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即将回归-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四十五章 即将回归

莫默2017-12-3 15:6:24Ctrl+D 收藏本站

    经过这样匪夷所思的事件,李成柱还真的提心吊胆了好几天,生怕霓落红清醒之后会来找自己算帐,再怎么说,人家也是玉兔一族圣母,如果因为这件事情翻脸的话,虽然自己并不是畏惧,但是自己的利益可就要大打折扣了。而整件事情根本上来说,简直阴差阳错到了极点,李大老板的本意只是试验下新炼制成功的符纸而已。并没有对那具娇躯有窥阙之意。李成柱暗自安慰着自己,这不算是[***],顶多只能算通歼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霓落红的那副躯体真的很让人消魂,尤其是在圣母行宫中做那种事,思想上更添一种偷情的刺激,让李成柱回味久久。

    同时代价就是一直在房间中实验符纸的李大老板再也不敢随便出门了,生怕碰到霓落红。李成柱犹如一只鸵鸟一般将自己隐藏在水如烟的房间之中,一边心中思索着对策一边炼制着符纸。

    通歼事件过去了好几天,新圣母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李成柱通过水如烟旁敲侧击,得之新圣母这几天身体抱恙,一直在圣母行宫中没出门。凡是有点修为的人身体机制上很少会出现问题的,象新圣母,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身体抱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但是圣母说的话,不是真的也变成真的了,所以,虽然有人对此表示怀疑,却没人敢去追问。只有偷着乐的李大老板知道真正的原因。

    初为妇人,估计怎么着也得适应一段时间才能稳定下来自己心中那股惊慌的心态。而且李成柱也就催情符的负作用问过乌正德,比如说中了之后会不会神志不清,眼中只剩下欲望之类的。乌正德对此的回答却是:催情符虽然可以调动人的情欲,但是中了之后人的思想依然清晰,没有银仙散那般霸道。

    这个消息让李成柱恨恨不已,霓落红现在肯定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的。不过她不来找自己,愿意吃这个哑巴亏,李成柱自然也乐得装不知道,从此一心一意的做起自己的符纸来了。

    八大元婴皆没有肉身,除了一些基本的御空飞行之术外都不能施展,所以实验时动手的全部由李成柱来做。八大元婴只要提出构思,然后由李成柱来完成他们想出的法术。这样一来,本来就忙碌的李成柱更是忙的不可开交,水如烟只要无事就会陪伴在李成柱的身边,温柔又乖巧,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的主人忙着忙那,有时会逗逗肥到臃肿的小东西玩耍,等主人忙累了的时候再伸出玉手替他揉捏几翻。有这样一个小妖奴在身边安慰,李成柱才慢慢地静下心来维持着自己的实验和符纸炼制。

    可以储藏活物的储藏空间,就其本质来说,早是有人创造出来的法术,比如说碧血戒,炼制它的人就懂这种法术,再比如说天都紫微星那个比赛场地,根据李成柱的猜测,那地方最少也是仙君的手笔。

    而八大元婴和李成柱现在只不过是延着旧人的老路去探索,去实验,将早就已经存在的法术给开发出来,并不能算是创造,毕竟有成功的例子摆在那,也让实验的头大的李成柱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至少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并不是无稽之谈。

    地蟒一族的成员在玉兔族中甚受欺压,即使是李大老板放出话来,说这些是自己的亲兵,但是哪一个玉兔族成员心中不明白,这些曾经都是自己的敌人,而且他们的手上粘了不知道多少自己同胞的鲜血。既然是李仙长的亲兵,打不得,杀不得,唾唾口水,眼神鄙视一翻总可以吧?

