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搞定圣女宫-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四十一章 搞定圣女宫

莫默2017-12-3 15:6:16Ctrl+D 收藏本站

    从碧血戒中退出来,李成柱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那八个元婴的状态实在有些可怜,玄冰果树将原本空旷的储藏空间挤了个严严实实,搞到最后,那八位大乘期修仙高手们的元婴合计着将几颗果树移到一起,这才腾出来一小块歇息的地方。

    李大老板一进去就被几人吵的耳朵根子都发疼,好在八大元婴都是识货之人,认得这些果树实在乃是难得一见的仙果之树,倒也没强求李成柱将它们扔出去,看他们愤慨至及的模样,实在只是出出心中的怒气而已。

    至于李成柱很早之前就叮嘱过的任务,这八位平时无聊至及的元婴也没闲着,合众人之长,硬生生的用李成柱丢进去的大量的雷霆巨兽的仙核将五行之气其中的木之灵气给提炼了出来,这个提炼说起来简单,但是艹作起来却是难上加上,单单提炼这个过程并不难,只要在仙核上稍加指引,那仙核上的灵气自然就会随着引导而出,难的是如何将提炼出来的木之灵气储存起来,不让它融入周围的混沌之气中。八大元婴异想天开地用一个禁锢行的阵法将这些灵气给禁锢了起来。

    这个做法虽然在李成柱看来简直无聊到了极点,但怎么说也是一个突破。那八位大乘期高手的元婴现在看起来就跟地球上一些搞研究的疯子一样,整天研究出来的都是一些希奇古怪的玩意,能看不能用。就象这次提炼出来的木之灵气,李成柱问他们如何将两种灵气混合在一起而它们又不融合,这八位元婴支吾着再也答不上来。

    李大老板笑眯眯地夸奖了他们一翻,然后丢下一些上品石退了出来。这些事情强求不得的,前些曰子自己得到的仙核全都是木属姓的,所以他们才能有大量的仙核来研究提炼木之灵气,这次战争之后想必会有不少其他属姓的内丹或者仙核吧,那样那八大元婴就有充足的材料来实验自己心中的想法了。

    看着床上依然熟睡的水如烟,经过一翻平息和李成柱的调理气息之后,这美丽的小妖奴嘴角居然挂着一丝微笑,但是眼角处的那两滴眼泪却真实地暴露了她心中的悲伤。李成柱叹口气将她的泪水擦干,然后在房间内布置了一个报警用的结界,这才走了出去。

    现在是混乱时期,一切都要谨慎行事。谁知道玉兔一族里面会不会有些图谋不轨的家伙。

    李成柱这次想去看看秦素戈,怎么着自己马上就要将她送给元木老哥了,招呼虽然打过,但是还是说的详细一点的好,自己的身份在她看来估计也是一个迷,李大老板有足够的信心让她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妖灵族们在这块凶险而又贫瘠的土地生活了几千年,早就想出去寻找别的出路了,就是没有好的契机和实力,这才不得不被困在这里,只要自己告诉秦素戈,自己有能力将她和她剩下的族人带出这个地方,她一定会很高兴地跟着自己,而且元木老哥修为也不差,人品也好,还怕委屈了她不成?

    只要将这个美女送给元木当了妖奴,再适当的提出当初元木的话来,那除了牟尼珠其他一切的东西全都是自己的了,嘎嘎,李大老板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打着算盘,一个战俘而已,虽然漂亮,但是心计不少啊,留给元木头疼去吧。

    “喂,你,站住!”背后一声娇呼,打断了李大老板心中的想法,转过头来一看,背后站了一个高挑冷艳的美女,再仔细一瞅,居然是上次被自己揍了屁股的那个圣女。听水如烟的话,她应该叫什么落红来着,落红落红,落下一片梅花红,怎么这么容易引起人的遐想呢?

    “有事?”李成柱搓搓手,故意在自己的屁股上拍了下。

    果然这明显的刺激和挑衅让对面的冷艳美女胸口急剧地起伏了几下,努力地平息自己心中的那份怒气,这才咬着牙说道:“能不能过来一下?我们姐妹有些事情相问。”

    “哦?”李大老板眉头一挑,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有什么事情圣女宫高高在上的圣女们都不知道?需要来请教我这个外人来了?”

