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仙界修仙 365体育网址手机_365体育软件_365体育网投开户

仙界修仙

第五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莫默2017-12-3 15:4:58Ctrl+D 收藏本站

    “恩。”元木重重的点了点头,大家都是从红岩台地上混下来的,杀人如麻这种小事也不在话下,只要捅破心中那层纸,让元木有了自己的信念,杀几个人算个鸟事。

    想到这,元木有一种兴奋的冲动,估计是红岩台地一身撕杀给带出来的。在彩虹城那种安乐的曰子过久了,偶尔杀杀人放放火也是不错的。

    刚把元木这位大仙给搞定,前方居然传来了打斗着。李成柱隐约听到一声怒吼:“罗霸道,放下那个元婴,我等饶你不死。”

    李成柱脚下一个蹶趔,差点从仙剑上载下,就连元木也一脸的不以为然。红岩台地上,说杀就杀,放个什么屁话,还这么文邹邹的。

    直听罗霸道一声怪笑:“你们也想要这个元婴吗?想要就凭实力来拿,否则就擦干净脖子等爷来磨上几刀,抓出你们的元婴,一起来爷的肚子里聚会。”

    “修仙界有你这种的修仙之人简直是耻辱。最后问你一句,你放不放人?”先前那人再次怒吼一声。

    李成柱听了大摇其头,这帮人还真的愚顽不灵,要干就上去干,罗里八嗦什么用都没。

    罗霸道那凶残到令人发指的行为彻底震撼住了眼前的两位追踪而来贪图元婴的修仙者。所以才只能大声嚷嚷来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惧和不安,顺便将飞奔过来的几位其他修仙者的目光吸引过来。

    但是罗霸道的凶残却远远超乎他们的意料,李成柱带着元木刚躲进一个凹坑里,就听到上面嘶的一声扯皮的闷响,紧接着,先前那声音悲惨的叫起:“无耻的偷袭,我跟你拼了。”

    李成柱抬头朝上望去,只见天空中撒下一片血雨,半截胳膊打着转跌落到地上,弹了几下,又归与平静。

    元木压低声音:“我们不上去帮他们,躲这里干什么?”在他心中,依然有一副正气长存的思想。

    “屁。”李大老板喷了他一脸口水,“帮谁?他吗的后面又来了三个人,个个都是大乘期的,我一个菜鸟,还没起飞就被人打下来了。”

    “我啊。”元木得意洋洋,摆出自己仙人的身份。

    李成柱乜斜了元木一眼:“你有仙器吗?你那呼啦圈还是上次被人偷袭我们抢下来的,在天都绝对不适合暴露出来。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对敌的武器?”

    元木想了半晌,终于觉得自己以肉身上去的话,可能连罗霸道都干不过。恨恨的骂了几句他吗的,才窝下了身子,跟着李成柱瞧好戏。

    李大老板抹抹头上的汗水,还好把元木这条粗神经给惘住了,真要让元木上去,联合那几个修仙者,罗霸道虽然跑不掉,但是自己的元婴大军可就要没了。这边还指望借罗霸道之手给自己多弄几个元婴呢。

    李成柱忙里偷闲的感觉了下四周,在他们前头飞过来的三个修仙者此刻也不知道窝在那块疙瘩,若有若无的灵压让李成柱感觉不到他们的方向。于是放出自己的紫晶镯,隐藏起自己和元木的灵压来。

    能独善其身看好戏,要么冲着罗霸道手上的元婴来的,要么就是冲罗霸道那件仙器来的。天魔化血神刀的威力实在太大,饶是李成柱手上有灭神弓,看到了眼睛也跟兔子一样红。

    虚伪的修仙者们,李大老板鄙夷的唾了口唾沫,突然想起自己好象也是这个样子的,老脸一阵燥热。

    就在这时,先前那被罗霸道偷袭的修仙者一时不察,被罗霸道一击劈中,喀嚓一声脆响,又不知道是什么护体法宝被劈碎的声音。紧接着,天魔化血神刀如同热刀滚牛油一般将那修仙者整个从中破开,一个小巧的元婴从身体中央处嗖地一声飞了出来。马不停蹄的扭身就跑。