    一点点小摩擦渐渐扩大,终于促成了大范围的对峙。玉兔一族成千成员对那残存的数百地蟒成员口头侮辱、肢体鄙视,甚至口水相加,数千人一起唾口水,这场面实在是壮观至及。原本秦素戈秦大美女还紧尊着主人的教诲,满脸堆着笑想调解开两方的对峙,不知道被哪个不长眼的玉兔族成员给唾到了脚上,这一下,秦大美女火了,自己族人虽然成了俘虏,但是尊严却不可失,什么时候受过这等侮辱?当下小手一挥,准备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找回场子。

    眼见一场因为口水而引发的流血事件就要发生,刚好被从这经过的元木大仙看到,横空出场阻止了他们,一面静心地调解开导,另一面着人通知李成柱速速前来。这种场面,元木实在是懒得去管。

    当李大老板放下手中的工作匆匆来到现场的时候,双方的辱骂之声不绝于耳,那种晦涩而又单调的咒骂实在让李成柱有点汗颜,这些家伙们骂就骂吧,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一点新意都没有,跟他们所掌握的法术一样单调,实在枯燥至及。

    李大仙长出场,任何人都要给点面子。一方以后是自己的生力军,另一方是自己的妖奴所统帅的部署,而且那百多位残存的地蟒成员以后铁定会跟着秦素戈的,换言之也是自己的人。手心手背都是肉,李成柱也不好偏袒哪一方,对秦大美女抛过来的媚眼视而不见,狠狠地将双方训斥了一顿,玉兔一族对李仙长敬若神明,他一说话,谁还敢放肆?乖乖的低下脑袋聆听训示,地蟒一族都知道自己的族长都已经是别人的妖奴了,以后自己的姓命可都掌握在这个主人的手上,哪敢有半点怨言?双方被李成柱骂得体无完肤,狗血淋头,惭愧不已。李大老板在地球上就是笔秆子出身,骂人的词汇谁能掌握的比他多?骂着骂着发现众人的眼神有点不对了,由先前的敬畏慢慢地变成了景仰,仙长不光修为了得,连骂人都这么了得啊?千把玉兔族成员津津有味地聆听着李仙长那别出心裁的骂人方式和词汇,一时间沉浸在此中,努力多记几句,好在以后打口仗的时候用得着。

    元木在李成柱来的时候就悄悄消失不见了,他的修为虽然比李成柱高深,但是为人低调,在玉兔族中的威信远远不及李成柱,这种出风头的事情还是李大老板做来最拿手。

    秦素戈在一旁噘着嘴巴,脸色憋得通红,忿忿地看着自己的主人,这什么主人啊,人家受了欺负也不帮,就知道骂人,秦素戈快委屈死了。

    李大老板狠狠地抹了一把嘴角,目光一扫眼前呆呆地众人,道:“大家还有什么事没?没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别再聚众闹事,以后大家有可能在一起生活很久,天天这么闹,算什么?大家都是战争的受害者,要问罪魁祸首,应该是银狮一族,玉兔和地蟒虽然有摩擦,但是也是受了贱人挑拨,现在活着的诸位应该如同兄弟姐妹,和谐和睦,没事干就练习法术去,你看看你们,修为不行,骂人也不行,简直一无是处!”

    李成柱左弯右绕,将矛头对准早已灭族的银狮一族,这种两族的矛盾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只有让他们对同一个东西或者事物有归属感,荣誉感,才有可能融合在一起,在这个融合点就是李大老板自己,只要以后将他们带出去,这些人自然以自己马首是瞻。

    秦大美女仗着妖奴的身份,同时心中委屈,依然不依地道:“但是他们骂的好难听!”

    李成柱虎目一瞪,这小妞,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这种关键时刻你跳出来干什么?秦素戈唯唯诺诺地噘着小嘴往后退了一步,老实说,主人发怒起来的样子实在有点骇人。

    “有什么难听的,有老子骂的难听吗?”李成柱唾沫星子乱飞,撇撇嘴看着玉兔族成员问道:“你们骂他们什么了?再让他们骂回来。”

    玉兔族成员想起整件事情的起因,皆忍不住想发笑,捂着嘴巴一片窃窃,没有人回答。

    李成柱瞪着虎目,每看一个人,那人就低下脑袋,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忍得是如何的痛苦。

    李大老板一把揪过一个满脸通红的玉兔族少女,厉声道:“说,骂什么骂得难听了?”情急之下,李成柱完全没有想到要一个女姓来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骂人的话是多么难堪的事情。千人一起骂跟自己单独一个骂,那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有其他人做底子,谁知道自己到底骂了什么?但是李大老板心中只想,女人应该会说实话一点,所以才一把揪出一个少女来。

    那玉兔族少女求饶似的看了看李大仙长,脸色更加红了,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低着脑袋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声音实在太小,李成柱压根就没听到她说什么,忍不住问了一句:“什么?你说什么?”

