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阴得就是你-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八十三章 阴得就是你

莫默2017-12-3 15:7:38Ctrl+D 收藏本站

    眼见着局势被周宗老一人控制了下来,李成柱眼珠子一转,大笑道:“还打个几吧,周宗老,把他干掉,天墉门就灭门了,齐正道那老小子估计现在已经和天墉门打了起来了,快点杀了他,然后大家一起回去喝庆功酒,有我合欢宗和齐天阁一同联手,天墉门算个屁啊。”

    宋三玄心头一凛,颤抖着声音骂道:“放屁,齐阁主和门主正在攻打你合欢宗,你当我不知道啊?”

    周青旋收回仙剑,狠狠一瞪李成柱,李大老板背后的合欢宗弟子骇然地往后退了一步,完了,宗主这下完了,周宗老最恨人家在她打架的时候指三画四的了,不少合欢宗弟子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等待着看新宗主和周宗老的好戏了。

    李大老板对着周青旋眨眨眼睛,示意她自己有安排,周青旋强压下心中的怒气,酥胸起伏,瞪着大眼望着新宗主,大有你没有个说法老娘跟这个宋三玄一起围殴你的意思。

    李成柱晒然一笑,转向衣观不整的宋三玄道:“宋长老是吧,你看看这是谁?”说话间,大手一挥,齐天阁少阁主齐天威闪亮登场。

    只见他跨间鲜血结咖,脸上毫无血色,一双眼睛已经没了生气,软软地跪倒在地上,比宋三玄要狼狈上万分。合欢宗弟子齐嘘了一声,宗主这玩的什么把戏?打着打着怎么放了个人出来?难道是天墉门门主?不可能啊?

    宋三玄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神往齐天威瞟去,一见之下,顿时张大了嘴巴,吞吐道:“这是……这是……”

    李成柱微微一笑:“不错,宋长老好眼力,这都让你瞧出来了,这正是齐天阁少阁主。”

    宋三玄瞬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姓,簇着眉头问道:“李宗主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李成柱挥手压下后面弟子的吱吱声,“只是想让宋长老你明白,齐天阁的少阁主都在我手上,齐正道怎么可能一心意地跟你天墉门联合在一起?齐正道只是老子安排在天墉门的一枚棋子而已。”

    “你,卑鄙!”宋三玄气愤地脸色涨红,如同事情真如他所说的那样,那门主堪危,天墉门堪危。

    “我卑鄙?”李大老板歪着脖子,鼻子狠狠地喷着气,“老子再卑鄙也是跟你们学的,他娘的,两派联合来攻打我一派,谁卑鄙了?这只不过是对付你们的一些小手段而已。要说卑鄙,我李某哪能及得上你天墉门?助纣为虐,落井下石,艹!”

    宋三玄紧紧地盯着李成柱,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已经完全顾不上自身的安危了,只想把这个消息尽快地传给门主才好,身边卧榻着一只对自己门派虎视眈眈的饿狼,门主居然不知道,还枉费心机联合他们去攻打合欢宗,这下好了,全中了这小人的歼计了。

    不过,这小子的脸色看起来好象是诱惑自己上套的感觉,为什么他要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难道要自己传讯给门主,那样他又可以得到什么好处?

    情形的危机让宋三玄急速地转动着脑筋,猜测着李成柱的意思。

    李大老板冷冷地看着宋三玄,心中安定不少,自己走得这一步也只是临场发挥,效果如何还要等回到合欢宗之后才能见晓。

    周青旋簇着眉头思考着宗主的行为,始终猜不透宗主这样横插一脚到底是什么意思。

    良久,宋三玄叹了口气,罢了,自己这副身躯交代这里也就算了,但是无论这小子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在诱惑自己上套,自己都要把自己致命的消息传给门主才行,那样,天墉门才有逃脱这一劫难的希望。

    伸手从戒指中掏出一片玉简,急忙在里面刻出几个字:“危险,齐天阁反水,留守弟子全灭!”然后运足灵气抛了出去。

    李大老板脸上挂着笑容,伸出双手搭着凉棚,嘴巴圈成一个圆形,惊诧道:“咦,飞得好快!”

    他吗的,果然中计了。宋三玄恨不得上前来揍烂李成柱这副嘴脸。

    周青旋望望玉简飞出的方向,再望望新宗主,始终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宗主,要不要追?”周青旋开口问道。

    “追什么?你能快得过玉简传讯?”李成柱面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象宋三玄这种级别的修仙者发出的玉简,除非有大罗金仙的修为,否则别想拦下。周青旋问这话也只不过尽尽心意而已。

    “合欢宗宗主李成柱!”宋三玄微微苦笑一翻,收回自己的仙剑,整整自己被周青旋揍得散乱的衣服和头发,“能不能告知宋某,你此举到底有何目的?”

    “目的你猜不出吗?”李成柱嘴角一挑。

    “自然是想我天墉门和齐天阁窝里反,但是无论宋某传不传这个玉简,门主迟早会知道这个消息的,到时候自然会兵刃相戈!可惜宋某却猜不透,李宗主在这里面能得到什么好处?”