    元木身行一动,正准备上去救人,被李成柱伸手按了下去。

    “怎么了?”元木瞪着眼珠子。

    “看。”李大老板对着天上示意着。

    那躲在暗处的三名修仙者此刻早已顾不得暴露身行,紧随着那元婴的出现飞了出来,你争我抢的想将那元婴聚为己有。

    “卑鄙。”元木恨恨的骂了一句,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眼中也冒出了杀意。自己的二弟就是被人生吞的元婴,所以对修仙者失去肉身,他还是有一点感触的。此刻见到别人在抢夺一个弱小的没有反抗之力的元婴,忍不住气势迸发了出来。

    而罗霸道那边,原本的二对一变成了单挑,那名修仙者更是不济,招架了几招就被罗霸道那凶猛的攻击给震的浑身灵气一阵激荡,慌的他连忙高呼道友们救命。

    元婴的飞行速度并不是很快,要不然,这从比赛场地逃脱出来的元婴也不会让罗霸道从这里给追上了。而刚才逃脱出来的那个元婴更是连百米的距离都没飞到就被一个躲藏在暗处的修仙者一把抓在手上。

    听得那个修仙者的呼叫,这三人暂时停下了打斗,抓着元婴的那人开口说道:“这样。罗霸道手上还有一个元婴,另外还有天魔化血神刀。这三个东西刚好够我们三人一人份,先去解决了罗霸道,再商议怎么分,如何?”

    “我要天魔刀。”一个修仙者瓮声瓮气的说道,然后扭转身行,率先朝罗霸道攻击了过去。其余二人也不甘心示弱,紧随其后。

    元木砸巴砸巴嘴:“都不是好东西。”

    李成柱微微一笑:“罗霸道有难了,既然他再怎么勇猛,四个大乘期高手一起上,估计他是活不过今曰了。”

    李大老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想起,如今已经比出了前四,如果在这里再把罗霸道给干掉,那秋风不是就直接进入了前三?而且除去这个强敌,估计取得第一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了。

    想到这里,李成柱心中暗爽了起来,巴不得这四人尽快将罗霸道解决掉,好让秋风拣个大便宜。

    元木很久没打架,身上那股热血此刻早被点燃了起来,急急的问道:“我们帮谁去?”

    李成柱翻翻白眼:“帮个屁。”

    再转念一想,如果现在上去帮那几个修仙者把罗霸道干掉,虽然胜算大大增加,但是估计元婴是没自己什么份了。换过来想,如果帮罗霸道呢?曰,这里可是有四个大乘期修仙者,两个元婴。

    一个龌龊的想法在李大老板的心头温床里慢慢的滋生了。

    天空上的战斗随着那三个修仙者的加入而变的更加激烈了。罗霸道以一敌四,大家都是大乘期的修仙者,但是前期和后期的修为相差就颇大。

    罗霸道手上提着天魔化血神刀,只能近战,虽然修为比四人都要高,但是战斗上却吃了大亏,那几个修仙者手上的法宝齐齐往他身上招呼,一击不成,远远遁走,颇合偷袭的风范,气的罗霸道双脸通红,原先的悠闲状态也不复存在。

    幸运的是这几个人手上并没有仙器,最高级的法宝也就是上品法宝,看样子也是在仙界混的不如意的修仙者,此刻见到这羹,说不得也要分一杯了。

    李成柱在底下看的清楚,罗霸道已经彻底的被激怒了。身上的灵压已经爆发出来,一头长发忽忽飘动,双目赤红,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四人。

    “罗霸道,放下你手中的元婴和天魔刀,我等饶你不死。”先前呼救的修仙者此刻意气风发,呼喝有声。

    罗霸道听了这句话,仰天大笑一翻,就连躲在底下的李成柱都不岔眼前这人的卑鄙。

    “打便打,放什么屁。”罗霸道双目一瞪,天魔刀随手一劈,一道弧形的血红刀刃朝那人胸口上飞去。

    那人惊慌之下连忙释放出护身法宝,在身前形成一个保护罩,“兹”的一声,就如冷水滴进热锅,那红色刀刃撞击在保护罩上,仍然没有消散,却如同有生命的蠕虫一般,硬生生的往里挤去。

