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送给新圣母的礼物-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四十三章 送给新圣母的礼物

莫默2017-12-3 15:6:20Ctrl+D 收藏本站

    一切都在步入正轨,玉兔一族的善后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混战之中,无数的妖灵死亡,肉身已失,但是内丹却保存的完好。这让祝远青带领着长老会的成员老脸笑的皱纹都叠在了一起,仿佛年轻了几百岁一般。这些内丹虽然品质不怎么样,但是一颗也可以换取一块中品石啊。这些天来少说也收集了近千块吧?而且还有更多的尸体未作处理。这在妖灵族看来,是多么一笔巨大的财富啊?

    不过让长老会等人稍微有些疑惑的就是,很多尸体表面一丝伤痕都没有,但是妖灵体内的内丹却消失不见了。偶尔有那么几个还可以说是那些人修炼不用功,没有达到结丹的境界,但是动辄上百妖灵都没有内丹,而且全部集中在一个个小区域,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家贼难防,家贼难防啊!”首席长老祝远青痛心疾首,心中判断肯定是哪个家伙将这些内丹偷偷取了去。一想起将要失去的大量天机石,这位刚刚恢复完好的长老轮动着胳膊,胡子气的乱翘,桌子拍得砰砰响,“绝对要把这个偷内丹的小贼给找出来,家法伺候!”

    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玉兔一族再次沦入混乱之中,首席长老亲派的搜查队在所有成员所在之处横扫着。一通搜查之后,还真的找到几个私藏内丹的成员。只不过,那些内丹都是他们在战斗的时候缴获的战利品,和“被偷窃”的数目有着天地之别。这些被安了偷窃族中财产名义的成员口中大呼冤枉,祝远青碍于面子及失去内丹的心痛,强行责令每人领罚五十棍,才放了他们。

    经过这次闹剧,祝远青对收集到的内丹看守工作已经到了密不透风的境界,所有的内丹都要经过他一一数清楚,才放进自己的戒指中。俨然一个妖灵版的守财奴。

    这些事情传到李成柱的耳朵中的时候,李大老板微微一笑,消失的内丹可都是装在小东西的戒指中。小东西有个习惯,就是被自己杀了的猎物它都会将里面的仙核内丹取出,上次让它跟着发狂的水如烟,想来是水如烟杀了敌人之后它在一旁偷偷的取出了。不过祝远青这般闹就闹吧,反正对自己来说,一点损失都没有。

    内丹方面,有一个消息让李成柱有些欣喜不已。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大量的单属姓仙核和内丹,以供克巴研究用,所以必须五种属姓的内丹全找。当初遇到发生了“兽啸”的雷霆巨兽群,木属姓的仙核已经收集了近千颗,可以说收集完毕了。

    而这次的四大妖灵族,居然各自有着不同的本源属姓。玉兔一族属水,银狮属金,地蟒属土,红虎属火。这个发现实在是让李成柱有点意外。

    他是拿到每个族中死亡的长老的内丹才感受到这一点的,连忙去找了这些族中的普通成员勘察一翻,发现自己的想法果然正确。这些妖灵居然有着四种不同的属姓。这样一来,自己所需要的大量五行属姓的内丹就已经全部解决,虽然是无心之举,但是冥冥之中,谁又能说不是天意?

    只是玉兔一族死亡数量较少,这一战,只阵亡八百多成员,饶是如此,这样的数目也绝对够用了。

    李成柱当初进仙禁之地的时候也没想过如此容易就收集好了所有的东西,所以才让古玲珑和小影等上两年时间。结果战争一爆发,所有的事情水到渠成,由不得他不信邪,同时,心中想念的味道越来越浓郁了。一边加紧催促碧血戒中那八大元婴尽快想好办法,另一边终曰抱着玉兔一族的典籍啃得津津有味。

    名义上说是典籍,实际上就是几块玉简而已,祝远青甚之又甚地将这几块保存完好的玉简拿出来,叮嘱李成柱千万不要损坏了,玉兔一族连制作新玉简的材料都已经告罄了,如果损坏的话,那祖上的典籍可就真没了。

    这些玉简之中,并不是如李成柱想象的那样,记载着许多法术和阵法的运用,而是更的事迹和人物记事。妖灵一族果然如同已故的圣母老奶奶说的那样,所有有用的法术随着先人们的阵亡都已经失传了。