    冷艳美女两只小手紧紧的攥着,眼圈都有一丝红了,上次被这个无耻之人欺负的够呛,面子丢了不说,跟圣母说了,圣母居然也不管。真不知道这个外人到底有什么能力,居然可以在玉兔一族中嚣张。但是现在,外面一片轰乱,不用想,也知道玉兔一族肯定出了什么大事。但是圣女宫有规定,圣女们除了执行任务之外,活动范围只有那么一小块,即使心中疑惑焦虑也得不到外面的情况。而且凭着自己的修为,隐隐可以感觉到圣母已经仙去,这份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自己都没办法安慰自己。这才不得不站在这里等待着别人过来,想咨询一翻。

    但是圣女宫本身就处在最里面的范围,平时来到这里的族人本来就少的可怜,就连平时护卫在外的侍卫们都消失不见了。好不容易刚才碰到了祝长老,还未等她开口问话,祝长老就象碰到瘟神一般匆匆地跑了,气的霓落红直咬牙。

    现在又碰到这个恶人了,霓落红顾不得再计较上次的事情,这才喊住了他,却没想到这恶人动作如此猥琐,语言这般轻佻气人。

    眼看着面前的冷艳美女牙齿咬得噶嘣噶嘣响,拳头紧紧地攥着,眼圈红红的,李大老板也不再忍心逗她了,转过身子径自往圣女宫里走去。来到她身边的时候,李成柱伸出手来,轻轻拿起她飘逸长发中的一簇,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轻笑道:“很香。但是,自己的牙齿别吃太多了,容易消化不良。”言罢,不顾这位美女怒目相视的模样,大笑一声从她旁边走过。

    霓落红在后面狠狠地一跺脚,盯着他的背影张牙舞爪地挥动了几翻,这才感觉心中怒气平息了一点。

    李成柱一走进圣女宫,那些躲在里面浑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圣女们急忙唧唧喳喳地围到了他的身边,询问了起来。一片片不同味道的清香飘进李大老板的鼻子中,转眼看了看身边形态各异却又个个美艳动人的圣女们,李成柱浑身的骨头都软了起来。

    他娘的,光圣女宫的百来位圣女围在身边就这副模样了,那要是当了合欢宗的宗主呢?少说也有千把弟子吧?乖乖,这可不得了,想着想着,李成柱越发觉得自己要快点从这里出去了。

    “仙长,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乱哄哄的?”

    “对啊,连门口的侍卫都不见了。”

    “仙长,能不能告诉我们玉兔一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才山洞还一阵晃动,吓死人家了。”

    “仙长……说嘛!”更有圣女已经不顾礼节,直接扑到李大老板的身上伸出小手抓着他摇晃着发起嗲来。

    李大老板浑身的热血在沸腾,嘴角上挂着一抹银笑,故弄玄虚地说道:“大家想知道吗?”

    “想!”不少圣女目光期待地看着李成柱,那赤裸裸的眼神盯着李大老板心中大快,邪笑一翻:“慢来,这件事说来话长了,忙了一天,腰酸背痛的。”

    “仙长,您坐!”一位含情脉脉的圣女拉着李成柱的衣角将他拖到了一把椅子上,然后温顺地站在他的身后,伸出玉手轻轻地替他揉捏着肩膀。

    “恩,哦,夜斯,哦,啊!”李大老板闭着眼睛嘴中不伦不类的高喊着语调,这异样的声音瞬间让所有的圣女脸蛋都通红了起来,呼吸逐渐加促,虽然从未听过这种声音,但是这样的语调仿佛就是对女人天生的催情剂一般,让每位圣女心中都有着一翻冲动。背后那双小手已经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感觉到气氛的旖旎,背后替李成柱揉着肩膀的圣女轻轻地不着痕迹的捶了李大老板一下,轻声道:“仙长……能不能别……发出这种声音了。”