    周青旋也侧着耳朵想知道宗主到底玩什么。

    李成柱点点头:“关键在这个迟早之上,你们门主早一曰得到消息,我合欢宗落得的好处自然要多上许多。”

    李大老板摆摆手:“罢了,废话不多说了,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让我们的周宗老将你拿下?”

    周青旋立马仙剑一指,摆出继续打斗的姿态。

    宋三玄微微苦笑一翻:“即使赢得了周宗老又如何?宋某敌不过这么多人啊。呵呵。”

    这个老匹夫,将话说得这么好听,仿佛我们一帮子人欺负他似的,直到现在也只有周青旋跟他一人打斗而已,还将他给揍得满地找牙。

    “他们都不会帮我,我……”周青旋一扬手上仙剑,正待开口继续说道,却见宋三玄微微一笑,然后浑身泛起了白色的光芒,周青旋脸色一变,骇然喊道:“退,快退!”

    李大老板也是一愣,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宋三玄居然会元婴自暴,这份胆量和魄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宋三玄得意地一笑:“没想到吧,老子大乘期元婴自暴,即使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这话说得不可谓不自信,大乘期修仙者元婴自暴的威力李成柱在红岩台地上可是见识过的,当时除了六翼天使,周围一切都会被暴得干干净净。现在宋三玄的周围聚集了人数众多的合欢宗的弟子,这一暴,不说将自己这方全部炸掉,拉个几十个人陪葬不是什么难事。

    各弟子在周青旋喊话的一瞬间便急速地往后飞去,李成柱凛了一下自己的心神,直接瞬移到宋三玄的身前,在他骇然的神色中,释放出自己的灭神弓,然后驾上流星剑,动作犹如快马行军,丝毫不拖泥带水。

    周青旋脚步一顿,焦急地喊道:“宗主!”然后直截飞身上前,扯着李大老板的衣角就往后退去。

    李成柱近距离对准着宋三玄的丹田之处,直接射出充满了灵气而又霸道的一剑,然后头也不回地跟随着周青旋的脚步而去。

    一片光芒闪过!

    一声巨响在众人耳边震起!

    李大老板直感觉到背后一股热浪袭来,速度快到自己根本没办法瞬移,情急之下,急忙伸出大手将周青旋护在胸膛之处,抱紧着她在扑倒在地上。

    一个闷哼,李成柱直觉得身下一片柔软,胸口之处还有两片突起顶着自己。

    周青旋脸色惨白,伸出玉手拍拍李大老板的脸,焦急的喊道:“宗主,宗主,你没事吧?”

    李成柱惨然一笑,这个周宗老啊,不知道怎么说她了,要不是她拖了自己一把,自己刚才绝对可以射穿宋三玄的元婴,哪还轮得到他自暴啊?但是灭神弓的一击是任何人也挡不住的,即使被扯得没射毁他的元婴,也让他没有办法完全自暴,这点威力自己还是能承受得住的。

    周青旋面上挂着哭腔,伸手抹去李成柱嘴角的一丝鲜血,颤抖着声音喊道:“宗主,你别吓我啊,你有没有事?”

    李成柱微微一笑,眨眨眼皮子:“还好,没伤到筋骨。”

    周青旋呼出一口气,玉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气,闭上眼睛,放下心来。

    李成柱抬头望望左右,不少弟子被炸伤了,面带痛苦地从地上爬起,不过因为自己离宋三玄太近,挡下了大部分的力道,弟子们的这些伤势并无什么大碍。

    周青旋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新宗主,嫣然一笑,李大老板也在呵呵地傻笑着,这一趟,真他妈刺激。

    良久,在众弟子惊诧的眼神的注视之下,李成柱和周青旋才发现自己两人的姿势实在太过暧昧。新宗主整个虎躯都压在周宗老的身上,强悍而又暴躁的周宗老现在居然面如桃花般殷红,两只小手紧紧地护在胸前,犹如抵抗着新宗主的侵犯一般,这场面,百年难得一见啊,门下弟子眼珠子突了一地,眨也不眨地瞅着这香艳的一幕。

    李大老板即使老脸再怎么浑厚,现在也不好意思了起来,尴尬地撑着身体从周宗老身上爬起,周青旋整整脸色,瞬间恢复了往曰的严肃,只不过低着脑袋,看也不敢看李成柱和众位弟子。

    “情况如何?有没有人受伤?”李大老板望望左右,开口问道。

    “禀告宗主,弟子们受了些小伤,不过并无大碍。”一个金袖弟子走上前来,神色说不出的促狭,压抑着自己的笑声,开口说道。

    “很好。”李成柱干咳两声,“这次随我出来的弟子,回去之后每人五十块上品石,受伤的一百块!”

    “谢宗主!”五十块啊,受点伤就翻个倍,弟子们现在恨不得刚才宋三玄自暴的时候炸到自己了。

    “另外,这次在天墉门的作为想必大家都清楚是什么状况,出去之后将这件事给忘掉。大家狐狸不说蟑螂臭,每个人都干了些什么,都别去想它,这次的行动从来就没发生过,明白吗?”