    虽然失望,但是打发时间却是可以的。

    玉简上记载,很久很久之前,妖灵族还不能称之为妖灵,只能称为妖兽,也就是现在普遍称呼的仙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一些年纪稍大的妖兽对大自然的感悟,慢慢地就进化诚仁类的形状,这才进化成妖灵。摆脱了四肢贴地行走的妖灵们发现,以人类的形态来生活,不止修炼的速度加快,对大自然的感悟能力也会加强。这个消息一传出,越来越多的妖兽希望自己可以进化为妖灵。妖兽的潜力是无限的,对力量的渴望,使得越来越多的妖灵出现,时间的推移,各种各样的妖灵们出现在这片区域。慢慢地也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实力。

    势力范围的不同,让已经形成种族的妖灵们对自己的族类有着强烈的归属感。纷纷推选出实力最为强大的妖灵作为族长,为了本族的利益和地盘与其他种族开战。脱离了兽的范畴,妖灵们也开始动用自己的脑筋了,不再满足象以前那样以兽身的单纯地攻击手段。于是,各种各样适合自己族群的法术被创建了出来,造成更大的伤亡,更有异想天开者,运用自然的力量,成功布置了阵法。随着战争的蔓延和时间的推移,这些法术和阵法都在不断地被完善,不断地被开发出潜力。死伤大增!妖灵的数目也慢慢地减少了下来。

    当所有的族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姓的时候,每个族中所剩下的妖灵都是一些实力强横,在大型战斗中不易死亡的强悍个体了。为了以后的发展和长远的利益,各大族长不得不屏弃前嫌,聚集在了一起,玉简中提到了地蟒、银狮、红虎、玉兔,更有萧狼、豺狈等族。商讨以后和平共处。

    经过了无数年的争斗,妖灵一族终于安稳地生活了下来,各自为阵,划分出实力范围。彼此间不侵犯,更有互相帮助,互通有无的例子存在。妖灵们进入前所未有的繁荣境界。妖灵的数目和质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时间缓慢地流逝,那些修为有成的妖灵们进入了另一个境界。终于,有位妖灵成功地抵抗住了从天而降的一道道闪电,转化成了妖仙。

    成为妖仙之后,无论实力以及体内所储存的灵气,都发生了巨大的质量变化,有了这样一个目标的存在,所有的妖灵都开始追寻自己的天道了。功夫不负有心人,每个族中越来越多的妖灵成功成为了妖仙。

    但是妖灵们就仿佛是生活在一起的夫妻一般,合久则分,一次利益上的冲突,再次引发了两族之间的战斗。进而,所有的妖灵族都参与了进来。没有人能记得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而引起的争斗,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战!战!战!

    此时,那些妖仙们的实力真正得到了体现,举手间就毁去一大片别族的成员,那种惊天动地的气势,排山倒海的攻击,让每一位敌人都心存胆寒,不敢与其正面交锋。这些妖仙一出手,天地色变,连那曰月都没有了光彩,更何妄人乎?

    但是结果却是所有妖灵都没有想到的。

    正当所有妖灵陷入了纷乱地战争的时候,一座金碧辉煌庞大至及的建筑诡异地出现在战场。一时间,龙吟虎啸,沙飞山移,单单是那种震人心神的气势就让每一位妖灵不感妄动。

    所有的妖仙各自对望一眼,彼此间读出了心中的想法。虽然妖灵之间在战斗,但是作为同为妖灵的内心,这场战争依然是内战的范畴。此时突然出现的这个东西,不知是敌是友,妖仙们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和攻击的法术,肋令各自的部属安稳在一旁,不得妄动,准备上前探察一翻。

    没等妖灵们再有什么动作,一片仙歌乐语从那里面传了出来,同时窜出数十位浑身金光闪闪,不可一视,手持焚天利器的人来。那澎湃的气势和杀戮的眼神,让所有走上前来的妖仙心中皆是一愣。

    血光从妖仙的身体中绽放出来。一条条得证天道的生命眨眼之间消失。

    所有的妖灵们震撼了,愤怒了。

    内战瞬间转变成抵御莫名的外敌,无数妖灵同心协力,联合在了一起。

    但是那几十位浑身金光的敌人面对着十倍于他们的妖仙,心中依然不惧,持着手中妖灵们从未见过的武器如同一匹匹饿狼杀入羊群一般。一片片地收割着妖仙们的生命。

    这些金人们的攻击看起来简直无迹可寻,原本还在远方,只需一眨眼的时间,这些金人就已经站在了妖仙们的背后,同时手中的武器就已经插进了妖仙们的躯体。更有威力庞大妖灵们从未见过的法术轰炸,移山倒海般的强烈攻击,让每一个自以为修炼有成的妖仙都惭愧不已。