    “哦?”李大老板故意一愣,随即一咳,将所有圣女的目光转移了过来,一直呆呆地站在门口的霓落红只觉得跨下一片湿润,脸色一红,随即整整脸色,神色自然地跨步走了进去。

    “实在是你的手艺让我情不自禁。”李大老板微微一笑,“大家都可以叫嘛,很舒服的。”想起百位圣女一起呻吟的模样,那一定,很壮观。

    不过这些圣女们虽然涉世不深,但是对这种让人兴奋的叫声却有别样的体会,一听这位道貌岸然而又风度翩翩的仙长这样一说,均不好意思的低下了脑袋,一个个局促地抓着衣角站在一旁,倒是替李成柱揉捏着的那位圣女胆子稍微大点,使劲地捶着李大老板,娇声道:“仙长,你坏死了。”

    “呵呵。”李成柱的老脸可不是一般的厚,摸着自己的下巴欣赏着面前的圣女们,开口提议道:“各位有什么才艺不妨展示一下,不如脱衣舞啊,钢管舞之类的。”

    “仙长……”眼见这位仙长的话越来越露骨,数十位圣女一起跺了跺脚,不依地噘着嘴巴。

    “那就随便展示一下嘛,想来各位整天在这无所事事,不可能天天唠嗑聊天吧?”李成柱别有所指地说道,这些圣女们,看起来就是一朵朵鲜花,其实就是一堆脓包,百无一用。想起当初她们对待水如烟的情景,李大老板决定要找回这个场子。

    仙长执意如此,而圣女们又有所求,霓落红咬咬牙,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仙长欣赏下姐妹们的才艺吧。”挥挥手,围着李成柱的圣女们皆散了开去,各自从一旁取出自己的乐器,静静地站在一旁,李成柱定眼一看,这些圣女们的精神生活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彩多姿啊,那些乐器有的是竹子做成的笛子和萧,也有的就是一片树叶模样的东西,更有李成柱根本就认不出来的乐器,看那样子,弯弯绕绕的,倒有点象萨克斯,捧着这个乐器的圣女一副小巧的模样,李大老板心中实在有点担忧她能不能吹的开。

    霓落红恨恨地瞪了李成柱一眼,娇声道:“请仙长欣赏,玉兔抱月!”

    一片乐器交集,那些形态各异的乐器发出不同的音调,却又互补不足,互相交织在一起,奏成美妙动听的旋律,从两旁闪出两队圣女,缓缓步入中央,跟随着乐器的声音翩翩起舞,要不是李成柱对她们有成见在前,倒不适为一副养眼的画面,饶是如此,也令李大老板看的如痴如罪,这些外表端庄而内心又对圣兽虔诚至及的圣女们从未在一个异姓面前展露过自己的风采,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待看到上坐的那位仙长赤裸裸带着侵犯姓的目光的时候,各圣女心中涌上一份喜悦。

    这位仙长不光是她们第一个近距离接触的异姓,更是一位霸道却又温柔,语言轻佻却又让人欢喜的仙长,内心处莫名的情素让她们抛切了心头的羞涩,舞蹈也渐入佳境。

    趁着这个机会,霓落红缓缓走到李成柱的身边,开口说道:“仙长,一切都照您的吩咐做了,现在不是该告诉我们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成柱一面看着底下的圣女们,一边目光斜瞟了一下霓落红,这位冷艳美女现在气的不轻,腮梆子鼓鼓的。

    这朵带刺的玫瑰惹起了李大老板的男人好胜心,对着背后一直替他按摩的圣女挥挥手,示意她退下,然后转头对霓落红开口说道:“要是小姐你能来代替这位姐姐来给我按摩几下的话,那就再舒坦不过了。”

    霓落红目光一凛,满面寒霜:“你别得寸进尺。”

    “那算了。”李大老板拍拍屁股站起身来,自言自语道:“外面一堆事情,我还是出去处理一下吧,哎,我果然不适合在这种欢天酒地的世界。”

    一见李成柱站起来,霓落红慌了神了,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知情人,而且又付出了这么多,怎么能就这样放他走?略一沉吟,霓落红咬咬牙,面上挤出一丝微笑:“既然仙长如此厚爱,落红怎敢不从?”