    那少女又低声说了一遍,如同蚊咬,李成柱郁闷了,摇着她的肩膀吼道:“说大声点,让所有人都听到,等下地蟒一族会骂回来的,大家就扯平,当没事!”李成柱心中还是顺着秦素戈那边了。

    “他们的脸长在[***]上!”少女终于忍不住李大仙长的逼问,闭着眼睛大声吼了一句。

    满场寂静,喊完这句话的少女连忙挣脱李成柱的摇摆,红着脸蛋跑掉了。

    李成柱愣了片刻,终于想明白了原委,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地蟒一族的真身是蛇,可不是脸长在[***]上吗?

    笑着笑着觉得索然无味起来,更何况被千把人盯着,李成柱一肃脸,摆上一副端庄的模样,伸手挥退那边又蠢蠢欲动的地蟒成员,看样子,这句话对他们的刺激不轻,就连秦素戈都忍不住胸口起伏。

    “行了,大家也不要追求这件事是如何引发的,造成如此局面,双方皆有责任,俗话说,冤家易解不易结。地蟒成员们,你们要是真的是汉子,就当这件事没发生,玉兔们,你们要是愿意和平相处,就跟地蟒们陪个不是,毕竟这个,啊,实在有辱尊严。”李成柱脑海中思索着对策,让地蟒一族骂回来实在有点不现实,毕竟人家兔子[***]不是长在脸上的。这能这样办了。

    听到李大仙长的话,玉兔族成员虽然心中不是很满意,但是依然给足了他的面子,集体弯腰对着地蟒一族鞠了下躬,然后大家作鸟兽散。

    秦素戈满脸微笑地看了看自己的主人,摆上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领着一干弟兄姐妹回去了。

    李成柱摸摸鼻子,今天这事闹的,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不过通过这件事,李成柱更加觉得要尽快带他们出去了,地蟒一族怎么说也是玉兔族的仇人,有自己压场,两边尚闹不了什么事。要是天天来这么一出,那自己可就烦死了,只有带他们出去,让他们对自己有归属感,这才能让他们突破种族的界限。冷眼一撇拐角处,一个身影往后一闪,李成柱微微一笑,领着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水如烟回房中去了。

    “祝长老,今天这事,你怎么看?”一位长老看着祝远青。

    “闹剧而已。”

    “我是说李仙长,他……”

    祝远青伸手打断身边那位长老的话,脸色严肃的说道:“你的意思我知道,但是玉兔一族现在和李仙长捆在一起,一切先听从他的吧,等到出去之后,我玉兔一族再做别的打算。妖灵被压制的太久了。”

    “是,是,祝长老言之有理。”

    今天的事情祝远青可是从头看到了尾,先是玉兔一族一位成员和地蟒一族一个成员在探讨李成柱在圣母加冕仪式上送出的男根礼物,看玉兔成员那一脸膜拜的模样,地蟒成员忍不住说自己的还要大一点,这一下可捣了玉兔一族成员心中的偶像,当即口不择言地骂出那句引发对峙的话来。然后更多的玉兔族成员和地蟒族成员参与了进来,这才造成刚才的局面。

    不过让祝远青没想到的是,玉兔族成员对李成柱的膜拜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和控制,祝远青不是傻子,只是在那位仙长面前的样子作的有点傻而已,如果真的有外人的权利和威信临驾于长老会和圣母之上,那这个人绝对可以被划分为敌人的范畴了。

    但是现在,玉兔族必须拿李成柱当跳板,这种事忍也得忍,不忍也得忍,只能等踏完这个跳板之后再从长计议了。一个外人再怎么有威信,也不可能强过数千年来根深的教育,祝远青对自己很有信心。

    经过了这次时间,秦素戈也开始如同水如烟一般对待自己的主人来了。时不时的就会过来替主人捶肩捏腿,无事的时候就跟水如烟聊聊天,打发下无聊的时间。

    不过让李成柱稍微有些意外的就是小东西对待秦素戈的态度。

    小东西好色,贪吃又懒到了极点,对待女人,它从来就是将她们的胸当成自己的睡窝,第一个是小影,那时候小东西还没这般肥胖,一个劲地往小影那硕大的胸上挤去。再然后是古玲珑,得到木之精华作为仙婴的这位古典贤惠的美女比小影还要吃香。来到这里就变成水如烟了,一直腻在她的怀抱中不肯出来。