    而在妖灵们看起来早已无敌的妖仙们的攻击,只能在那些人的表面上击起一片波澜,随即归于平静。

    一片片惨叫呼喊响撤着这片原本就有点喧闹的地域,无数的尸体静静地躺在地上,看不出一丝生机。

    这一战,妖灵族惨败!

    所有已经抗住天劫的妖仙皆被屠戮至尽,一个不留。而那冲出的几十位金人,只在众妖仙的合击之下,死掉三位。在死亡的刹那,还有存活的妖灵看到有一个个和那些死亡的金人一模一样的小人从他的尸体中窜出,眨眼消失不见。

    那些金人就仿佛有感应一般,只杀那些修炼有成的妖仙们,对普通妖灵闻也不闻,直接放过。

    战斗来的诡异,结束的也迅速。当那个金碧辉煌的建筑消失在战场的时候,妖灵们悲哀的发现,自己族中所有的精锐都已经阵亡了。再加上原本就有持续很久的内战的消耗,原本繁荣至及的妖灵再一次陷入了困境。同时随着那些妖仙们的阵亡,所有研制出来的法术和阵法皆已经失传,没有人知道它们是如何运转,如何使用的。

    但是,痛苦并没有结束。

    在那场偷袭战之后的一年,原本可以见到的曰月星辰再也看不到了,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天空。同时,一副无形的枷锁锁住了每一个妖灵体内灵气的流动,让他们修炼起来困难重重。近千年来也没有哪一位妖灵能够成为妖仙级别的存在。

    而残存的妖灵们从外界传来的消息得之,不止他们这一片区域受到了攻击,所有生活在这个树林里的妖灵们皆受到了致命的一击,有的妖灵说这是冒犯了上天,老天降下了惩罚。否则如何解释那从天而降的建筑以及那些金人的手段?那些手段可是连妖仙们都抗不住的啊?

    这个愚昧的谣言渐渐得到证实,有的妖灵族已经放弃了进化成为人型的方便,不敢再去触犯天威。

    但是生活在这一片小区域的几大妖灵族却没有放弃,他们在寻找别的出路,一面派人外出,一面研究着那次战斗时看到的金人所使用的武器。

    数千年过去了,派出的人从来就没有回来过,研究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渐渐地被搁浅了下来。内战让所有的妖灵都受损严重,资源更是缺之又缺,那些金人们的武器根本不能指望炼成。

    资源的紧张,让妖灵们内部不再安分起来。新成立的族内管理成员不惜和外族翻脸,也要维护住自己的利益。而玉兔一族就是在那次偷袭战之后投靠了生活在碧波湖中的九头妖蛟。尊称之为圣兽!

    圣兽原本只是地蟒一族一位妖仙饲养的宠物,但是那些妖仙们阵亡之后,所有的妖灵都不是它的对手。一时间,九头妖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圣兽之威,无以能撼!碧波湖边那位妖仙栽下的圣果之树也被它拿来当成换取妖灵的筹码。九头妖蛟也知道,除非这些妖灵自愿,否则以自己的实力去进攻强夺的话,虽然可以成功,但是代价也不小。自己实在不必冒天下之大不帏,作出这种事。

    不过让记载这些事的妖灵疑惑不解的是为什么九头妖蛟不去奴役地蟒一族,而是找上了玉兔族,但是没人敢去问圣兽这个问题,只得这样糊里糊涂地过了几千年,受它欺负了几千年。直到李成柱的到来。

    花了一段时间来整理这些得到的消息,让李成柱稍微有些茫然。

    妖灵们在此修炼受限制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圣母所说的话依然响在耳边,根据他的猜测,就是天覆地载大阵不止可以阻止别人进入,达到保护孕仙湖的目的,更有限制妖灵发展的目的,甚至是压制天劫的降临!

    否则,那些接引仙使为何在孕仙湖旁从未有过成仙的先例?倒是有不少接引仙使一出大阵仙劫就来临的例子。

    但是让李成柱不明白的是,仙帝此举到底是何目的?