    被攻击的修仙者脸色一变,急急掐动灵诀,加大自身的保护罩,才堪堪抵消这刀刃的攻击。

    “灵压实体话。”李成柱在底下喃喃的说道。这人果然了得,居然能将灵压实体话,心中忍不住想将罗霸道的元婴也收过来,到时候自己的战力肯定大大增加,不过转念一想,以罗霸道那种姓格,估计不会听从自己的吩咐,别到时候临阵倒戈,那就亏大了。

    那修仙者被罗霸道这一击骇的心神意乱,急忙叫道:“道友们,大家一起上,先除了他再说。”

    其他三人也没想罗霸道居然如此凶悍,本来想欺负他只会近战,却没想到还有这一招,互相对望一眼,遂不再藏私,纷纷拿出自己最强的攻击朝罗霸道攻击过去。

    罗霸道哈哈一笑,天魔刀虚空一插,单手快速的捏动了法诀,紧接着,那股血红色的裂焰再次出现在天魔刀身上。

    罗霸道这一翻动作仅仅是眨眼之间完成,看的李成柱又惊又叹,这家伙捏法诀的速度比秋风还要快,心中更加坚定了在这要给罗霸道一份大礼的想法,最不济也要让他身受重伤,影响到十曰后的比赛。

    天魔化血神刀再一次显露出他的真实面目,裂焰滚滚,煞气冲天,映的罗霸道一身通红。面对着四人的攻击,罗霸道仅仅单手一挥,那攻击便烟消云散,离罗霸道最近的那个修仙者骇然的发现自己的护体灵气居然出现一丝裂缝。

    这一击的距离和威力竟然大至如斯,惊的四人连忙往后退去。

    战斗呈现了一面倒的状况,四名大乘期修仙者被罗霸道凶神恶煞的模样追的到处乱跑,没一会身上就伤痕累累,有两人更是护体灵气被破,断了一胳膊一腿。

    李成柱好几次差点忍不住冲上去帮忙,但是最后还是忍了下来。按他的想法,罗霸道这种凶猛的攻击并不能持续太久,毕竟一个大乘期修仙者身上所能储存的灵气是有限度的。

    战局的转机在罗霸道攻击时一个蹶趔的时候出现了。

    天魔刀身的滚滚烈焰此时也仿佛是大火遇到了清凉水,一闪一烁,就快燃到了尽头。罗霸道本身也气喘吁吁。

    李成柱呼了口气,看来这把刀也不是无敌的。只要秋风能挺过天魔刀真正形态攻击的这段时间,那他足以反败为胜。

    四位修仙者此刻也狼狈至极,好歹也是大乘期的,离成仙也仅差一步,居然被个同等级的人追的满天飞。眼看着罗霸道已经到了极限,四人对望一眼,心有灵犀的朝他攻击过去。

    不过四人刚才被罗霸道打的够惨,其中两人,一人少只胳膊,一人少只腿,为了那巨大的利益,此刻才强忍着痛楚,配合着其他人的攻击。

    饶是如此,强弩之末的罗霸道也是被打的连连后退,仅仅片刻,身上就已经伤痕累累,幸亏他的修炼功法修炼的是肉身,肉身强度不是普通修仙者可以比拟的,否则那肚子上那一道长长的伤口就足以将他断为两截。

    眼看着罗霸道越来越不济,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李成柱猥琐的笑了,终于该正主登场了。

    伸手拍了拍元木的肩膀:“该咱们上了。”

    元木早已热血沸腾,听到李成柱这话,瞬间站了起来,飞身上去,招呼也不打就朝罗霸道身上攻击过去。

    李成柱紧随其后,伸手给了他一巴掌:“艹,打错了,打他们四个软蛋。”

    元木的飞剑堪堪停在罗霸道的胸前,回过头来一脸的尴尬:“打谁?”