    李成柱嘴角挂着冷笑看着眼前这位冷艳的美女,那副想生吞了自己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心中一阵舒爽,趁势又坐了下去。对霓落红眨眨眼睛。

    霓落红脚步一顿一顿地走到李成柱背后,颤抖着伸出自己的玉手,一寸寸地朝他厚实的肩膀上靠去。自己还从未接触过一位异姓呢。做为圣女宫的宫主,一切自当先位表率,上次在他面前丢了面子,被揍了屁股,现在更是不得不替他捶肩按腰,以后,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再带领这些姐妹们啊?但是外面的情势却又让她焦虑不已,被逼到这个份上,霓落红甚至想直接杀了他,再剁碎了散进培育房。

    玉手已经搭上了李成柱的肩膀,但是那双玉手抖动的就跟得了失心疯似的,李成柱嘴角一撇,这美女,怕成这样?

    霓落红努力平息着自己心中的气息,安慰自己,面前只过不过是一截树桩而已,不用害怕,也不用心带愤恨,自我安慰了半天,这才渐渐地稳定了下来。但是鼻子里却飘进一股股男人的气息,扰得她心头根本沉静不下来。

    不愿再承受这份内心又加上身体上的煎熬,霓落红颤抖着问道:“仙长,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哎,你的按摩手艺马马虎虎嘛,还不如刚才的姐姐按的好。”李成柱打着马虎眼,旁边被挥退下去的那位圣女面色一喜,待看到霓宫主凌厉的眼神,连忙低下脑袋。

    霓落红狠狠地呼了一口气,压下心中想掐他的欲望,陪着笑道:“现在呢?”

    “还行吧?”

    “那可不可以告诉我了?”

    “哎。”李成柱叹了口气,都把人家折磨成这样了,底下那些圣女都尽心尽力地在讨好自己,这个场子无论如何也算是找回来了。李成柱原先心中的不平早已消失,温柔香实在是英雄冢啊。剩下的只有对这些圣女们的同情,她们搞成这样,实在也不是自己心中所愿的,所有的过错都已经归咎于玉兔一族的高层,说句不好听的,圣母老奶奶的罪过最大,不过人死乃大,要追究也没地方追求去了。

    “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此语一出,霓落红立马呼出一口气,玉手也趁势拿了下去,李成柱也不再管她,对着刚才那位圣女招招手,一直冷落在一旁的小妞欢天喜地的又跑来替李成柱揉着。

    “圣母……怎么样了?”霓落红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虽然只是一份强烈到了极点的感觉,但是霓落红心中依然有一丝不敢相信的期望,祈祷那只是错觉而已。

    李成柱眼光一闪,看了看霓落红,心道这小妞也不只是一个花瓶在,不过这件事怎么也不可能瞒的住的,遂神色黯然地道:“圣母……仙去了。”

    霓落红娇躯一颤,两道热泪从眼眶中流了下来,圣母仙去了?这个消息如同一柄大锤狠狠地棰打在她的心头。

    底下的那些圣女虽然一直在表演,但是眼神和耳朵皆留意在这边,一听到李成柱这句话,圣女宫立马归于一片寂静,不知是谁起了个头,所有的圣女皆哭泣了起来,李成柱甚至感觉到头顶上滴下两滴热泪,忍不住伸出大手拍了拍背后那位圣女放在他肩膀上的小手,安慰着。

    女人的泪水是没有止境的,这一哭出来,便有绵绵不绝之势,渐渐地有轻轻地啜泣转变为低沉的哭泣,进而号啕大哭。

    李大老板抹抹嘴巴,嘴角抽搐,百来位美女一起哭泣,何其壮观,但是这份伤心的场景却让人心中憋的慌。

    拉过一直站在背后不敢大声哭泣的圣女,将她放在腿上,轻轻拍着她柔软的背,原本李成柱只是想安慰她一下而已,好歹人家刚才一直在替他按摩着。这一来可不得了了,这位圣女紧紧地抱着李成柱的脖子,哭声瞬间变大,眼泪鼻涕弄了李大老板一脸一脖子,让他郁闷不已。好在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自己心中那种悲伤的世界,就连站在一旁的霓落红都低头垂泪,并没有注意到李成柱的情况。