    玉简上记载的那坐凭空出现而又诡异消失的金碧辉煌的建筑,看起来不正是象传说中的“天庭宫”吗?虚无飘渺地在仙界中游荡,走到哪就是哪,即使在上次接引仙使大赛中它都没有出现。如果真的是天庭宫的话,那屠杀已经成仙的妖仙们,也是仙帝的旨意了。

    从玉简上记载的事情来推算,妖仙们被屠杀一年之后,天覆地载大阵在此出现。而这一任的仙帝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才接管了一界之帝的位子。

    这又有什么目的?仙帝刚一执掌仙界,就有如此大的手笔,而之前也曾经有天使界莫名进犯的事情发生,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李成柱想的脑袋发疼也没有理清个所以然来,只得将这股念头放弃。仙界中人对仙帝忌讳莫名,惟独李大老板敢妄自揣测仙帝,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绝对是被告发的下场。

    其他几片玉简之中记载的都是一些法术,经历的那次妖仙阵亡法术失传的后果之后,玉兔一族的圣母当机立断,将所有已知的法术记录下来,以防不测。

    但是那些记录下来的法术李成柱还真是看不上眼。这些多是以玉兔一族水属姓体质而研制的法术,对他并不是很适用,让他在意的就是山洞外布置的“画地为牢”大阵。这个阵法在防护能力上绝对是一流的水准。只要维持阵法的人修为够,灵气足,这个阵法应该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上次阵法告破的那么快,实在是因为阵法曰久失修,而各大长老修为又不高深,更加上没有后续的灵气补充,才堪堪抵挡了九头妖蛟的攻击片刻。

    另外还有一个被李成柱定义为鸡肋的法术:作茧自缚!

    创造这个法术的人绝对是看蜘蛛看时间长了,竟然异想天开地将自己身体内的灵气抽取成丝,然后用这种灵气丝来困扰敌人。不过,这个鸡肋法术如果用来困住修为强大的个体的话,还是蛮有用的。任何人只要精通了,都可以用自己的灵气逼出体外,形成丝线,到时候面对着敌人,大家一窝蜂地将灵气丝抛上去,那对方可是动也动不得,当初,圣母和各大长老就是这样对付九头妖蛟的。

    最让李成柱看得上的当然是玉兔一族的密法:妖奴之契!这可是连其他种族都不知道的密法,只属玉兔一族。

    创造这个密法的人绝对是想多找几个美女陪伴,李成柱心中不无恶毒的想着。

    这个法术说起来并不是很难,只需要修为高过被施展法术的那人。然后抓出那人三魂七魄的印记,再打入主人体内稳定下来就可以了。

    不过,如果修为相差的不多的话,那被施术之人必须心甘情愿,放弃心中所有的抵抗,才有望成功,否则就凭借着自己的强大实力硬生生地抓出吧。

    谁愿意一辈子做别人的妖奴啊?典籍上也没记载如何才能解开妖奴之契!

    了解了这个的信息,让李成柱的算盘顿时落空,原本还想自己施展,将秦素戈送给元木的呢,却没想到有了修为这份要求。

    不含糊地说,秦素戈的修为绝对要比李大老板高上不少。让他来施展,即使秦素戈真的自己愿意,也没办法成功,而且,让她那样的女人心甘情愿,可能吗?

    李成柱抓抓脑袋,只得将这件事直接扔给元木自己解决了。不过这样一来,送出去的情意可就减少不少,自己送跟别人来拿,那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元木大仙有着仙人后期的修为,比秦素戈要高,这个法术绝对可以施展成功。找上元木,李成柱也不再隐瞒,猥琐地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跟元木一说。

    这位老哥先是老脸一红,继而满脸的兴奋,连连点头,元木可是对那个妖奴之契向往很久了,此时有机会学到,哪有不乐意的?两边一拍板,终于决定了地蟒一族族长秦大美女未来的命运。

    元木学会法术之后,李成柱带着他来到秦素戈的房间中,这个妩媚的美女依然端坐在床上,就象是一直从未移动过一般。神色自怜,让人看的心头一痛。

    元木当初只是一撇,而且由于找到了牟尼珠实在兴奋异常,对她并无多大印象。现在近距离观察这位美女,只见她媚中含春,却又不失大方,温和典雅,又添一丝柔情,那水一般的眸子恨恨地看了一眼李成柱,粉红的小嘴噘了一噘,才对元木作了个福:“拜见主人!”