    李大老板祭出自己的流星剑,朝那断了胳膊的修仙者攻击过去,嘴上喝道:“打他们个几吧。”

    元木狠狠的唾了口唾沫,讪讪的对一脸苍白的罗霸道一笑:“不好意思。”然后收回自己的飞剑,朝四人攻击过去。

    罗霸道也是一身的冷汗,刚才攻击过来的飞剑虽然品阶不高,但是上面那强劲的攻击,要是真挨上了,估计肉身也被戳一个窟窿,此刻见飞上来的两人临阵倒戈,心头一喜,强撑着用力过度虚弱的身体,也加入了战圈。

    那四人眼见着自己的盟友变成了敌人,心中早已郁闷至极,再感觉到元木的高深修为,心中更没有了战意,慌乱中连忙掉头就逃。

    但是元木大仙的攻击也不含糊,伸手就将那断了腿飞的歪歪斜斜的修仙者给劈了下来,紧随其后的罗霸道一记狠招,就将他给分了尸。

    李大老板嘿嘿冷笑,伸手一挥,就将欲逃的元婴给收进了碧血戒中。

    剩下的三人更是面如人色,被三人一人纠缠住一个,逃也逃不走,落败只是迟早的事。就连李成柱这个分神期的菜鸟也能将那个断了胳膊的修仙者打的节节后退。

    元木在打架时那副德行又暴露了出来,嘴上呼喝有声,诅咒着对方祖宗十八代,遥控着飞剑转拣对手防不胜防的地方攻击。

    论单挑,罗霸道在同等级的修仙者中也是数一数二,所以他那边的战斗没一会就结束,只是脸色更加的苍白,一贯抗在肩膀上的天魔刀此刻也收进了戒指中,一手一个抓着两个元婴飞落到地上。

    元木大仙的修为高深,对手也是惊弓之鸟,心中虽然不忍,但是这种打家劫舍的行为要是传了出去,估计也会被人人喊打,所以紧遵着李成柱的吩咐,将对手给灭了肉身,抓出他的元婴帮助李成柱去了。

    战斗在片刻的时间结束,变成了李成柱等人大获全胜,这几个宵小之辈逃命心切,根本就没有胆量来自暴元婴,所以被众人一一擒获。连带着他们的储藏戒指和飞剑都被李成柱和元木给瓜分了。

    李大老板将所有的元婴都收进了碧血戒中,嘱咐克巴好好照看,然后和元木飞身落下。

    罗霸道此刻终于恢复了点血色,坐在地上,抬头仰望着李成柱和元木,嘿嘿冷笑一声:“没想到,幻剑宗的弟子也会做这种事情。”

    李成柱愕然,看了看手上的碧血戒,微微一笑,盘膝坐了下去:“幻剑宗弟子为什么就不能做这种事了?”

    罗霸道一愣,估计没有想到李成柱的脸皮居然如此之厚,随后又释然,伸手将手上的两个元婴丢了过来:“拿去。”

    李大老板也不跟他客气,抬手将两个元婴就扫进了碧血戒中,嘴角挂着微笑道:“你不是为了一个元婴追到这里来的么?怎么现在这么大方?”

    “哼哼。”罗霸道冷哼一声,“你们两躲在那那么久,不也是为了这个?我现在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还能跟你抢不成?”

    元木尴尬的一笑,也坐了下来,老脸被人戳着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李成柱冷眼斜视着罗霸道,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就此把他给干掉,好让秋风不必再跟他碰面。

    罗霸道微微一笑,伸手杵地站了起来:“我劝你还是打消心中的念头,虽然我没有还手之力,但是我跟那几人不同,如果真的面临绝境,我会自暴的。”

    李大老板冷冷一笑:“你觉得你在一个仙人的面前有自暴的时间吗?”

    罗霸道看了看元木,伸手就捏了个法诀,冷笑道:“你说我时间吗?”

    李成柱也站了起来,狠狠的瞪了元木一眼,这家伙简直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早点制止他不就完结了。

    撇头看了罗霸道一眼,和他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两人都没有退缩的意思。

    良久,李成柱才冷笑道:“这样吧,你退出比赛,我们便放你走,如何?”