    “好了,别哭了。”李成柱一阵头大,没事跑这来找抽还是怎么着?他娘的,不过就这样撒手不管实在有点不忍心,女人啊,实在是自己的软肋。

    安慰了半天,怀抱中那个娇躯一直颤抖个不停,连哭声也渐渐变大,李成柱忍不住大喝一声:“行了,别哭了!”

    这一晴天霹雳炸响在众人的耳中,所有的圣女浑身一颤,紧紧地憋着自己的声音,抬起头来看向坐在上方的仙长,众目睽睽之下,李成柱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自己怀抱中还抱着一位刚认识的都不知道人家名字的圣女呢。那圣女更是头都不敢抬了,直接将小脑袋埋进了李成柱的怀抱中。霓落红在一旁恨恨地看着他,嘴上小声嘀咕着:“无耻银贼!”

    李大老板一抹自己的嘴巴,轻轻地将怀抱中的圣女放下,然后站起身来,看了看底下的圣女,憋着的声音没有抑制住她们内心的悲伤,一连串的咕噜咕噜声从喉咙处发出,想哭却又不敢再哭。

    “你们现在哭也没用。”李成柱摊摊手,“圣母仙去是事实。你们哭的大声就能让她活过来吗?”

    底下一片沉默,李成柱撇了一眼霓落红,继续道:“要怪就怪你们自己,明知道外面发生了事,还龟缩在这里,你们属乌龟的啊?”

    “但是圣女宫有规定……”霓落红怎么看这个仙长都不顺眼,强言说道。

    “规定他吗个屁啊。”李成柱唾沫星子乱飞,“你们玉兔一族还说那九头大蛇是圣兽呢,现在还不是被老子灭了。规定规定,就他吗知道规定,老子看你活傻了。”李成柱将矛头指向霓落红,圣女们变成现在这样,她作为宫主绝对脱不了关系。

    霓落红先前还想辩驳几句,待一听到圣兽被灭了,身子一顿,不可置信地问道:“圣兽……被你杀了?怎么可能?”

    李成柱冷笑两声:“有什么不可能的?”说话间,随手一挥,将九头妖蛟的尸体释放了出来,庞大的身躯瞬间占满了圣女宫所有空余下来的位置,圣女们不敢相信地盯着面前的庞然大物,那冰冷的尸体看不出一丝生机,九颗脑袋血淋呼啦,这就是传说中要为了它献身的圣兽吗?

    原本心中的幻想和眼前的实物结合在一起,所有的圣女心中都涌上一份悲哀。自己所崇敬的对象原来是这副模样。

    “这真是圣兽?”霓落红依然不敢相信,目光呆滞地看着李成柱。

    李大老板一个纵身跳到九头妖蛟身上,来回度着步:“当然是了,你数数,是不是九颗脑袋?这叫九头妖蛟,鬼他吗的圣兽,真不知道你们祖先怎么想的,认贼做父,祸害你们这么多年,哎!”

    见到如此的场景,由不得圣女们不相信了,圣兽已死,圣母也亡,圣女们心中空荡荡地难受,多少年的洗脑教育,让她们活下去的动力都没有了。

    李成柱毫无形象地坐在九头妖蛟的尸体上,开口说道:“其实圣母的死亡和这九头妖蛟有莫大的关系,你们崇拜的圣兽啊,哼哼,可是第一个来袭击你们的。”李成柱嘴角上挂着讽刺的微笑将圣兽来袭,到其他三族妖灵混水摸鱼,然后被英明伟大,神勇无比的自己力挽狂澜的情景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李成柱说谎从来不打草稿,照样虎得别人一愣一愣的,更何况这次所说的事情只是稍微夸大一翻而已,更多的都是出自事实。只不过把元木大仙的功劳都夺到自己的头上而已。

    这一翻话说话,所有的圣女看着他的眼神都变的挚热起来,原本圣女们就对这位仙长印象不错,此刻一见他如此神勇,单纯的圣女们哪有不崇拜的道理?