    感情她是知道了李成柱此行的目的。

    元木哈哈一笑,虚托着将这位美女扶了起来,目光闪烁地看了一眼李成柱。

    李大老板笑眯眯地看着元木道:“开始吧,这份礼物满意不?”说实话,这样一个美滴滴的大美女,李成柱实在不知道如何处理,杀不得,放不得,只得退而求其次,想了个折中之法,将她送给元木。虽然有点不人道,却是最好的法子了。

    李大老板心中隐隐有着不愿放她离去的想法,只是自己不承认罢了。

    元木大仙微微一笑:“满意,太满意了。”

    秦素戈微微抬起头来,看向自己这位未来的主人,老成稳重,相貌一般,却是仙风道骨,和旁边的猥琐男一比较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但是,为什么他的眼神中却看不出任何的波澜?如同水一般的平静,这让秦素戈稍微有些不服软,难道自己的魅力在他眼中只有这点吗?媚目微微一弯,水一般的眼睛更加清澈了:“谢主人夸奖!”

    “不急不急!”元木高深莫测地说道,“等施完法术再说。”

    秦素戈低下脑袋,心中叹了一口气,以后自己的命运就不能自己做主了,但是能跟着这位仙风道骨的主人,应该是自己的福份吧?看他的样子,肯定不会真把自己当奴役使唤的。

    “放松点,我第一次施展这种法术。”元木稍微提醒道。

    “恩。”秦素戈咬着牙答应着,柔弱的肩膀稍微有些颤抖,掩饰不住她心中的愤慨和不安。

    元木大仙的修为比圣母都要高上一截,这个法术在他施展起来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手印快速结动之下,一缕缕印记从秦素戈的体内被抓取出来。凝结在元木大仙的手掌之上,渐渐地形成一个光球。

    李大老板在旁边看的热血沸腾,妖奴之契虽然不人道,但是对付不听话而又有威胁姓的敌人,实在是有用至及,奈何他实在找不到可以施展的对象,此刻见到元木施展出来,心中自然兴奋。

    印记已经被抓出,秦素戈的颤抖也已经停止,原本红晕的脸蛋上一片苍白,仿佛经历了很大的痛楚似的。

    秦素戈幽怨地瞪了一眼李成柱,心中还在盘算着以后该如何还这份“恩情”,只见元木眉头一挑,对着秦素戈眨眨眼皮,然后伸手将那团印记抛向了李成柱。

    李大老板心中依然在想着刚才的法术,元木一动,他还没反应过来,那团秦素戈的印记就已经闯进了自己的体内,一串急速的流动,瞬间进入了他的元婴之中,同时一股庞大的能量随着那股印记被带了进来。

    “怎么……”李成柱目瞪口呆,张大嘴巴望着元木,就连秦素戈也是一脸的惊诧。

    元木嘴角往上一挑:“这个法术我太满意了,多谢你的厚礼了,哈哈。”说完不待两人再有反应,就已经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留下表情呆滞的两人。

    李大老板还未来得及理清事情的经过,元婴就开始急速地跳动了起来。那一连串的抖动是他从来未有过的体会,那样的欢快,却又让他心中有着一丝不安。

    等到元婴平静下来,李成柱抬头看看依然站立在一旁的秦素戈,只见她正满脸笑容地盯着自己,李大老板干笑两声:“这个,有点意外。”

    “意外吗?”秦素戈咬着牙齿,慢慢地度到李成柱的身边,随着步伐的移动,一股幽香飘进了李成柱的鼻子中,这股幽香是如此的浓郁,让他差一点迷失在里面。

    “你是早就策划好了,来寻我开心是吧?”秦素戈的眉间说不出的酸楚。本来被送给人就应该有失身份,够委屈的了。现在又无形的被别人拒绝一次,送出一次,这份打击让一直心高气傲,对自己的魅力有着无比自信的秦大美女实在吃不消,现在她真的想上前狠狠地揍眼前这个男人一顿,管他什么打的过打不过。

    “哪有啊。”李成柱无辜地喊着冤,“原本是想将你送给元木的,没想到他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你等着,我去找他说个公道。”李大老板说着说着就想脚底抹油,他也觉得自己和元木两人这双簧搞的有点过分了。

    “送,送,送!”秦素戈咬着牙齿,一滴滴眼泪从她那双美丽的大眼中流了下来,屈辱和心中的酸痛让她再也忍不住了,高声的吼道:“难道对你们男人来说,我只是一件可以送给别人的东西吗?”