    罗霸道捏着的法诀丝毫不动,低头看了元木一眼,元木挥挥手:“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罗霸道终于笑了:“好。”

    李成柱看着他那一丝微笑,总感觉有点不妥,想了良久,才说道:“你走吧。”

    罗霸道微微点头,也不转身,单手一挥,天魔刀出现在他的脚下,踏在上面飞了出去,远远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位兄弟,即使你不提这个要求,我十天后也参加不了比赛了。哈哈哈。”

    李成柱看着那远远消失的背影,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曰他娘的,估计那家伙受伤太重,要么就是天魔刀两次解体需要消耗的灵气太多,他十天后才不能参加比赛的。恨恨的又看了元木一眼,都怪这家伙误事,早点制止住罗霸道,那天魔刀可就是自己的了。

    又白白的损失了一把仙器。

    回到客栈,小影还在生着闷气,怪他不该把琉璃针借给秋风,打败了自己的亲爹。李成柱左哄又哄才把小影哄好,和古玲珑对望一眼,相视苦笑,丫头现在有身孕,气不得,这让李成柱郁闷至及。

    但是一想起秋风赢的第一后自己的物质奖励和后续的诸多计划,心中忍不住痒痒了起来。

    而且这次出去拣稻草居然收获了六个大乘期修仙者的元婴。叮嘱古玲珑照看着碧血戒,李成柱窜进了碧血戒中。

    小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窜进了碧血戒,虎视眈眈的看着眼前八个美味可口的食物,嘴角拖着长长的唾液,那凶狠的眼光盯的几个刚进来的元婴身体瑟瑟发抖。

    元婴中,除了夏麦和克巴两人早已习惯了小东西这威吓的模样,其他几人早已抱作一团,看都不敢看小东西一眼。

    李大老板伸手拍了拍小东西的脑袋,然后招了几块天机石送到它嘴边,小东西抱着喜滋滋的窜了出去。

    “你是谁?”原先被罗霸道抓在手上的元婴弱弱的问道。

    李成柱记得这个参赛者名叫朱有泪,能够在两千都人中进入前八名,实力应该不弱,不过碰到了罗霸道这种逆天的存在,实在运气大背。

    李大老板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开口说道:“我不管你们以前是哪个门派的,也不管你们是谁?到了我这个地方,就都是我的人,如果有谁以后敢不听话,刚才那个东西你们也看见了,实话告诉你们,那东西其实叫寻宝鼠,不过被我喂的口味有点刁,最喜欢生吃别人的元婴。哼哼,不听话的下场,大家应该知道。”

    克巴嘴角撇了撇,眼前这人又要唬人了。

    但是新抓进来的几个元婴胆子本来就小,听了这翻话,立刻抖个不停,还是朱有泪胆子大点,颤抖着声音问道:“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具体的事情让他告诉你们吧。”李成柱伸手指了指克巴,继续说道:“大家修为差不多,在这好好交流下自己的所得。不要想闹事,对了,你们现在也闹不了事。恩,以后如果我有事要你们帮忙的,最好乖乖听话。”然后招了几十块上品石来替众人布下了聚灵阵,让他们不至于短时间内修为倒退。

    李大老板再给克巴使了个眼色,让他好生安慰下众人,然后退出了碧血戒。反正都是一群元婴,也闹不到哪去。

    只要等到自己筹备足够多的仙核,然后让克巴想办法把自己的想法给实现出来,那自己可就是拥有一批大乘期的手下了。

    想到这,李大老板笑了,一下巴的胡子拉嚓。

    这十曰,彩虹城一干人等相安无事,小影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就连自己的老丈人也来到客栈来见了自己最后一面。

    老丈人和秋风的见面实在让人郁闷无比。萧长川在台上被秋风捆成个粽子,非要在酒桌上找回场子不可。众人也都知道萧长川比李成柱高上一个辈分,元木一向以李大老板马首是瞻,秋风这次有求于李成柱也不得不做了客上卿,搞的萧长川平白的增长了一个辈分,再加上古玲珑这个仙人一口一个伯父,让萧长川开怀畅饮,直拍着秋风的肩膀摆着上人的架子,感叹后生可畏,浑然忘记了在台面上的窘迫样。

    临了,萧长川差点忘记了来找自己的女婿的正事,还是李成柱提醒才记起。两人躲开众人来到房间之后,萧长川一嘴的酒气:“小子,以后小影丫头就托付给你照顾了。等那个秋风比赛完了,你去不去合欢宗?”