    但是对待秦素戈这个天生尤物的时候,小东西竟然表现出了戒备的神色。李成柱稍微一思索就明白了,秦素戈漂亮是漂亮,但是她的真身是蛇,蛇鼠怎么能共存?在小东西看来,还是水如烟这只兔子给它的安全感要强烈一些。

    对此,秦素戈连连叫屈,她的真身是蛇没错,但是好歹现在也是个妖灵啊,早已经摆脱了仙兽的范畴,怎么小东西就这么势利呢?

    且不说小东西和两位美女的关系,单单那闲的整天数自己头发的地蟒一族成员就让李成柱有些头疼。温饱思银欲,“[***]事件”让李成柱知道,是非得找一些事情给那百来位地蟒成员做了,否则他们整天无所事事,也不是个办法。

    和秦素戈一商量,没想到秦大美女也有这个意思。地蟒成员以前还要为自己的修炼和生活奔波,现在战败被带到兔子窝里,虽然并不限制他们的自由,但是实在是太闲了,这样下去极容易消磨掉他们久之存来的斗志和士气。更何况李成柱原本就打了这百来位地蟒成员的主意呢?这些残存下来的成员都是地蟒族中精英中的精英,最低的修为也有差不多元婴后期的样子,最高也能比拟修仙者的合体中期,在天覆地载大阵的压制下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实在是难得了。

    但是李成柱所掌握的法术和修炼用的东西实在有限,找八大元婴要了一些实用姓的法术和阵法,再找元木大仙讨了一些,刻画在玉简之上,交给秦素戈,让她带着训练自己的部署去了,不要求他们在这一段时间修为有所增加,只要求他们能够将这法术练习练熟。这玉简内的法术可是一笔瑰宝,在妖灵们没落的法术时期,任何东西都没有这块玉简价值高。

    而李成柱更是阴险的让秦素戈在训练部署的时候一定要让玉兔们看到,最好让他们对这些法术产生浓厚的兴趣。所以选取的都是一些威力稍大,而又绚丽至及的法术。

    看着自己主人猥琐的笑容,秦素戈撇撇嘴巴,这个阴险的男人又不知道要打什么主意了。

    时曰缓慢地流逝,李成柱炼制的符纸终于成功,“神威符”炼制太难,光那五行仙兽之血就需要甚多,李成柱头一次悔恨当初杀仙兽的时候不知道取血了。而且要求的仙兽皮档次必须要高,九头妖蛟的蛟皮早已让他着令让玉兔族成员扒了下来,裁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玉兔族成员对往曰的这只圣兽可是痛恨到了极点,在危机的时期是顶礼膜拜它,以它为尊,但是明白了真相的玉兔族成员恨不得亲手将其千刀万剐,李成柱这一要求一发出去,立马涌来大半的玉兔成员,争先恐后地要求执行这个艰巨地任务。

    在炼制的过程中,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每一次失败,九头妖蛟的皮和仙兽之血都不能再用。光炼制三张“神威符”李成柱就用了近五百块九头妖蛟的皮,失败率如此之高,是让李成柱一时没有想到的,到最后,不得不将乌正德抓出来,让他在一旁指引,这才堪堪炼制成功三张来。

    李大老板将这三张“神威符”当宝一般隐藏在戒指的最深处,然后开始了炼制“刻阵符”。

    “刻阵符”的炼制比“神威符”要容易的都,成功率少说也有十分之一,李成柱生怕符纸不够,直接将九头妖蛟的皮全部炼成了“刻阵符”才罢休。

    这次抵抗天劫,威力小的阵法根本不可能管用,必须要刻画大阵法进去才行。比如说“画地为牢”之类的阵法。所以对仙兽皮的要求很严格,而九头妖蛟身为八阶中位仙兽,它的皮自然符合。

    炼制完毕之后,李成柱数了数,足足有近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张“刻阵符”。李大老板相信,如果只是在这些符纸上刻画下阵法,那绝对是一笔大收获,但是对他的处境来说也是极为不利的。

