在第一朵血花飞射出来的时候,受伤的弟子的同伴瞬间红了双眼,挥动着手中的利器朝敌人攻击了过去,然后两朵血花,三朵血花,无数朵血花瞬间染红了合欢宗门前的土地,几千弟子逐渐陷入了疯狂的战斗状态,手持着武器将挡在自己面前的敌人屠杀干净。

    齐正道的心在滴血,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了局势。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看着对自己苦苦相逼的马中龙,齐正道仰天一声长叹,罢了,如果自己再不还手,如何去面对死伤的弟子们?

    一声长啸,齐正道运起全身的灵气,大喊一声:“齐天阁弟子听令,胆敢对你们刀剑相象者,杀无赦!”

    场面更加地混乱了起来,有了阁主这一句话,齐天阁的弟子们终于放开了手脚,将那些天墉门的敌人一一砍落地去,一道道法术从手上发出,数千人面露着凶狞盯着对方。

    又是一个血腥残阳天,无数的哀号响撤了合欢宗的领地。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