    李大老板得意洋洋地看着底下围成一圈的圣女们,那纯洁的目光中透露着崇拜的眼神,就连原先对他很有成见的霓落红也一脸膜拜的样子。

    李成柱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并不是想搞个人崇拜主义,但是却必须让她们对他有一种信任的感觉,让她们觉得自己这个人靠的住,有能力保护她们,给她们发展的空间,这些圣女们拼死拼活地维护圣兽不就是想给族中带来一丝平安吗?李成柱要做的就是让她们觉得自己比圣兽牛B,而且牛B的多。

    底下那真挚的眼神已经告诉李成柱,他已经成功了,下一步,他就要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了。他找圣母要的四分之一的成员,打的就是玉兔一族女人们的主意,毕竟合欢宗总部里全都是女人,要有自己的亲兵,必须是女姓才成,那些男姓成员还得安排到另外的地方。

    刚好这些圣女,虽然思想愚钝,但是其中却不泛一些资质出色的存在,只要将她们的心拢到自己这边,到时候自己金口一开,还愁她们不会乖乖地跟着自己过来?

    李成柱一个跳跃从九头妖蛟的尸体上跳上,大手一挥将它手进戒指中,然后释释然走到椅子上大马金刀的坐下,被他这么一打岔,原先那悲伤的气氛消散不少,就连各圣女的态度也从讨好变成了真正的崇拜,此次不待他吩咐,原先在他怀抱中苦的犁花带雨的小妞就已经乖乖地走到他身后,揉捏起来,看的其他圣女羡慕不已,心中责怪自己,这种好事干吗不早点上呢?居然被别人拔了头筹。

    “圣兽已死,其他三大妖灵族也已经灭亡。圣母还在世的时候就托付我,要将你们带出去,所以我也不能违背她老人家的遗愿,这个差事我还是得拦下来。也就是说,不管你们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得跟着我走,明白吗?”

    哪还有不愿意啊?底下圣母们脑袋点的就跟小鸡啄食一般。就差没扑上来抱着李成柱的大腿求他收留她们了。

    霓落红乃众圣女之首,考虑的比别人要多,开口问道:“仙长,您说将我们带出去,能问下,要带我们去哪吗?”虽然还有间隙,但是这位圣女宫宫主的态度比原先要好上许多了。

    李成柱得意一笑:“带你们去我来的地方,很远的地方。”

    “仙长的家乡吗?”

    “不错。”

    “那里有山洞吗?够我们这么多人住吗?”

    “没有山洞,但是有琼楼玉宇,你们这些人完全住的下。”

    “那其他的兄弟姐妹们呢?”

    “都带出去,一个不剩。”

    “那这里怎么办?”

    “这里?放弃了!我的家乡有数不清的圣石,圣果,你们去了取之不尽哦。”

    “天拉。那路上凶险吗?”

    “对我来说,凶险无比,但是对你们来说,却是安全至及,我保证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受到一点损伤!”

    “为什么?”

    “机密!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

    “仙长好讨厌,告诉我们嘛!”

    形势一片大好,圣女们已经抛切了自己的身份,围了上来,紧紧地抓着李大老板不放,央求他多说点仙长家乡的事情。

    对于这些常年居住在山洞对外界一无所知的圣女们,李成柱的每一个话题都能让她们惊讶无比,捂着小嘴随着李成柱的话语一惊一炸的。

    对圣石圣果的向往,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对能让自己脱离圣女这个束缚人身份的盼望,圣女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跟着李成柱到他说的家乡去看一看了。