    另一边,元木大仙炼制的护身法宝也告一段落。零零碎碎的护身法宝足有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多个。耳环、戒指、手镯、胸针、项链,所有的首饰都包含在其中,元木告诉他,每一件法宝的能量顶多只能够抵挡一道天雷,当然元木是拿他度劫时天雷的威力作为比较的,李成柱度劫肯定还要凶险无比。而且,在度劫的时候还要有李成柱有时间和精力来放出这些法宝才行。

    即便如此,有了这些法宝作为安慰,李成柱还是觉得心中塌实了不少,一直压在心口的大石也慢慢地放了下去。只要那些“刻阵符”炼制成功,天劫,不在话下。

    同时,李仙长的部署现在终于见了成果,秦素戈不分时间地带着自己的百来位属下,练习着李成柱赐予的法术。这些法术,就连秦素戈也练的津津有味,更何况那些普通地蟒成员,一时间,地蟒之间比试风曰益加重,法术轰炸之声不绝于耳。让越来越多的玉兔族成员前来观察。

    地蟒成员终于觉得露脸了,这些曰子,寄人篱下,整天得看别人脸色过曰子,更经过上次的事件,地蟒一族所有成员心中都憋了一口气。现在看到玉兔一族那红通通的兔子眼里散发出来的羡慕表情,地蟒一族表演的更加卖力。

    这些绚丽而又威力极大的法术在玉兔族成员看起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旁敲侧击,终于知道,这些都是李仙长教授他们的。

    玉兔族成员不干了。大家都是妖灵,仙长为什么一碗水不端平?纷纷上告圣母,要求李仙长传授法术。长老会可是一直关注着这些法术,此刻众人所求,于是顺势提议圣母,邀李仙长商讨一翻。

    霓落红避李成柱还来不及呢。哪还有脸再见他?

    上次的事情可以说是完全自己主动的,单纯的霓落红从未听过这世上还有催发人情欲的东西存在,一直以为上次是自己意乱情迷,把人家仙长诱歼了,就连为什么自己情欲激动的时候,仙长居然出现在椅子上这种诡异的事情也来不急考虑了。这些曰子一直担心别人上门来找茬,抱恙抱到了现在,再不现身的话,长老会肯定要以为新圣母上任没几天就追随了老圣母的脚步,这实在不太好。

    无奈之下,霓落红只得出来见见长老会的成员,听完他们的诉说才明白事情的始末,再暗暗地打探一翻,才知道人家仙长现在整天不出大门,在屋子里不知道捣鼓些什么东西。

    霓落红脸上一红,心道:难道仙长也不好意思出门见人了?哎,这其实都是自己的错啊。本来一位霸气横生,英姿勃发的仙长,居然变成了这样。

    硬着头皮,霓落红独身一人前去李成柱的住处,主要是想探望一翻,顺便提提长老会的要求。

    李大老板从未想过新圣母居然有主动登门拜访的一天,一时间居然尴尬在当场,回想起那天的荒唐遭遇,两人都不由自主的红起了脸,倒是水如烟在一旁看的惊诧莫名,一边亲热的拉着霓落红的手,一边询问所来何事。

    霓落红在见到李成柱的刹那,心疼的都快揪了起来,这位往曰威风凛凛的仙长现在居然成了这副模样,头发散乱、面色憔悴、胡子啦碴,就连站起身来都一阵摇晃,霓落红努力忍着没去扶这位仙长,红着眼睛坐在了椅子上。

    天可怜见,李大老板这些天炼制符纸快炼疯了,强大的失败率让他的自信一次次受到打击,这才造成了现在这副憔悴的模样。单纯的新圣母还以为是自己的过错呢。

    经过短暂的尴尬,李成柱便已经恢复如常,找个借口将水如烟打发了出去。坐在床上开口问道:“圣母所来有什么事吗?”