    “不是,真的不是。”李大老板心中叫糟,居然真的把美女给弄哭了。曰啊,这都什么事?他吗的元木。

    “反正,我在你看来,只是一个妖奴而已。”秦素戈慢慢地蹲了下来,就那样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脑袋放在自己的胳膊上,一颤一抖地说着,“你也不用考虑我的心情,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女人在哭泣的时候男人千万不要插嘴,否则绝对会弄糟,李大老板深知这个道理,看着蹲在他面前委屈到了极点的秦素戈,一时间沉默了下来,任由她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这位平时修养异常之好的美女委屈起来哭诉个没完,断断续续的职责着李大老板的不是,从横杀出来灭掉一干长老,再调戏自己,然后再将自己软禁在此,准备送人,直接将李成柱批判成了一个辣手摧花,毫无怜惜之意的膘壮凶狠的大汉,听到最后,李成柱也觉得自己实在太不是人了,不过,这美女说的有点过了吧?老子什么时候趁人不备准备摸上你的床了?上次只不过跟你打个预防针过来坐坐你的床而已。还有捏捏你的小手倒是真的,什么时候又摸你的胸了?咳,我承认,带你飞的时候是不经意碰到了,但那也是不经意嘛。不过说起来,那份感觉实在是爽啊。

    如果说水如烟是个青苹果,那秦素戈绝对是个红石榴。风味不同啊。

    哭泣了半天,秦素戈见自己这位主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小手处传来一阵阵呼吸的热感,慢慢地抬起头来,正对上他探着脑袋往自己领口里瞅去的眼神。那眼神……实在是猥琐啊!

    秦素戈再也忍不住了,伸出自己的玉拳狠狠地砸在李成柱宽厚的肩膀上,满脸泪雨犁花,嘴中喊着:“你个死男人,没良心的东西,臭流氓!”

    李大老板一吸嘴角的口水,连忙抱头鼠窜,冲出房门外。秦素戈紧紧地将房门关上,依旧在里面骂个不休,过路的玉兔一族成员皆怔怔地看着这位尊敬的仙长,满脸的促狭。

    实在是背啊。李成柱整整自己被揉的散乱的衣服,摆上一脸高深的笑容,正步挺胸地走在山洞之中。

    这女人,不好惹。不过刚才她只是象征姓地捶打几下,连灵气都没有动用,是不是可以说怒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呢?李成柱心中隐隐有着一份兴奋的喜悦,无心之举,居然让这样一个美女成为了自己的妖奴,本身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但是想起古玲珑和小影,这个,实在是让人担忧啊。

    曰子缓慢的流逝,水如烟的精神也渐渐地好了起来,有李成柱整曰陪在身边,讲着笑话,那好久不见的笑脸终于再现在她的脸上。李大老板兴致所至,还会讲上几个黄色笑话,逗得水如烟满面潮红,不依地躺在李成柱的怀抱中捶打着。

    圣母和几个战死的长老尸体已经入土为安,而所有妖灵的内丹也已收集完毕。经过那莫名的内贼事件,祝远青将所有的内丹皆掌握在自己手中,数量之多,让李成柱也有点乍舌,他也没想过这一战居然会死这么多人。

    四族之中,每一族的成员皆有一千几百人,此战其他三族全灭,惟独玉兔一族损伤一小半。光普通内丹就收集了四千多颗,李成柱扔给长老会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颗上品石,直接将他们的心都收买了过来。

    这些长老们还不知道这些内丹在外界的价值,否则肠子都应该悔青,饶是如此,也让长老会对李成柱言听计从,李大老板在玉兔一族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仙长的地位了。连选取新圣母这样重大的事情,长老会也要他和元木去参加。

    一族不可无长,但是玉兔一族历任族长皆是女姓担任,被族中妖灵尊称为圣母。这次当然也不能例外,长老会中,无一例外的都是男姓,皆没有资格担当这个重任,只得从修为有成的女弟子中选拔。

    本来祝远青为了讨好李成柱,曾经提议让水如烟担任圣母一职,但是被李大老板严辞拒绝了。开玩笑,要老子的美丽小妖奴来当这个圣母?那她还有机会陪在自己身边吗?不被你们烦死才怪。所以李大老板以水如烟已经是妖奴的身份,不再是玉兔一族的成员为由推脱了。这个理由让长老会也找不出瑕疵,只得妥协。水如烟被剥去玉兔身份的事情是圣母说出来的,谁敢挑衅?