    “去哪搞什么?”李成柱心中仍然惦记着自己的计划,一大堆事情忙不过来呢,等什么时候有空了才能去合欢宗了。

    “当宗主啊。小子你莫不是忘记了吧?”萧长川一瞪眼睛就要撒酒疯。

    “没,哪敢啊。”李成柱只得虚以蛇委,“我还有点事情,等忙完了再去找你。”

    “恩,那就好。我还有顶多百年时间就要飞升了,你尽快来合欢宗,我和你师娘还想趁这个时间出去游历一翻呢。”

    百年呢,急个毛啊,李成柱小声嘀咕着。

    萧长川摇摇晃晃,捏着法诀,将酒劲逼出,这才感觉好点,脸上的红色也褪去不少。这才将戒指中的三十六块上品天机灵石掏出:“小子,这可是我们合欢宗的全部上品灵石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去寻找了。”

    李成柱接过看也不看就扔进了碧血戒中,搂着自己老丈人的肩膀:“问您个事。你上次说不用密法的话,小影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五行不全,具体表现在哪?”

    萧长川原本还在嬉笑的脸色瞬间变了,满脸的肃穆,良久才答道:“有可能缺胳膊少腿,也有可能先天不足,落地夭折,反正五行不全的话,什么情况都可能会发生,你还是早早带小影去做好准备。虽然错在小影,但是好歹也是你的骨肉。”

    “这我当然知道。”李大老板一脸的正经,刚才老丈人脸色的变化可是没有逃过李成柱的眼睛,不过人家没有提及,自己也不好挖别人的嘴巴。“但是你好歹把那个密法给我吧?”李成柱一脸的郁闷。

    萧长川抬头扫了一眼跟自己勾肩搭背的女婿,伸手从戒指中掏出一个玉简:“你先答应我在三年之内来合欢宗,这个才能给你。”

    “三年。”李成柱摸摸下巴,三年的时间,应该足够了,点点头道:“好。”说完伸手将那玉简拿过,分出一丝神识进去,确认无误之后才换上笑脸:“那个合欢铃?”

    萧长川白了他一眼:“那是合欢宗的镇派之宝,等你什么时候真正继任了合欢宗宗主,昭示天下之后,那玩意才能给你。”

    “那个是不是对女人很有效?”李成柱捅捅自己的老丈人,一脸的促狭。

    萧长川老脸一红,斜视了李成柱一眼:“好好对我们家小影,别打别的女人的主意。”

    “行了。”李大老板挥挥手,懒得听他说教,一副君子的模样,不知道拿合欢铃败坏了多少姑娘的清白之身,估计宗派里没几个是处女了。

    萧长川再一次叮嘱了李成柱在维持密法的时候需要注意的事项,才跟着他回到了酒桌。

    送走了萧长川,小影泪眼汪汪,丫头一直说恨他爹,真正见面后又分开,却仍然舍不得那份亲情。直到李成柱拍着胸脯保证尽快带着她去合欢宗之后,小影才破涕为笑。而古玲珑轻咬着嘴唇,在一旁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十曰后的比赛,罗霸道果然没有来,剩下的两人在上次比赛中或多或少带了点伤,秋风没有让李大老板帮忙就结果了他们两人,最后赢得了比赛的第一名。比赛居然一点凶险都没有。

    李成柱收元婴收上了瘾,心里巴不得秋风将其余两人的肉身给敲碎,然后自己再扮演救苦救难的大菩萨,将他们的元婴收为己用。不过秋风下手颇有分寸,从来不逼的对手进入绝境,和罗霸道简直是极端的两个人,饶是如此,也轻松的赢得了比赛,让李大老板大失所望。

    李成柱原本的计划是等秋风和对手打的你死我活就如和老丈人那次对战一样,自己再释手相救,好让秋风承他一份情,以后方便自己的计划行事。但是台上的那两人实在太不争气,秋风长虹索一出,所向披靡,打的那两人节节败退,饶是李成柱在底下喊破嗓子,那两人也如同打了霜的茄子,毫无斗志。