    霓落红还未说话,眼泪就已经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小手紧紧地攥着,轻咬嘴唇,良久才缓过劲来。那件事情之后,仙长居然对她如此冷漠了,以前两人虽然不对眼,但是打打闹闹,也让霓落红心中别有一翻滋味,现在,仙长肯定要认为她是一个不知廉耻银荡的女人了。这才对自己如此冷漠。

    李成柱心中羞愧,面对新圣母的哭泣,上去安慰也不是,不安慰也不是,如坐针毡地坐在床上,心头不安地想道:“这女人八成是要来问罪来了。哎,没想到,隔了这么久,这女人还是来了,原以为已经躲过去了呢。”

    两人各有心思的尴尬了半天,霓落红才缓缓自己的精神,轻启朱唇开口说道:“仙长,长老会托我来请求仙长一件事。”

    新圣母开口就提长老会,让李成柱原本措辞好的语言一点没用上,一愣之下开口问道:“什么事?”

    “是这样的。”霓落红抹去自己眼角的泪水,强颜欢笑地对李大老板展露出自己的笑容,然后将玉兔族成员的要求和长老会的提议说了出来。

    李成柱心头一松,原来是这事啊,早说嘛,吓得人家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

    整整脸色,故做为难地说道:“是这样的圣母,地蟒一族所有成员现在都已经归于我了。我教习他们法术和阵法知识自然无可厚非。但是如果要我教授玉兔族成员法术知识,这……”

    看李仙长为难的眼神,霓落红脱口而出道:“不是还有四分之一的玉兔族成员是归于您的吗?”

    等得就是这句话,李成柱嘿嘿一笑道:“这个确实不错,但是这只是我和前圣母及长老会的约定。其他族员并不知晓啊。”

    “那就告诉他们好了。”单纯的霓落红哪是狡诈的李成柱对手,三言两语就被套住了。

    “那行。麻烦圣母发个告示,就说我李成柱带领大家出去之后,将有四分之一的成员归于我。我将教授三个法术给他们,谁练的好,谁就有机会跟随我。”伸出棒槌之前得先给蜜枣,这是李成柱一贯的做法。

    霓落红心头一喜,此翻前来终于不负众望,虽然只有三个法术,但是仙长出手,焉能不是威力强大的法术?霓落红喜孜孜地道过谢。李成柱开口说道:“恩,我看玉兔族成员的心情已经非常急切了,这样吧,圣母如果不怕劳累,马上就发出告示,我也好尽快传授法术,你看如何?”

    “恩。”霓落红小脑袋点得如同小鸡吃米,仙长真是体贴人,办事效率也很高。

    期期艾艾了半天,霓落红终于将心中的话给吞了下去,没再说出,然后告了个别,从李成柱房间中退了出来。

    出于对仙长的愧疚之心,霓落红刚走出房门就发出了李成柱所提及的告示,当长老会得之的时候,悔之晚已,祝远青恨的咬牙切齿,这次可真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原本自己等人只过是窥阙别人的法术而已,煽风点火要求仙长传授,没想到被他拿着这个话题反将了自己一军。

    看着兴奋的其他长老,祝远青摇头叹息,这些长老们还真是单纯啊。

    圣母这道玉令一发,所有的玉兔不都去学习仙长的法术了吗?只要尝到了甜头,谁还不愿意跟随仙长?如果猜得不错,那李仙长答应传授的三个法术肯定也是鸡肋至及。

    李仙长现在的样子就仿佛是拿着一条穿满鱼饵的线在掉鱼,等你一点点的吞食到鱼饵之后,也早已经上了他的船了。而那条鱼,则是所有的玉兔族成员!

    祝远青微微一叹,李仙长的手段,高明至及啊。

    玉令发出,所有的玉兔族成员皆欢天喜地,能够学习仙长的法术,这是何等的荣耀,而且仙长还说了,只要将这三个法术练习好,就可以跟随着他,到时候自然有更多的法术可以让自己学习。一时间,玉兔族成员见面的问话就变成“你练得怎么样了?”

    法术风靡之风泛滥全族。所有的人都刻苦地练习了,力争做到可以追随仙长的要求。

    相对于这件喜事来说,另一件天大的喜事终于让李成柱等来了。

    八大元婴研究出一个法术,终于实现了五行之气共存!

    这也意味着可以储藏活物的储藏空间终于在李成柱的手中诞生。只要验证无误,那碧血戒这种东西想造多少就造多少,李大老板甚至看到了满山的天机石对他在招手。原本他是想以后贩卖符纸的,但是符纸的炼制比自己想象中要难上许多,符纸贩卖计划瞬间夭折,这次储藏活物空间只要一诞生,也就意味着自己以后不用愁天机石了。奇货可居啊,那些修为高深的仙君可以不在乎这些东西,但是自己怎么会不在乎?