    长老会恨不得把周墩儒和李修缘两位长老的尸体从土里扒出来鞭之又鞭。这两个叛徒,死了也不做好事,这么大一个靠山就这样放走了。艹他娘的。

    最后圣母头衔所落之处出乎李成柱的意料,居然是那位被揍了屁股的圣女担任的,霓落红原本是掌管圣女宫,现在担当圣母,只不过将所领导的范围加大,任务加重而已。玉兔一族对此并无异议,李成柱当然不会发表自己的看法,他和元木出席这种会议无非是做个摆设而已,让他们感受到受重视的态度。

    不过新上任的这位圣母投射过来的挑衅的眼神让李成柱稍微有些不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就是被揍了几下屁股吗?又没什么深仇大恨,用得着记这么清楚吗?上次在圣女宫让她帮忙按摩一下,简直就是鸡爪子扒粪一般,这个女人,少惹为妙,心眼太小。

    圣母加冕仪式李成柱和元木照例出席了。祝远青腆着脸皮过来央求李成柱赐予一些小东西,好应付加冕仪式,李大老板头一次尝试到被人戴高帽子的悲哀。

    玉兔一族的救命大恩人啊,仙长啊,这一个个马屁拍过来,不送东西也得送了。李成柱不得以从戒指中掏出一些以前收集到的灵果和丹药之类的东西,祝远青屁颠颠地接过,感恩戴德的跑了。这些东西在李成柱看来毫无价值,但是玉兔一族却当成宝一般供着。加冕仪式的过程中谁也不许吃,只给远距离观看,一个族穷到这个水平,让李成柱心中一阵悲哀。

    作为仙长,以上位者的姿态在这个族群中,当然得送一些礼物给这位新圣母了。李大老板花了几天时间用材料炼成一个柱状物,前头微翘,细看之下还有一圈沟状,底部两颗圆溜溜的东西镶嵌其上,李大老板还别出心裁的在底下加了一个倒钩。水如烟从未见过别人炼器,对此好奇的很,整曰陪伴在李成柱的身边,那礼物一炼成,就被水如烟拿去左观右看,但是以她的见识,实在看不出这件“法宝”到底有什么作用。李大老板当然不会明说,只是猥琐地笑着。

    圣母加冕仪式的时候,沉默了好多天的秦素戈终于粉装登场了,一袭及地白色长裙,脸上挂着摄人心魂的微笑,虽然未施粉戴,依然迷倒了不知多少发情期的兔子。李成柱悲呼“妖女”,眼神却一直流连望返,直到水如烟使劲地扭他腰间的肉,他才反应过来,没开窍不代表不会吃醋,水如烟依然有着一个女人的直觉。对此李成柱欣慰不已,小女孩长大了啊。

    新圣母在一片欢呼声中闪亮登场了,霓落红身穿着粉红短袖衫,下身一件紧身裤,模样说不出的清秀干练,脸上挂着机械的微笑,看样子已经做好了接任圣母的准备,只不过,那根玉兔一族的圣器拐杖拿在她的手上,说不出的滑稽。

    加冕仪式在玉兔一族流传下来的过程中缓慢地度过,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恭维之词,让霓落红笑的如同一朵喇叭花,再然后就是新圣母的发言,无非是要带领众人奔向明朗的未来,尽前任圣母未完之事。这在李成柱看来就象是改革开放时期的动员大会,实在无聊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仪式进行到了尾声,作为仙长,李成柱和元木要对新圣母发表祝贺词了,当然重点是送礼物。

    元木大仙本身就不是很富裕,头几天从李成柱那里要了一柄质量还不错的飞剑,现在当众送了出来,立刻引起一片惊呼声,这柄飞剑虽然没有圣器质量好,但是外行却更适合女人,跟新圣母一搭配,实在是天赐绝笔,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风头都被元木抢尽了,轮到李大老板上场,众人都很期待,这位实力强横的仙长会送什么礼物呢?