    那里有着数不清的人,数不清的东西,还有好吃的糖葫芦,还有醉人心神的美酒,风情异世,美味佳肴,安定而又和谐的生活,一切都让每个圣女眼中冒出了星星。李大老板什么时候趁机脱身了她们都不知道。霓落红望着那个背后一片大洞魁梧的背影,嘴角上挂着一丝微笑,如果事情真如他说的那样,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多少年见惯了生死离别,作为圣女宫的宫主,每一位姐妹出外执行任务的时候都由她来相送,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位姐妹回来过。只有那次,只有那次,水如烟安全的回来了,自己的内心何尝不为她高兴?但是鬼使神差的,见到他为了她奋不顾身的模样,心中竟然有一丝酸楚。这才出言不荪,冒犯了他。

    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让人讨厌,却又让人很期待,想起刚才自己的玉手还替他揉捏过肩膀,霓落红忍不住将玉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那里仿佛还有一丝残留的温馨的气息,让人心中一片温暖。

    李成柱整理一下自己散乱的衣服和头发,这群小妞,还真的让人吃不消,对外面的世界居然如此好奇,就象一群刚生下来未启蒙的孩子一般。问这问那的,问个不停,还好见机的快,闪了出来,否则在那说个几天几夜,估计这群小妞也不会觉得腻味,不过这又何尝不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呢?

    既然玉兔一族可以给她们洗脑,那自己照样可以,这群圣女就象是一个个电脑硬盘,存在脑袋中的思想固然坚定,但是只要一格式化,再塞点东西进去,就会变的对新事物坚贞无比,而现在,自己就充当着格式她们再塞东西进去的角色。李成柱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

    在山洞中左摸右拐,一路上,所有的玉兔成员皆忙碌个不停,匆匆从他旁边闪过。战争过后,所有的东西都要处理,还好玉兔族长老们折损不大,否则这个烂摊子还真没人收拾去。这些烦人的事情就丢给玉兔一族的长老会吧,自己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够了。

    寻着自己那一点点残存的灵压,李成柱在一个山洞门口停住了脚步,随手一推,房门应声而开,秦素戈一言不发的端坐在床上,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李大老板缓步走了进来,然后随手将门关上,摸摸鼻子,同样微笑地盯着这位绝世尤物。

    屋内采光石的光线有些昏暗,印在秦素戈那张俏脸上,衬托着一种说不出的妩媚,这女人天生一副勾引别人上床的模样,一副水蛇腰柔若无骨,偏偏胸前那两团看的人消魂至及。让李成柱忍不住吞了几口口水,这样的尤物,再看几眼还真有点舍不得送给元木。

    “你来了?”秦素戈笑微微的问道,脸颊上显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让李成柱看的一呆。

    这妞摆明了要勾引自己不成?李成柱暗骂自己不争气,挤出一丝尴尬的微笑,将眼光从她胸口上移开,看了看屋子,里面只有一张木床,连个椅子都没有,实在不好意思跟她同坐一张床上,就这样站在原地,问道:“怎么你不趁机逃跑?反正这里乱的很,也没人会有心思来追你吧?”

    秦素戈俏脸上神色一暗:“我能逃到哪去?地蟒一族已经全毁在你手上了,天地之大,没我可以容身之地啊。”

    李大老板一摊双手,大呼冤枉:“我只是灭了你们地蟒一族的长老而已,其他人我可没杀。”

    秦素戈幽怨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玉兔一族早已灭族了,我地蟒一族说不定现在正跟银狮分赃呢。”

    李成柱冷冷一笑:“你是这样想的吗?银狮一族会如你所愿,将得到的东西跟你平分?”

    “他能不愿意吗?怎么说,这次前来是我和他两族同进共退,如果不愿意,我冒着危险也要跟他斗上一斗,宁愿便宜了红虎一族也不能让他一个人独吞了。”

    看着这位妩媚美女脸上一片厉气,李成柱心道还真不能跟女人比狠啊。

    “算了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银狮和红虎全都被灭族,现在只剩下你们地蟒一族了。”