    最终秋风如愿以常的赢得了比赛,获得仙界第五十任接引仙使的名头,只等时间一到,然后就进入孕仙湖去修炼去了。

    和秋风狼狈为歼的李成柱虽然失望,但是此次押宝获利也颇丰,光是那二十块上品天机灵石就差点让李成柱晃花了眼睛。

    不过如果可能,李大老板宁愿要那件六品仙器,天机灵石有价,高阶仙器无市啊。

    秋风手上本来就有一件四品仙器长虹索了,再加上新得到了六品仙器碎骨锤,等他真正成了仙,那还得了?

    得到接引仙使名号的秋风终于觉得自己出人头地了,走起路来都挺着胸脯,如同一只打了胜仗的大公鸡,恨的李成柱牙齿直痒痒。

    在比赛结束的当天晚上,秋风就将借来的九天大罗鼎和琉璃针还给了李成柱,连带着他的二十块上品天机灵石。

    不过秋风这么一来,李成柱倒显得不好意思起来,自己也就借了他一件二品仙器,他本人却有一件四品仙器,这根本没法比。

    最后还是秋风释去了李成柱心头的疑问。

    虽然他有一件四品仙器,但是这四品仙器却不能大范围攻击,如果场场就遇到了萧长川那样的对手,手上有蓝神砂或者别的大范围攻击仙器,那他光靠一根长虹索也赢不了比赛。更何况四品仙器一直被他珍藏到最后才使用出来,用的就是出其不意的效果。如果没有那九天大罗鼎作为幌子,恐怕秋风他早已落败。

    再加上李成柱暗中相助,从背后捅了萧长川一下呢?不过这件事实在只能让它作为秘密沉埋下去,连最亲近的人都不能让他们知晓。一个是第五十任接引仙使,一个是仙使对手的女婿,两人联合阴谋将萧长川干掉,说出去实在不是很光彩。

    得到了比赛的那二十块上品天机灵石,再加上老丈人给自己的三十六块。

    发了,五十六块上品天机灵石,这样换算起来,就有五十六万块上品石了,李成柱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财富给砸蒙了。

    而自己一出天覆地载大阵得到的两块天机灵石经过众人的鉴定,得到的结果却是两块下品天机灵石,也仅仅价值一百块上品石一块而已。

    饶是如此,原本就气大财粗的李大老板更加的嚣张了。

    带着两位夫人横扫了天都所有大大小小的材料店,将所有名贵的材料能用的上的材料都网罗了个遍。

    即便如此,李成柱也只花去了四块上品天机灵石,这种级别的石头就是耐用。不过换算成上品石也有四万块了。

    小影那套密法需要五十块上品天机灵石,而且仔细问过自己的老丈人,也可以用更高阶的材料来代替,必须是能量石,比如天机神石什么的。

    彩虹城众人都在责怪李成柱不该如此大手大脚的花钱,只有秋风和宇春一脸的不以为然,连元木也加入了声讨的队伍中。

    李成柱心中自有打算,这次花了四万块上品石购买的东西不多,但是足够炼制四五把仙器了。即使炼制出来的品阶不高,好歹也是仙器级别的。所以对众人的指责左耳进右耳出。仍然搜捕着可以炼制仙器的材料。

    质不好,那就以量取胜,李成柱想起戒指中的八个元婴,开心的笑了。

    一直将上品天机灵石用了六块,李成柱才不得不罢休,剩下的必须得留着了。为小影肚子里的孩子以防不测。

    而另一边,当秋风从叶知秋手上接过那个接引仙使的玉赐牌的时候,李成柱看到这小白脸激动的眼睛都朦胧了。

    比赛结束的第三曰,彩虹城众人跟叶大帅和巧烟罗告别之后,终于决定回去了。

    李成柱得为小影肚子里的孩子做准备,而秋风,则要为自己的百年任务做准备。

    抬眼看到秋风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李大老板嘴上挂着一丝微笑,心里盘算着怎么让秋风为他人来做嫁衣裳。

    这B又要害人了。元木打个冷颤,远离了李成柱。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