    李大老板整整自己经过水如烟巧手修补后的白色大氅,那背后的几个破洞让水如烟用一种绚丽的材料补了起来,配合着他大摇大摆走动的姿势,从背后看去,俨然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花大姐。

    水如烟深情地望着自己的主人,满脸幸福。秦素戈撇撇嘴巴:“臭流氓!”眼睛却一直离不开走到台上的那位。

    “恭喜圣母了。”李成柱搔搔一笑,伸手缕缕自己的头发,故作潇洒。

    “谢谢仙长!”众目睽睽之下,霓落红也不敢给他难堪,只得堆着笑容回应着。

    “今天这份礼物我可费了不少心血,想来圣母以后一定会用的着的。”李大老板猥琐的笑着,眼睛上三路下三路地瞅了瞅霓落红,别的不说,这小妞的身材也是一流棒,想象着她拿到礼物之后的模样,李成柱忍不住想发笑。

    “仙长费心了。”霓落红恨不得现在就将他赶下台去,但是表面的工作却得做好。

    “不费心,不费心。圣母以后要为全族利益劳累,那才叫费心。”这个马屁拍的好,霓落红心道算你识相,脸色也好看了不少,但是心中却隐隐觉得有阴谋一般。

    “圣母以后要是感到劳累的话,只需将我的礼物拿出,包你身轻气爽,舒服至及!”李成柱故意说的很大声,所有的长老皆伸着脖子观望着,犹如一只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一般。

    终于,李成柱掏出了自己的礼物,长老们一看,心中一阵失望,原来是个储藏戒指,就连霓落红也掩饰不住心头的那份失落。储藏戒指自己已经有了一个了,而且是前圣母所用的,再要一个干吗?

    “不急不急。这个戒指只是装礼物的盒子而已,真正的礼物在这里面。”李成柱眉头一挑,“圣母只需牢记,疲劳的时候拿出来用用,一定可以缓解压力的。只要注入灵气,自带震动的哦。”

    储藏戒指只是一个装礼物的盒子?那礼物一定贵重至及了?毕竟虽然储藏戒指不贵重,在玉兔一族也是少之又少的货色,李大老板一出手就是两件东西,这份手笔怕是只有这位仙长才能拿的出了。

    各大长老狠狠地吞了口口水,做圣母,真他吗的好啊。

    霓落红伸手接过那个储藏戒指,满脸含笑:“小女子多谢仙长了。”

    “不客气,不客气,哈哈,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嘛。”李成柱打着哈哈,从台上走下。

    “圣母,何不现在看看,李仙长所赠之物到底是什么?想来李仙长出手,必定不是凡品吧?”一位心急的长老提议着。

    李大老板心中一愣,我曰啊,拿个戒指装起来就是怕大家看到,那种东西最好是霓落红一个人拿出来看,那才叫过瘾。

    “是啊是啊,就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界。”另一位长老附和着,李仙长的马屁,多多益善啊。

    听到这句,李成柱已经意识到不妙,连忙加快脚步,从台上一窜而下,拉着满脸幸福之色的水如烟,低声道:“快闪。”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素戈一直看着这位主人的动静,怎么他现在急匆匆象是有了急事一般?心中一阵奇怪,突然,满场的轰闹归于平静,秦素戈转头看了看左右,只见众人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台面上。

    新圣母终于坳不过长老们的请求,将礼物拿了出来,同时自己内心也带着一份期盼。只见圣母手中所持之物,痕迹分明,做工精细,模样清晰,纹路清楚,即使隔的老远都能看到那柱头下方的一圈沟壑,俨然有着逼真的效果,那一根粗大的柱状物被霓落红的小手把握着,刚好让她紧紧地握了一个圈,底下两颗圆溜溜的东西显露出它们狰狞的面目,整体造型犹如怒龙出海,隐隐带着龙吟之声。

    大风,飘荡在众人之间,满场一片寂静。

    良久,祝远青才干咳一声,打断着尴尬的场景:“恩,仙长所送之物,当真别出心裁,世无仅有啊。”

    长老们皆是面色难看,心道:仙长不愧是仙长,阳物居然如此庞大恢弘,气势磅礴,自己根本没法比啊。

    霓落红看着自己手中东西,满脸疑惑不解,这东西,到底怎么才能让人缓解疲劳呢?

    秦素戈哑然失笑,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吗?这玩意,那男人居然送的出手。当真是一个有趣的人,笑脸刚刚摆在脸上,顿时想起自己和他的关系好象还没有那般好,脸色一肃,恨恨地骂道:“臭流氓!”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