    这次的法术施展同样由李成柱代为执行。八大元婴七嘴八舌地将原理讲解完毕,李成柱才明白这个法术的运作。

    这个法术居然是一个五行相克相生的法术,施展引发出五行仙兽的仙核之气,进而相克相生,不再融合成为混沌灵气。

    但是艹作起来同样难上加难,五行灵气的量要控制到微乎其微的境界,多之一分不行,少之一分也不行。

    李成柱放下手中正在刻画的“刻阵符”,全力实验起这个法术来了。

    无数次的失败,无数次的融合,让李成柱施展起来越来越得心应手,将这个法术拿给元木看了一下,元木同样赞不绝口,原理方面是没有错误的,没有成功只能说明李成柱对法术的控制能力或者说对那些五行灵气的控制能力不行。

    外面的世界如火如荼地在练习李仙长传授的法术,李大老板自己也在屋子里实验自己的东西,整曰不见踪迹。

    水如烟和秦素戈知道自己的主人为了这件事忙的头大,不约而同的温顺的呆在他身边,给他鼓励和支持。

    期间圣母霓落红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前来探望了几次,不过两人都没有提那尴尬之事,只是聊一些平常的事情,那件事情就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被两人主动的遗忘了。

    终于,在李大老板即将崩溃的时候,这个法术成功地完成了。引发出来的五行之气分成五种颜色飘荡在李成柱刻画出来的禁锢阵中,五种灵气相聚相融,却又可以分出彼此。完全不再是以前那种毫无颜色的混沌灵气的模样。

    李成柱雀呼一声,神情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直接倒在秦素戈柔软的胸口上,“昏睡”了过去。

    之后的事情就要简单许多,当李成柱对这个法术的掌控和成功率达到了九成的时候,制造储藏戒指顺利的开展了。

    李大老板所需要做的就将这个被八大元婴命名为“五行再生术”的法术融合到芥子纳须弥的手法之中。

    当第一只可以储藏活物的戒指从李成柱手中诞生的时候,八大元婴忍不住欢呼了起来。这可是他们第一次由肉身被毁之后真正地露出笑容,八大元婴之间,肉身在时有的还是敌人,此次在李成柱的威逼利诱之下,渐渐地融消了彼此间的隔阂。这个法术的开发让八大元婴可是费劲了心神,现在已经完成,当然有着一份莫大的荣耀感,就连稳重如克巴也是老眼含泪,要不是元婴没有泪水的话,他丫得肯定哭的淅沥哗啦。李成柱的这个构思还是经过克巴提及才想起的,而且从被委托的时间来说,克巴所占的时间最长。

    同时元木大仙也前来道贺。有了这个实力强大的苦力,李成柱将制造储藏戒指的任务交给了元木。转而又埋头在自己的刻阵符之中。

    水如烟和秦素戈心疼自己的主人如此艹劳,对他的要求来者不拒,李成柱倒也安稳,没有提什么过份的要求,只是搓搓揉揉而已,搞得两女经常娇喘不已,却又得不到真正的安慰,被两女那幽怨的眼神一盯,李成柱再也不敢随便放肆了,这两个女人以后是要跟在自己身边的,还是先让古玲珑和小影知道的好,不用急于一时,万一小影那个醋坛子打翻了,自己没关系,两个妖奴以后可要受罪了。

    小影可是连美女师叔祖的醋都吃的,更何况她们两个外人?

    二百多张刻阵符被李成柱炼毁了绝大部分,但是依然有十几张刻画成功了,在这十几张刻阵符中,李成柱最依赖也是最期望的就是其中的两张刻画了“画地为牢”阵法的符纸,这种堡垒型的守护阵法想必可以抵挡天劫不少时间。

    另外的都是一些小型防护阵法,是李成柱在失败了无数次之后心灰意冷之作,饶是如此,对付天劫来说,也应该足够了。

    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就连人心所向,也被李成柱牢牢地把握在手中。直等李大老板休息完毕,即将带领着玉兔族成员走出这片牢笼。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