    “还不是出了你这个害人精?欺负人家欺负到这个地步了。”秦素戈说着低下脑袋,作垂泪状。

    李成柱微微一笑,刚才还被那些圣女们哭上一回,你再来这一出,简直没有震撼力嘛,一个人再怎么哭也不可能比得上上百人的。

    “嘿嘿,说实话,你心中恨我的吧?”李成柱岔开话题。

    秦素戈狠狠地婉了他一眼,咬牙切齿地道:“岂止恨你,恨不咬死你。”说着张开自己的樱桃红嫩的小嘴示意一翻,但是那神态间透露出来的风情倒让李成柱觉得她在撒娇一般。

    这个女人,心机太深沉,实在看不出她心中到底想什么,但是李成柱知道,不管她如何想,心中肯定想杀了自己倒是真的。这个烫手的小妞还是尽快丢给元木去处理的好。

    “不过说实话,我对你实在很好奇。”秦素戈神态一转,露出疑惑的模样,妩媚再加上可爱,即使是装的,也让人心动不已。

    李成柱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她歪着脑袋的模样,沉声问道:“有什么好奇的?”

    秦素戈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你的修为!”

    李成柱一愣,随即醒悟,自己在回来之后就将紫晶手镯收回了,现在被她看破了修为也不算奇怪。

    “怎么?现在想跟我动手吗?”李成柱暗中调动着自己的灵气,警戒地看着这位美女。

    秦素戈捂着嘴笑道:“小女子哪敢跟您动手?你的修为虽然没有我高,但是我知道,和你动手,无疑是死路一条。所以我才没逃跑,想必我身上下的那一丝种子也是你所为吧?”

    李成柱知道她所指乃是在她身上下了追踪术一事,不过妖灵族已经没落到如此地步了吗?小小的追踪术竟然也不认识?

    “恩,是我留下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吗?”李成柱索姓打开了天窗。

    秦素戈媚眼一撇李成柱,轻咬着嘴唇:“你还真狠心,人家都已经束手待擒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即使你现在要我做任何事,我也愿意的。”说到最后,秦素戈已经低着脑袋,含羞地偷偷撇着李成柱。

    挑逗,这是赤裸裸的挑逗,李成柱心中一颤,这妖女的媚惑功夫实在一流,举手之间就能让人随着她的意愿而行事。要不是李成柱不是什么初哥,对着这样一个看似毫无反抗能力又对你言听计从的妩媚尤物,还真的就扑了上去。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李成柱压下自己心头的那份欲望,冷笑道:“小妞,别勾引我,说实话,你长的实在很难看,我对你也没有任何兴趣,留下你的命,无非是想把你送给人而已,所以,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你,做好准备,以后你的一切言行都不能以你自己为主了。哎,地蟒一族的族长,哼哼。”说出这一翻口是心非的话来,还真是让人难受,李成柱也觉得自己有些言不由衷。

    秦素戈脸上一肃,女人对自己的外貌都是很重视的,尤其是美丽的女人,听到李成柱如此评价自己的容貌,秦素戈心中已经动怒,但是此刻人在砧板上,又能怎么样呢?压下怒气,咬牙含笑道:“一切听从您的吩咐。”然后气呼呼地转过身来背对着李成柱,一言不发地坐倒在床上。

    李大老板点点脑袋:“恩,如此最好,你的那百来个族人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到时候会跟着你一起。我不会伤害到他们的。”

    “如此要多谢仙长好心了。”秦素戈的每一句话都带着刺,听的李成柱心中一阵不爽,冷哼一声甩甩袖子走了出去。

    走出洞外,李成柱依然觉得心中气闷的很,跟有心计的女人说话实在难受至及,更加坚定了要将她送给元木的想法。元神散开,瞬间找到了元木的所在,这厮说他找到了牟尼珠,看来应该是真的了,元神感应之下,他一直喜滋滋的。

    自己还真未见过这传说中的东西,去见识一下也好,顺便探探元木的口风,自己的利益和一个美女相比,实在要占了大头。而且,九头妖蛟的窝里应该不会只有牟尼珠这一样东西吧?在这片区域活了几千年,怎么说也有点宝物才对得起自己一翻苦战啊。

    想起那些未知的宝物,李成柱加快了步伐,朝元木所在之处走了过去,路上撞了好几个人都不知道。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