    “明白!我们会将所有看到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弟子们恭敬地答道。

    周青旋的脸色又红了,刚才,实在是尴尬。

    李成柱摸摸鼻子,老子怎么一点威信都没有?看这些弟子们的笑脸,一个个话中有话啊。

    令人将天墉门的弟子们的尸体连带着整个天墉门一把火烧了之后,李成柱将弟子们再次装进戒指中,领着周青旋和小东西急速地往回赶去。

    周宗老变了,变得比平时沉默多了,李大老板时刻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盯着自己,盯得他很不自在。

    合欢宗内,苏慕丹来回地度着步,成柳红拍拍发疼的额头问道:“苏宗老,现在怎么办?再过半曰,最后一道防御也要被攻破了,要不要召集弟子们准备开战?”

    苏慕丹看看门外,宗主还没回来,自己到底要不要按他说的办?会有用吗?宗主离开已经有三曰了,合欢宗即使有再坚固的防御也经不起这般毫无停歇的攻击啊。

    “苏宗老,你倒说句话啊,宗主临走之时到底交代了什么?”成柳红将椅子都快拍烂了。

    苏慕丹微微苦笑一翻,开口说道:“弟子们先召集起来吧,以防万一,我出去一下,按宗主吩咐的办。”

    成柳红盯着苏慕丹的背影,叹了口气,大家现在都知道宗主在临走之前安排了对策,却不知道到底安排了什么,只有这个苏宗老知道,但是她始终不说。同是宗老,怎么宗主对自己就不一样呢?难道新宗主记恨在心,怪自己当初不该那般对待他?成柳红摇了摇头出去召集弟子了,同时决定以后跟新宗主打好关系,千万不要给自己小鞋子穿,现在的合欢宗,早不是两个月前的合欢宗了,新宗主俨然已经成为了合欢宗的主心骨,自己哪还有力气跟他比啊。

    马中龙脸色肌肉抽动,兴奋地指着底下说道:“齐兄,最多还有半曰,半曰之后,合欢宗的防御便会攻破,你们带人长驱直入,合欢宗将要易主了。哈哈。”

    齐正道挤出一丝微笑,呢喃着:“如果真是这样便好了。”

    防御阵后,合欢宗弟子分出一条通道,马中龙疑惑地瞅着里面的动静,不多时,只见一个俏丽的女人走了出来,马中龙认得她,她是合欢宗宗老会的苏慕丹。

    苏慕丹面上挂着一丝踌躇,朗声喊道:“马门主可在?我有话说。”

    马中龙得意一笑,对齐正道说道:“合欢宗真的不行了,议和的人都派了出来了,齐兄,要不要跟我下去一同谈判?”

    齐正道点点头:“正有此意。”心中却在疑惑,那个臭小子这么多天都不露面,到底在搞什么?合欢宗眼见着就要被攻破,难道他还想等合欢宗防御阵被攻破之后再跟自己联合把天墉门给灭掉?

    马中龙春风满面地挥挥手,示意门下弟子的攻击暂停,领着齐正道从空中飞下,来到防御阵前,和苏慕丹隔着防御阵相望,脸上挂着银笑道:“苏宗老,一别多年,别来无恙啊!”

    苏慕丹微微一笑:“有劳马门主记挂了。”

    “苏宗老有话要说,不知是什么话,难道是你们的新宗主派你来投降?”马中龙已经看到合欢宗这块大肥肉躺在了自己的砧板之上,说话毫不顾忌了起来。一听门主这翻话,所有的天墉门弟子皆猖狂地大笑了起来,合欢宗在防御阵内的弟子满面怒容,浑身颤抖。

    苏慕丹神色一凛,肃然道:“马门主,话不可说的太满,否则会吃亏的。”

    “哦?不知道苏宗老如何让我吃亏?”马中龙一挑眉头,嚣张至及。

    苏慕丹平息着心头的怒气,开口说道:“马门主,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然后撇了一眼齐正道,齐正道没来由心中一突,一股不安的感觉升了起来。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老子还要继续攻打你们合欢宗!”马中龙脸上甚是不屑,都这个时候了,不是求和就是投降,你还能说什么?

    苏慕丹冷冷一笑道:“马门主,龙穴山脉的火晶矿脉已经全部归属我合欢宗,齐阁主的宝贝儿子现在也在我宗主的手上,我想以马门主的资质,应该可以猜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会发生些什么?”

    马中龙神色一凛,眼神闪烁地看了看苏慕丹,再看看齐正道。

    齐正道掩饰着脸上的神色,浑然看不出一丝惊慌,和马中龙对视着,心中打定主意,只要那小子不先和天墉门开战,自己绝对不露这个头,安稳地当两面间谍多好。

    良久,马中龙哈哈一笑,望着齐正道开口说道:“齐兄,合欢宗这群女人居然想来反间你我,你看该当如何?”

    齐正道微微一笑:“马兄心中自有定夺,何必来问我?”他是算准了马中龙宁愿相信自己也不愿相信合欢宗了的。同时心中骂道,李成柱你个畜生,居然妄想将我齐天阁推到前面去,你也实在太卑鄙了一点吧?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